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文军现象,一个时代的执法尴尬

当抹黑警察已经成为一种时尚,成了千夫所指的王文军能指望谁来站在公正的立场上说句公道话呢?可以理解,当今社会谁会站在已经被强大舆论定性为“没有人性”的“王文军一边呢?

应当说,国家对舆论监督持鼓励和包容态度,这是社会进步的表现。但一旦这种监督舆论演变成肆无忌惮的谎言,歇斯底里的谩骂,对执法权利的公然挑衅,甚至成为敌对势力的攻击阵地的时候,问题则正走向了美好初衷的反面。

有一种误判:“无论如何,形势总是可控。”君不见,种种怪象:交警被车辆顶着狂奔;群起围攻派出所;警察被“人民”持棍追得四处奔逃……至于对警察破口大骂,推推桑桑,更是家常便饭。然而,冷眼旁观地看着警察笑话的人正在作茧自缚,围攻法院,漫骂法官,围攻政府的现象已时有发生。在是非面前,不感到切肤之痛,有些人总是觉得与己无关。

对某人的审判还未开始,他的全部罪责还未浮出水面,然而这个制造了一个时代警察尴尬的人是没有机会改正错误了。什么“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什么“服务型机关”的定位。最可恨的是不问青红皂白,是非曲直,以“领导意志为依据”,以“舆论导向为准绳”,对警察在代表国家进行执法过程中出现的意外,风险,概不承担,动辄对警察开除、辞退,名曰:“扒皮”。真成了名副其实的“周扒皮”。

中央不可能什么事都兴师动众去亲自调查,所以绝大多数警察被抹黑后只能自认倒霉。安庆枪击案和太原12.13案是两个典型案例,媒体炒得太大了,谎话说得过头了,不可收拾了,不得不由国家出面,把真相公诸于众。但这并不是每个警察都有这个好运气。不管怎么说,王文军还算好运气,中央台出面澄清了,总算还了个事情的本来面目。然而被抹黑后选择自认倒霉的警察还是大多数。

媒体从不会因为你认怂就生了侧忍之心,他们总要“痛打落水狗”。有些人总喜欢抹黑警察,这并不是孤立事件,醉翁之意不在酒。 他们总是在一箭双雕,表面上是揭露警察的“黑暗”,实际上瞄准的靶心是政府。太原王文军案的抄点是“警察打死讨薪农妇”;安庆枪击案件的抄点是“警察截访”。为了抹黑国家,他们不惜编造谎言。

中国积弱百年,民不聊生,现如今共产党领导人民取得了国家的巨大进步,傲然屹立于世界之林。批评的声音总会是有的,但应当实事求是,造谣声势,恶意攻击,惑乱天下,国家是不应当允许的。

无条件的尊重司法,判决的公正不依赖媒体的监督!这就是最好的情形。

赞 (49)
分享到:更多 ()
  1. 上海很多年前警察就不可以在马路上追贼了,因为某贼逃逸时在恒丰路桥上被车撞死了。还亲眼见过医疗纠纷的患方家属两人,席地坐在医院的入口处,进出车辆小心避让。警察到场后不敢上手,于是苦口婆心劝导,真是助涨医闹的气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