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有些女人看上去很特别?

我勒个wolege.com

文 / 刘喜汪

1

小时候觉得不好好上课看起来坏坏的男生很特别;

后来看到有点口吃的同桌嘴里含着石头大声地念课本觉得很特别;

高中的时候遇到一个数学老师很特别,因为大家说他以前是学校的保安,很喜欢数学;

上大学的时候经常看到一个老头在校园里扫地,后来才知道他是我们校长,觉得很特别。

在我刚入职场的时候,我的主管就离职了,听说她辞了高薪的工作拒绝了老板的再三加薪挽留,说了一句,老娘要去读书了。虽然我对她不熟,但是觉得这个人一定很特别。

还有一次,在公司的程序员桌子上看到一封感谢信,偷瞄了两眼之后,突然觉得这个普普通通平时也不爱跟大家玩的男人也挺特别的。

最后一件事是发生在自己身上。当时偷偷告诉了一个客户可能别的地方做成本更低做得更好,那个客户听完我的建议说了一句:“你还挺特别的。”后来我自己出来做,这个客户成了我公司的大客户。

可能年纪越大,越觉得很少有让自己觉得“哦,这个人很特别”的感受了,可能最初的热血、冲动、感性都会被现实慢慢地磨平吧。每个人都回归理性,该结婚的结婚,该生孩子的生孩子。

因为“特别”,真的是一件很难的事。

2

以前有个话题讨论,问大家为什么喜欢王菲,有人说王菲活得很特别,然后问大家为什么讨厌王菲,有人说因为王菲的特别冒犯了普通人凑合的人生。

为什么有些人没有按照世俗标准去困住自己的一生,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真是他们幸运吗?

还是当你享受世俗生活的安稳时,他们却背负着别人的冷嘲热讽;当你随着大流让自己平庸却轻松时,他们却得忍耐孤独和寂寞。

尤其现在这个社会,对于一个姑娘来说,特别的背后,意味着你的能力能不能扛住现实的压力。

经常有读者问我,家里老是有人催婚,但是我不想结婚不想平淡地过完这一生怎么办?

我说:“不结婚不意味你特别,结了婚也不代表你的人生平淡。你如果不结婚还能活得更好才算特别。你如果出现这些困惑和选择,只能说明你的能力还不够强大到抵抗外界的声音和建议。”

3

以前有一个姑娘,生于1901年,她单身了一辈子,到了79岁高龄才结婚。婚后跟丈夫度过了幸福和谐的12年,最后紧握着丈夫的手离世。

她可不是深居闺中的那种无趣老姑娘,人家年轻的时候就留学英美学习西方语言文化,后来游历各国,回国后又身居要职,叱咤风云。度过了丰盛又充满意义的青壮年时光,暮年嫁给了自己年轻时便深爱的男人,相守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她是张爱玲的姑姑张茂渊。

张茂渊的故事是我的一个姐姐讲给我听的。这位姐姐事业成功,保养得宜,年逾四十还在享受单身。用她自己的话来讲就是:“不是婚姻抛弃了我,而是我选择了不结婚。”

可你要知道,为了拥有这份选择的底气,她付出了多少艰辛。

为了跟父母证明并非每个女人都需要一张长期饭票,她靠自己也能过好这一生并且保障父母的幸福晚年,她从大学毕业起就是做的两份工作。白天在公司上班,晚上帮企业做账。

她存下的第一笔钱就开了家美容院,请不起人帮手,她每天早上开门前还要亲自去店里打扫卫生,准备物料。当年没买车又舍不得打车,经常提着行李箱坐公交去很远的地方批发原料。

如今她已在城中顶级豪宅里购置了两套房,一套父母住,一套自己住,每年带父母去日本例行体检,去曼谷过冬。亲戚朋友都特别羡慕她爸妈,再也没有人提她不结婚的事。

可是谁又能体会一个女人独自打拼20年的风雨艰辛?

人人都羡慕那些人群中独特的存在,但你可曾想过,他们为了这份特立独行的底气付出了多少咬牙坚持?

高配置的人生从来都是自定义。但高配置的背后却是许许多多的基础,重复的甚至是低端的努力才换来选择高配置的自由。

4

之前看许知远采访蔡澜,许知远问了一个问题:“很多时候享乐其实是对现实的一种反抗,也是对现实的一种逃避。但是在这个时代做一个享乐主义者,意味着什么?”

蔡澜说:“在任何时代都可以。想通了什么都可以,问题是想不通嘛。还有最大的问题是你敢不敢想嘛,很多人都不敢想的嘛,在笼子里面关太久了。”

想通什么?想通自己到底要什么。

如果你真的想要的是未来能过得轻松、不工作,那你一定会在现在好好工作,如果你真的想要一个完美的身材,那你也一定会放弃很多饭局酒局在健身房泡着,如果你想要皮肤好身体健康,那你也一定会不熬夜按时睡觉。

很多人想要这个,想要那个,但是行为和思想不一致,那其实是还没想通。想通是一种渴望,就像你憋在水里想要呼吸的渴望,如果你想通了,你就会拥有那种渴望,那个时候谁都拦不住你。

当一个人真的想通了,他就会变得特别。

5

我有个发小Flora,就属于那种从小就想通了,所以就很“特别”的孩子。上学时,别人在听课,她在后面给前面的女同学编辫子,上学时代因为老是不干正事,还打扰其他同学,就被赶出去罚站。

老师对她的评价就是:“没什么大出息,也只能给人剪头发了。而她也没少因为自己没出息的未来,受到父母的责打。”

她就是喜欢折腾头发。不仅折腾别人的,还折腾自己的,发型怪异,发色也各种不靠谱。

“这孩子长大以后肯定进监狱。”她的街坊邻居都这么评价她。

大家对她的评价是对的,她确实没考上大学,前途好像看似被中断。因为报志愿的时候,压根没有一个大学有美发这个专业,所以她背了个包去学手艺了。据说因为这个举动,她妈气得要和她断绝关系。

有一天我看到她发了一朋友圈:22岁大学毕业,24岁换一份工作,26岁开始谈婚论嫁或者相亲, 30岁生孩子,然后自己的人生就此完结直到TA上大学。48岁孩子离家,你和丈夫已经没什么话说,55岁就养生、逛早市、跳广场舞,60多岁开始带孙子。还好那个人不是我。

成年人的生活没有容易的。如果都不容易,干嘛不让自己不容易地开心一些、特别一些。不一样又怎样,别人的非议和舆论,怎么能比自己老了后悔没按自己喜欢的样子过一生更严重呢?

现在,Flora真的成了一个专业发型师,开了家店,用自己的兴趣养活自己。那个曾经“一定会进监狱”的女孩,变成了一个特别的女孩,特别优秀,特别有趣,特别快乐,特别不一样。

大表姐刘雯,刚出名的时候,震惊国人。因为她真的不算是标准审美下“白瘦幼”的姑娘,甚至长的有一些男性化。但是不一样又怎样,她还不是顶住了那些苛刻的评论走到了舞台中央,我相信她清清楚楚地想通了自己要什么。

生活对每个人的公平性就在于,它会给每个人选择的权利,至于每个人走得多远多精彩,并不是上天要管的事。

有些人看到大家都停了就停了,有些人特别一点,走到了前面人少的地方,有些人更特别一点,从一开始就选择了没有人走的路。

赞 (28)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