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替我爱她

文 宋小君

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这样的朋友,她有强烈的存在感,让人又爱又恨又有些莫名的怜悯。

我有这样的朋友。

她叫佟声。

佟声是我所有故事的忠实读者,她给我发微信,声音听来有些哑:“宋小君,我想变成你故事里的人。”

很长一段时间,我对佟声虽然有所了解,但深入到故事的细节里,恐怕全世界只有佟声自己知道。

因为有伟大的基因多样性,所以佟声是个神奇的存在。

佟声大学毕业后,去驾校学车。

一辆车,十几个人排队。

晚上聚餐,大家七嘴八舌,最后开始轮流讲荤段子。

要知道,每个人都需要一个荤段子傍身,不然在饭局上会很没面子。

很快轮到佟声,佟声咳嗽了一声,很豪气地开始讲述。

从前有个国王,微服私访,去酒馆喝酒,看上了酒馆里的女服务生,想要晚上一起滚床单。当下就向女服务生表达了爱意。女服务生一听不爽,决定难为一下他,想要我可以,给我一千万美金。

国王当即就笑了,我给!

女服务生得寸进尺,我还要一颗十克拉的大钻戒。

国王持之以米,我送!

女服务生又想了想,看国王长得实在太丑,还是狠不下心,张不开腿,一狠心,我要你那家伙至少一尺长。

国王一听,脸直接绿了,走来走去,看看那女服务生,实在太好看,不滚床单实在对不起自己,一咬牙,说了一句:

我割!

佟声讲完,所有人捧腹大笑。

满桌子上,唯独邱枫没有动静。

佟声满是好奇:“我指着笑一辈子的笑话,你怎么没反应啊?”

邱枫随即配合地笑了笑:“挺好笑的。”

佟声一听不高兴了:“来来来,该你讲了。不讲不是男人。”

邱枫面有难色,想了半天,终于憋出来:

有个男人跟比自己大十九岁的女人滚床单,男人要直捣黄龙的时候,女人给了男人一巴掌,大声说,你妹,不是那里,那是皱纹!

所有人愣了三秒钟,然后大笑起来。

佟声反应了半天,也终于笑出声来。

邱枫有些尴尬。

佟声问他:“你这个段子哪看来的?”

邱枫有些害羞:“《挪威的森林》。”

佟声的少女心立马一颤,文艺青年讲个笑话还要引经据典,也是够了。

一群人点了两箱啤酒。

佟声大口喝酒,喝得很猛,邱枫有些不知所措,想要阻拦却又不敢。

佟声没注意到,只顾着猛喝。

聚餐结束,佟声喝得有点多,风一吹,有些头晕,站在路边打车。

一辆自行车在佟声身边停下。

佟声抬头一看,背着书包的邱枫在路灯的光里对着她笑。

邱枫说:“我送你回去吧。”

佟声看看路上也没有车,想了想,点点头。

邱枫一拍后座:“上车吧。”

佟声摇摇头。

邱枫一愣。

佟声说:“我载你。”

邱枫坐在自行车后座,手不知道往哪里放,很紧张。

佟声骑得风生水起。

一个大下坡,佟声加速冲了下去,车子摇摇晃晃,佟声夸张地大叫。

邱枫吓坏了,在佟声耳边喊:“减速,减速。”

佟声根本不听,干脆双手张开,做出飞翔的姿势,在星光底下大叫。

自行车摇摇晃晃,高速往下冲。

邱枫急了:“快停下,快停下。”

佟声调皮:“我就不!”

邱枫急得语无伦次:“你再不停下,我……我摸你胸了。”

佟声一愣,失去了平衡,自行车斜冲,两个人同时飞了出去,重重地摔在了柏油路上。

佟声爬起来,两条大白腿都紫了。

邱枫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身上留出一大滩冒泡的水来。

佟声吓惨了,连忙去摇邱枫:“喂,你没事吧?你哪破了?”

邱枫费力地爬起来,看看自己的背后,身上还流着水。

在佟声惊愕的表情里,邱枫慢慢把书包拿下来,打开,把里面的东西倒出来。

一滩水,伴随着玻璃碴噼里啪啦地流出来。

佟声惊呆了。

邱枫不好意思:“刚才看你一直喝酒,我又不好意思拦你,就把啤酒偷偷藏在书包里了。”

佟声又好气又好笑又莫名感动,给了邱枫一拳:“我他妈以为你膀胱摔破了呢!”

