东北的年轻人都去哪儿了?

我勒个wolege.com

东北的年轻人,正在迅速逃离东北,某种意义上也是在重复勇敢祖辈的经历——哪里有希望,哪里能活下去,他们就义无反顾地到哪里去。

100年前,人人都想去东北。来自山东、河北的百万难民,扶老携幼闯关东、走水路,最终扎根东北三省。

那时候的东北,就业机会多,工资比关内高,是全中国乃至整个亚洲地区闪耀的新星,曾经的东北移民用脚为自己和子孙的未来押注。

今天的东北背脊上三座大山:高迁出率、低出生率、严重老龄化。黑土地不再意味着丰沃与茁壮,成为了二人转大舞台,铁西区不再意味着国之重器,沦为了无数直播里的背景。

东北的年轻人,正在迅速逃离东北,某种意义上也是在重复勇敢祖辈的经历——哪里有希望,哪里能活下去,他们就义无反顾地到哪里去。

东北孔雀往南飞

从80年代以来,东北地区长期保持着人口净流出态势。根据人口普查数据,2010年东北三省历年累加的人口净流出规模达到219万人,相比2000年40.4万人的净流出规模,激增了5倍。

出走的原因,就是钱。

东北三省黑龙江、吉林和辽宁,2014年前三个季度的GDP增速在中国31省市中位居倒数后五位。而到了2015年上半年,东北三省的经济表现依旧冷淡,GDP增速分别位列倒三、倒四和倒一。

而东北经济最后的一块遮羞布,人均GDP水平虽然超越了全国平均水平,但真正衡量人民实际生活水平的居民可支配收入却有点惨烈。以2014年第四季度的统计数据来看,全国水平为20167.1元,东三省仅有辽宁省超过了这一数值,达到22820.15元,吉林省与黑龙江省均在平均线之下。

更现实的是,经济寒潮下,东北至今市场化程度仍远远不够,民营企业、新兴产业急缺。在整个东北地区,有95%是传统产业,只有5%是新兴产业,传统产业中又以过剩产业为多。原本被称之为“东北乌托邦”的国企每年只能空出极少的新职位参与招聘。而在其他地方创造众多工作岗位的民营企业与新兴产业呢?

根据全国工商联发布的《2016中国民营企业500强》,东北三省加起来,一共只有9家。相比之下,浙江的上榜企业为134家,江苏为94家。民营企业振兴不起来,新兴产业也处于困境。辽宁省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有研发机构的只有2.7%,占全国的倒数第一;有研发活动的占4.5%,为全国的倒数第二。

没有能力提供更具有吸引力的岗位,就留不住高学历的年轻人,2010年长春市、吉林市、辽源市、白山市、白城市,24-34 岁大学生的净迁移率分达-57.69‰、-112.9‰ 、-190.48‰ 、-263.16‰和-111.11‰。

东北年轻人出走已成定局,那该往哪去?往东南方向的大城市去,是他们最主流的选择。

标准排名(中国)研究院发布的一项全国大学生毕业统计表明,辽宁两所“高薪大学”有四成学生流向东部沿海发达地区,其中大连理工大学有36%的毕业生到北京、上海、广州等一线城市就业,大连海事大学则有38%的毕业生做出同样的选择。

“孔雀东南飞”的年轻人,大多是为了在新兴产业里大展宏图。以吉林大学2015年就业状况为例,往东南去的毕业生达到26.52%,与选择东北地区就业的比例(29.92%)基本接近,在去向上呈现出城市多、农村少、外企多、国企少的基本特点。在就业领域方面,IT行业、金融行业、文娱行业成为了不在东北就业的年轻人最主要的选择。

离开东北,除了满足了职业理想,收入上的改善是更大的提升。根据全国城镇就业人员 2015年平均工资统计,2015 年东北地区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为51064 元,低于全国62029元的平均水平。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为32176元,也低于全国39589 元的平均水平,位列东部、西部、中部等地区之后。而那些让东北年轻人选择出走的热门行业呢?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6年IT行业年平均工资为122478元,位居第一,金融业年平均工资为117418元,紧随其后。随着现代服务业的蓬勃发展,这些相关行业工资增幅也有着美好的“钱景”。数据显示,IT行业增长9.3%,文娱业增长9.8%,均超过8.9%的平均增幅。

