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意思,你已经死在我的朋友圈

今天要说一个故事,故事要从去年说起。

去年一场婚宴上,来了许多许久未见的同学,大家一聊high,就建了个微信群,每个人都互加了好友。

后来开始一两个月,群上还挺热闹,也有人喊出来聚,开始也聚过几次。慢慢地,有一些人因为忙,因为其他原因,没有去。再后来,就只有一直有活跃的人还在活跃,比如小A小B小C小D,而小E小F小G小H小J小K都没有说话,也没有退群。

而朋友圈里,一开始这帮人里谁更新了,都会看到有好几个人点赞评论。那时还经常评论,过了一会就有五六条信息,都是共同好友的点赞或评论。有时看到其他人都点赞了,要不要点?点吧。后来慢慢地,就点个赞就好,不知道要评论什么。也发现不再像以前会收到那么多条共同好友的信息了。

直到有一天,小G找我聊天。

"你最近过得咋样啊?"

"还好啊,你呢"

"呵呵那就好,我啊就那样。"

"哈哈"

"你最近有没看小D的朋友圈啊?"

"哦没怎么注意看,怎么了?"

"这样子啊,你不觉得很烦吗,老是天天发自拍秀恩爱,又发代购信息,好想屏蔽她。"

"哦哦,但人家做这一行也是要发的啊。"

"也是,但你不觉得很烦吗?"

"嘻嘻我其实也没怎么看朋友圈,还好吧。"

其实在我们互加好友两个月后,因为小D刷屏太过频繁,我已经把她的朋友圈给屏蔽掉。

我找到小D的头像,我们的聊天纪录仅有一句“我通过了你的好友验证请求,现在我们可以开始聊天了”,时间是去年婚宴那天。点开她的朋友圈,她还和以前一样地晒自拍,晒美食,晒恩爱,晒各种衣服。

退出小D的相册,我把我们仅有的聊天纪录也删了。现在只有在通讯录和微信群里有她的头像,而微信群已被我屏蔽为静音状态。

我想以后我们应该在微信上没有什么联系了。那个群里的大多数人,除了在群里出现外,其实平时也不会私聊。而那些被屏蔽的,不好意思,你死在我的朋友圈里。

你觉得这个故事熟悉吗?你是不是和我一样屏蔽过某个人?或者你也和我一样不知道自己被谁屏蔽了。

自从有了微信,我们不仅有了朋友圈,还有了活在朋友圈的朋友、点赞之交、以及死在朋友圈的朋友。

我们为什么要看朋友圈?学传播的朋友告诉我,这是为了满足个人偷窥欲。看别人晒的点点滴滴的事,想象并猜测他过的生活是怎么样,可以满足个人好奇心。那为什么要发朋友圈?为了表现自己,获得认可。点赞简直是个伟大的发明,一点就明:朕已阅。内含深意:唉哟不错哦。发者也心情愉悦,原来这么多人喜欢我发的啊。虚荣心真是世界上最易讨好的东西。

其中的大多数人,可能我们不会屏蔽,也不会拉黑,但有生之年终不会再在微信上有多少交集。你晒你的生活,我晒我的日子,偶尔看看,心情好时给你点个赞,表示已阅,维持亲切又疏离的关系。所以他们是我们活在朋友圈的朋友,我们是默契的点赞之交。

如果有一天,曾经亲密无间的朋友因为各种原因再不联系,就算别人问起你对方的境况,你可以讲点从对方朋友圈上看到的情况,避免要被问“你们关系不是很好吗”诸如此类的问题。你不必因为你们不再聊天而抱歉,有空时彼此给对方点个赞,以慰当年真心相待之情。

而有些关系走到某个程度,也许只是因为他刷屏,也许只是因为他发的朋友圈很无聊,也许就是再不想收到这个人的任何信息,也许你们只是默契地互相屏蔽了,从此这个朋友就死在朋友圈里了。

有人说小孩才会耿耿于怀你怎么不和我玩了,成年人都是有礼貌有默契地互相疏离。看来我们要感谢微信这些社交软件,让我们不需要为了保持亲密关系而太累,也不需要为了渐行渐远而愧疚。成年人终究要学会如何优雅得体地保持有距离的亲切感。

又看了下手机,小G在朋友圈发了几张赏花图,顺手点了个赞。小D也点赞,并评论问“这是哪里啊?”,小G回她,“在XX地,下次一起去吧。”小D回“好啊[笑脸]”。

下次是什么时候?谁知道呢,也许下辈子?亦舒说,“涵养功夫到了便是真心实意地大讲假话。”果真如此,特别是有了微信后,不必担心讲假话时眼神、表情会不会暴露,反正加个哦加个哈,一切都可以亲切可爱。不是吗?

赞 (91)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