两个人推着轮子都扁了的自行车,一瘸一拐地走在星光下的马路上。

邱枫的书包一路滴着啤酒。

佟声哈哈大笑了一路。

送佟声到家,佟声说:“我带你上去处理处理伤口吧。”

邱枫有些窘迫,双手乱摇:“不不不,不用了。”

佟声不容置疑:“走吧。”

佟声独居,一间小房子,一厨一卫,一个小客厅,很温馨。

邱枫看到屋子里最显眼的位置,放了一个巨大的玩具,上面写着三个字“熊先生。”

邱枫愣愣地看着玩具熊先生。

佟声走过去,抱了抱玩具熊先生,甜蜜的:“我回来了熊先生,介绍给你认识,这是我的朋友,邱枫。”

邱枫呆呆地眨着眼睛。

佟声责怪:“打个招呼啊。”

邱枫连忙对着玩具熊先生:“你……你好。”

佟声随手拽了拽玩具熊先生两腿之间的小弟弟,笑着说:“熊先生什么都能做。”

邱枫呆住。

佟声帮邱枫处理好伤口,洗了个澡,擦着头发出来,打了个哈欠:“很晚了,你睡客厅吧,晚安。”

佟声说完径直回房间,关上门。

留下邱枫愣愣地坐在客厅里。

第二天一大早,佟声开门出来,发现客厅里空无一人,手机上叮咚响起一条微信,来自邱枫:我回家了,睡你这里不方便。

时间是凌晨两点半。

佟声脸上莫名有了一个微笑,又隐隐觉得伤感。

佟声和邱枫再一次在驾校相遇。

教练让两人一组,在靠近门口的地方,练习半坡起步。

佟声主动和邱枫搭档,邱枫坐在副驾驶,比佟声还紧张。

佟声出奇地紧张,甚至有些发抖,她紧张地转动钥匙,拉手刹,挂档,看后视镜。

汽车发出一声噗,就憋死了。

半坡上,汽车自动往后倒。

邱枫大喊:“踩油门,踩油门。”

佟声哦了一声,一脚把油门踩到底,车子倒着蹿了出去,砰的一声撞在一辆经过的运沙车。

车斗被撞坏,沙子倾泻而下,埋住了训练用的皮卡车。

邱枫几乎是绝望地喊出来:“你挂的是倒车档啊!”

事后,教练被警告,罚款,脸一直绿着,要不是佟声是女孩,估计教练都气得要动手了。

晚上,邱枫收到佟声的微信。

微信里,佟声发来一个位置,让邱枫过去。

邱枫打了车,用了两部手机导航,最终赶到佟声所在的位置。

是一条前后都不着村的公路。

邱枫下了车,远远地看着佟声坐在路边,旁边东倒西歪地放着一大堆啤酒瓶。

佟声单薄的背影,在夜色里看起来有些凄凉。

邱枫走过去,在佟声身边坐下,奇怪地问:“大晚上,你在这干嘛?演聂小倩吗?”

佟声正喝着酒,随手递给邱枫一瓶:“来,喝酒。”

邱枫无奈地接过来,喝了两口,侧过脸偷看佟声,佟声看起来哭过,眼睛红肿,额头上沾着头发,妆也花了。

邱枫隐约有些担心:“你还好吧?”

佟声看着远处的夜色,慢慢开口。

“其实,我不是个好女孩。”

邱枫身子一颤,一点疼痛,直抵心扉。

“朋友介绍我认识的一个男孩,比我小九个月。他叫卢心。长得很好看,声音很有磁性,可以说是很性感。他很优秀,什么都懂,会弹琴,会穿白衬衣,会打电动玩具,会学习,会讲英语,有见识。”

邱枫的眼睛里有了一些沉重的东西。

“那天,卢心来找我,我知道,我是他第一个喜欢的女孩。那天晚上,我穿得很漂亮,他很主动,我也没有拒绝。”

佟声自嘲地笑笑:“跟我想象得不一样,很疼,特别疼,钻心的疼,那个瞬间我才发现我根本不喜欢他。”

邱枫说不出话。

“事后,我一直哭。卢心很慌张,不停地安慰我,我哭了一个晚上。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在哭什么。”

“第二天,我就和卢心提出了分手。卢心很诧异,不停地追问我为什么。我心里当然知道为什么,因为我一下子就不喜欢他了。”

邱枫一言不发。

佟声像是在说别人的故事,出奇地冷静:“你一定觉得我对自己不负责任是吧?但你知道吗?其实我比你想象得更不堪,一旦遇上优秀的男生,我就忍不住想要他喜欢我,迷恋我,对我好。我疯狂地谈恋爱,但不再跟任何人上床。”

邱枫不知道该说什么。

佟声继续讲述:“我还在网上认识了一个男生,他手指很好看。他很迷恋我,约我见面,请我吃饭,我感觉我挺喜欢他的,第三天就和他确立了恋爱关系。”

“可过了不久,他和我吃饭的时候,我发现他鼻毛长出来,就那一瞬间,我立马就不喜欢他了。”

“你一定觉得奇怪,我的喜欢怎么能这样收放自如,就像水龙头一样能开能关,我也很奇怪。”

“我当天就跟他提了分手,他很痛苦,约了一帮朋友,想说服我。”

“一群人在KTV里唱歌,他喝了很多酒,情绪崩溃,拉着我的手说,离不开我,说没有我他活不了。”

“我突然觉得很恶心,他根本没有爱我爱到那种程度,他是在表演,我讨厌别人表演。”

“我赶紧逃跑,彻底拉黑了他,从此再不联系。”

佟声接着说:“我不停地谈恋爱,不停地分手,我靠猎杀别人的爱活着,就像吸血鬼一样,爱就是我的食物,没有爱就会死。我忍受不了孤独,我一刻不能闲着,我必须时时刻刻都要在恋爱里,恋爱就是我的止疼药。”