而这些在东北都不太可能。

在最赚钱的行业挖金矿

东北人出走东北其实早已不是什么新闻了。第一波南下的东北人从上世纪90年代重工业衰落就开始了。他们不止走到了发达的东部沿海城市,和100年前一样,他们选择了去最南端的海南岛开荒拓土。

如今看来,你很难说,是东北逃到了海南,还是东北人建设了海南发达的旅游业。

回到1988年,海南正式建省。作为中国唯一的热带岛屿,房地产炙手可热。资料显示,1988年房地产平均价格为1350元/平方米,1993年就飙升至7500元/平方米,增长455%。

而难以想象的热度背后,是同样难以想象的泡沫,1993年6月,“国16条”颁布,海南房市泡沫垮塌,积压商品房600多栋,一夜之间成为了“泡沫经济博物馆”。谁敢接手?

最先到达海南的是东北人,也是东北第一批下岗潮中的国企员工。在四处寻找喘息机会的时候,这个四季如春的南方小岛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为了休养也好,为了赚钱也罢,总之“候鸟”一样的东北人有了居住的需求,在房市一蹶不振的海南做了敢于抄底的人。

他们也是最早常驻海南岛的外来人口,随着海南岛旅游业的发达,赚到钱的东北年轻人跟随父辈追加买房投资,占得了不少先机。

到2016年12月,海南楼市成交共11428套,环比上涨34%;成交面积为1002791平方米,环比上涨30%;商品住宅均价为13708元/平方米,环比上涨18.1%;成交金额为137.47亿,环比上涨54%。房产未来的泡沫与波动尚不可知,至少到现在,东北年轻人在这个南端小岛,赚到钱了。

也是如今东北年轻人的淘金之地。

一个最为直观的统计,在三亚的大众点评页面上进行搜索“东北”,弹出了315家相关餐厅,占了三亚餐饮的将近一半,更不用说随处可见的东北人度假村,东北人民宿。在“东北省三亚市”的戏谑背后,不得不承认,东北人不仅在海南赚钱,还在海南扎根了。

标准的北方话成了东北年轻人在海南站稳脚跟的契机。海南岛地处中国最南端,四面环海,语言上面有着一定的独异性。主要使用的有闵琼文区的崖县话、军话、迈话、儋州话、疍家话等汉语方言,在此之外,还有黎语、回语、苗语等少数民族语言。简而言之就是,不好听懂。这对于要迅速发展成为国际旅游岛的海南带来了很大的困难。

而此时,口齿清晰,还自带幽默的东北人抓住了机会,传帮带的地方文化促进了越来越多的东北人进入海南。形成一个个生意群落,从餐厅到住宿,再到关于旅游的一切,海南的成功成就了东北年轻人。累计了资本,继而就是置业,继续买房。

跟第一波有远见去海南搞旅游业的东北人不一样,留在东北的年轻人,限于资金,囿于能力,困于关系,想谋生,只能另辟蹊径。

谁也未曾想到,总比互联网大潮慢上几步的东北人,这次搭上了互联网直播的快车,一路向南。

经过了2016年资本的沸腾,直播已经不再是一个app,一台电脑就能在家轻松完成的工作了。面对五花八门的直播平台,奇招频出的主播们,单枪匹马杀出重围早就成了一句笑话。要想红,先签约,最大的网红经济公司在哪?在北京。

据直播天下大数据研究院的分析指出,东北籍贯的网络主播占比为15.30%,位于全国首位。按中国直播榜网站对秀场主播就的统计,排前二十的主播中来自东北三省的就有九位。

为什么是东北人?

