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有些基层办事人员如此傲慢?

我勒个wolege.com

© 匿名用户

我以前是基层公务员,在窗口。本来也是一腔热忱,天天微笑,遇到贫困户我帮着付车钱,遇到视障人士我扶着送到地铁站,遇到忘记复印资料的帮着复印。

可是热情和热血也会在一次次被伤害后冷却。

遇到过一个笑呵呵很慈祥的个体户阿姨,各种资料不会填几乎空着手来的。我一脸笑意帮着印表格,手把手指引她一格一格地填,帮着复印,还听着她跟我说她的小客栈的名字是她儿子的名字。最后她满脸笑意抬手准备在评价器上给我点“不满意”,被我们科长给拦下了。科长问她:“您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可以和我说吗?我们可以改进。”她尴尬地笑“呵呵呵,也没有,我随便按一按嘛,这是啥我也不知道”,然后她偷偷瞄了我几眼,很明显她知道自己按的是对我的评价。她来取证那天还想让我帮她用A3纸复印两张副本,把副本挂店里正本存起来。我假装没听见。她讪笑着再唤我,我冷冷说“机关的复印机不对外服务,因私复印请去外面文印店。”

后来和领导聊天,我说,这个阿姨慈眉善目,我耐心给她服务,给她的帮助超出了我的职责范围。但是她居然一边笑呵呵一边悄悄给我一个差评,还无止境地要占便宜。这真是让我后背发凉。阿姨对我的这份不满意究竟从何而来?领导说,慢慢体会吧孩子,总有人会带着天然的恶意,我们身在基层,你以后还能见识到各种各样的人,别去猜为什么,你根本无法理解,想得多了只是徒增烦恼而已。

还有一个“##酒店”的跑腿办事儿的人,喝了酒来办证,一身酒臭。坐在我同事面前一副臭脸“叫个懂业务的人来”。那位同事看这阵仗被吓到了。

于是我过去,坐下“请问您需要办什么业务?”他喷着酒臭,用手指着我脸:“你确定你会办吗?找个会办事的来!”我站起来:“如果您不确定自己办什么业务,您先上官网查询再来。”然后这人就猛地一拉我的胸牌要打我。立马按了警报器。结果武警呢?没来。保安呢?一旁站着。为啥?他是“群众”,不能动啊。最后居然是我们副处给这腌臜泼才道歉!为啥呀?因为他是“群众”呀!

这样的事情多了,我自然也就和大部分前辈一样,冷口冷心了。

其实很长一段时间,我早上上班前都给自己打鸡血“要好好工作,让群众感到温暖呀!加油!”可是下班都会丧成狗。一度天天回家大哭。那时候可能是有心理病了。总之后来一点也不留恋,家里人罗里吧嗦“金饭碗不能丢啊,那么辛苦考进去不能白费了啊。”可是我只想找个可以自由呼吸的地儿待着,不想再每天被大石头压胸口那般憋闷了。

———-跳槽分割线———

后来辞职,到了外资医院,还是做窗口。这医院挂号费是千把块钱的那种。(虽然这样说很难听)由于消费水平的天然隔断,这儿来的大部分客人都是在固定层次里的。

给这里的老人推轮椅,他们会给我写感谢邮件;给孩子们拿个糖果,他们会说谢谢阿姨;给孕妇拿个酸奶,她们会看着我点头笑。

因为我付出的善意都得到了善意的回应,所以在这里,我对每位顾客都是微笑服务的。

不是我非要追着有钱人屁股后面舔,而是我为我的服务对象尽心提供服务以后他们会友善地回应我,这让我觉得我的努力是有价值的,让我觉得努力工作友善待客有奔头。

还跟大家分享一个事情,我们医院也有过医闹,因为等看病不耐烦打了我们的窗口人员。结果大家猜怎么样?按了报警器,保安大哥们一呼百应把医闹隔开,全科主任,一位外籍医生,出来告知这位病人,“我拒绝为你提供医疗服务。如果你目前有紧急医疗状况,我不得不接诊,但我了解了你的需求并非紧急,所以请你去其他机构。我们的员工对人身冒犯抱零容忍态度,请你马上离开。”

我们医院素来以服务著称,但也绝不是毫无原则地卑躬屈膝。有一种被客人尊重,被单位保护的感觉,我每天都能发自内心地微笑,真不需要自打鸡血。

———-回忆分割线———-

有朋友问是不是工商,不是的。

遇到过一位大姐,贫困户,来这儿咨询一些补贴优惠。我很遗憾告诉她我这边不是办这个业务的。她一脸惆怅,喃喃自语道:“啊!这样啊。我坐了两趟公交来呢,回去的钱不够了。”她并没有吵闹,只是自己很茫然地坐下来发呆。

我支援了她几张一元零钞。帮忙给其他单位打了几个电话,把意见抄下来,然而那些建议似乎是隔靴挠痒不能解决大姐的实际问题。政策没有覆盖到,实属无奈。

她走时还是非常茫然的样子。

这是一件我现在想起来仍觉得非常心酸的事情。知道群众需要帮助,却觉得自己使不上劲。

时而感到委屈,时而感到无力。一线公务员的状态真的很容易抑郁……

赞 (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