佟声说完,看着邱枫,等着邱枫的审判。

邱枫却没有说话,沉默。

佟声苦笑:“今天对我来说,是个特别的日子,你正好出现,我就把我最不堪的一面告诉你。邱枫,如果你觉得我很恶心,现在就可以走。”

邱枫沉默了一会儿,淡淡地:“我送你回家吧。”

那天晚上之后,两人除了在驾校见面,再无联系。

两周之后,驾校考试,佟声和邱枫都通过了考试。

佟声想约邱枫吃饭,但是邱枫匆匆离开。

佟声有些失望,但也觉得理所应当。

佟声独自一人回到自己住的小区,没有上楼,而是径直去了一个车位。

车位上,停着一辆车,车上套着车罩,车罩上,落满了灰尘。

佟声打开车罩,站在车前,沉默了一会儿,上车,发动。

车子绝尘而去。

夜很黑,远光灯很亮,佟声开着车,行驶在夜色中的马路上。

还是那条公路,还是那个位置。

佟声的车慢慢停下,没有熄火,她呆呆地看着这条路延伸向远方。

突然之间,佟声看到路面上一串灯组成的箭头亮起,指着前方。

佟声不明所以,慢慢驱车向前,每隔五十米,就有一个箭头指引方向。

佟声开着车一路向前,直到箭头消失,佟声坐在车里,四下张望,一脸疑惑。

突然,公路两侧一溜灯,流水一般点亮,亮光尽头,砰砰砰,焰火腾空,在夜空之中,轰然炸开,照亮了佟声的脸。

佟声下车,迟疑地往前走。

一块幕布横在路边,佟声走到幕布前,幕布突然点亮。

幕布上,一个男生对着镜头微笑。

“开始了吗?开始了啊。靠,开始了你要说一声啊。”

男生责怪着摄像的人,然后一本正经:“亲爱的佟声,今天是你23岁生日,我决定送你一份我精心策划的礼物,给你一个大大的……呃……”

视频里男生卡壳了:“惊喜用英文怎么说来着?”

画外音是:“surprise!”

男生恍然大悟:“哦哦,对,surprise!重来重来。”

佟声看着镜头里的男生,泣不成声,哭倒在地。

视频里,男生指挥着一帮兄弟在马路上布置灯光和烟火,大家很欢乐。

佟声嚎啕大哭,不能自已。

视频结束,佟声眼前,一双脚出现,佟声抬起头,看到邱枫弯下腰,正看着她。

佟声哭得肩膀耸动:“邱枫?”

邱枫说:“我在熊先生的肚子里找到了这张光盘,上面录的是这些花絮,我想他是准备给你看的,可惜你一直没发现。”

佟声胸口如被重击,悲声如箫:“大熊是我23岁生日那天,他送我的礼物。”

一年前,佟声眼神里还没有沧桑,她和熊先生很恩爱。

佟声23岁生日这天,熊先生开着车载着她,要给她一个惊喜。

车后座上,躺着一个巨大的玩具熊。

这条熟悉的公路上,熊先生正在开车,佟声撒娇:“换我开吧!”

熊先生责怪:“别闹,你还没有驾照呢。”

佟声搂着熊先生,就要去亲他。

熊先生一分神,砰的一声,汽车和一辆货车迎头相撞。

佟声醒来的时候,熊先生已经没有了呼吸,玩具熊孤零零地躺在车后座上。

佟声抱着邱枫,哭得不能自已。

邱枫弯下腰来,拍拍她的肩膀:“你得变得更好,不然怎么对得起他?”

佟声哭得撕心裂肺,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邱枫轻轻拍着佟声的肩膀。

佟声的哭声回荡在夜风里。

公路上,两侧的灯灿烂地亮着。

熊先生的墓地前。

佟声放下一束花,流着眼泪,转身离开。

邱枫蹲下身来,打开一瓶啤酒,倒了一半在地上:“我想我是你选中的,以后,我替你爱她。”

墓碑上,熊先生笑得温暖如阳光。

致每一个爱情接班人:

先后爱上同一个姑娘,不管怎么说,这都他妈是缘分。

因为距离,因为倔强,因为无常,因为不成熟,因为不得已,我和她分开。

痛苦伤心之后,我不必说什么“会有天使替我爱她”的傻话,你也不必在她提起前任的时候跟她吵架。

说到底,你得谢我,谢我让她变得更好看,更可爱,更心思细腻,在爱情里懂得爱比被爱幸福的道理。

我也得谢你,谢你在她伤心难过的时候及时出现,谢你在未来每一个有风有雨的晚上陪她说话,谢你接替我承接她的眼泪,欢喜,委屈和习惯。

她值得,真的。

最后,还有一句话,虽然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心里难掩酸楚,但,是男人就应该豪气一些:

你有多爱她,她就会有多爱你。所以,你怎么爱她都不过分。

而我只是她生命中的匆匆过客,你才是她心里永久居住的主人。

要幸福。

赞 (15)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