走在前面的东北年轻主播们早就明白了,单靠直播打赏是走不远的,背靠公司,把直播和营销、打广告结合起来才是赚钱的关键。

MC天佑和赵本山女儿球球联合直播,赵本山露了下脸就创下1500万人次的观看纪录,这也教会了年轻的东北主播一件事:东北老一辈艺术家的传帮带还没有过时。想要早点混出来,就要早点加入组织,一个拉一个,东北主播很快形成了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

经过公会包装的东北主播们,确实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颜值就是一切的时代,东北人个个盘儿亮、条儿顺,令人好感顿生。而黑土地上成长起来的戏曲文化,二人转在经由改良后,由本山大叔推广至全国,多年春晚的影响下,“哪里有东北人哪里就有欢乐”这个印象有了广泛的群众基础。

而直播,可以说是新时代下千千万万个刘老根大舞台的同时开张,还不再受到电视平台对于笑话尺度的限制。不仅能唱能跳,而且能说会唠,拉家常式的互动感成为了东北主播的特长。

这些从草根娱乐里获得的技能恰好与以草根方式成长起来的直播平台不谋而合。MC天佑自述身家过亿的热潮还未过去,赵本山女儿球球与赵家班众人又滚入了直播浪潮。

根据四大直播平台(映客、花椒、陌陌、一直播)的样本统计,四平台累计收入前1万名主播中,2名主播收入过千万,45%的主播收入在5-10万之间。虽然说不算大富大贵,但比起在东北拿2000余元的基本工资,不管是物质上还是满足虚荣心上,都强出了不少。

远走他乡振兴东北人

走得最远的东北人,甚至出了国。说起出国,很多甚至都不会注意到东北人这个群体,北上广的出国有能力优势,东南沿海的有偷渡技能,东北人有什么呢?

东北人有着必须出国才可能翻身的动力。

欧洲与北美,华人的两大聚居地。在此的华人社会主要分为五种类型。第一种是早期处在马来、印度地区的华人,早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就来到了国外,较好的融入了西方社会。第二类是香港、两广地区的华人。主要随着几轮移民潮来到海外。第三类为温州、福建地区华人。在改革开放初期外出闯天下,以传统侨乡的偷渡移民为主。第四类是留学生们。

第五类就是来自东北的华人。
久而久之,这五类人群都形成了各自的社群,而其中最为特殊的就是东北华人群体。根据MIRE(法国)的统计数据,在法国,58%的中国移民来自浙江,而26%都来自于东北,这一群体还在不断扩大。

与浙江、福建地区以家族为单位有组织、有计划的链条式移居海外不同,第一代东北移民“出去”还是为了“回来”。

第一波东北出国潮出现在九十年代中期。正逢中国社会和市场的急剧转型,产业结构调整,大量企业工人下岗,原有的城市中间阶层经历了一次集体性衰弱,沦为了新的城市贫困群体。

与温州和广东移民不同的是,大多数东北移民的文化程度相对较高。据了解,普遍的东北一代移民都具有高中或以上学历,主要有国营企业职工、干部构成,分布于40-50岁的年龄区间之中。

“为了下一代”、“为了衣锦还乡”成为了他们出国的普遍动机。出国对于他们,不过是实现财富梦想的另一种方式。在东北的经济状况下,产业的巨变、计划经济的转型,让这一批东北人看不到未来的希望,唯有选择这种“跃进”式的方式,为后代谋求空间。

以移民初期的工资水平计算,在美国西海岸汽车旅馆做清洁,每个月便可赚到1200美元,与东北当时窘迫的就业情况相比,美国劳动力市场上的收入水准高出了数十倍。如此大的收入差距,成为了东北大批出国务工的巨大拉力。

而这一拉力积累的资源,促进了一代东北年轻人的成长。随着东北经济的重回凛冬,东北年轻人个体急切的、不成型、要出去拼一拼的欲望,在上一代的关系网络下转化为出国打工的动力。

尽管“巴黎的东北人”被贴上了“站街女”、“妓女”的标签,沦为了报道里“美丽城的中国流莺”,实际上,在外的东北年轻人选择的大多还是回到工厂,运用学习的技能完成第二次财富的积累。

著名智库欧洲中国研究咨询网络(Europe China Research and Advice Network)2013年的一份报告显示,东北籍移民以中欧为辐射点向整个西欧进军,并且人口增长迅速。与福建移民多选择餐馆打黑工等低技术含量工作不同,东北籍移民更倾向于合法获得身份,以技术优势,在欧洲人开设的工厂中上班,比较擅长的工作是车工和轧工。

而随着第一代移民的财富积累,东北教育水平的提高,选择留学和投资方式走出国门的年轻人,也开始走出一片自己的天地。

对于东北年轻人来说,凛冬将至,与其困死局中,不如早寻出路。

赞 (7)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