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都想嫁给你

文 时光君

<1>

故事的开头,我念初三。我养一条狗,名叫小黑。

尽管他只是一条模样平凡的中华田园犬,但我待他亲如兄弟。

他乖巧,通灵性。我到哪里他都要跟着我。

放暑假的时候,我每天到我同学如玉家玩耍,他家旁边有一个不太正规的篮球场。

当我们打球的时候,小黑就交给如玉的表妹婵芸照顾。

她和小黑很亲近,经常逗他玩,而且还说,要为了小黑嫁给我。

我犹豫了一会说,好啊,那小黑就是我的聘礼。

婵芸比我们小三岁,长得很甜,总是扎两个小辫子,是个小美人胚子。她笑起来,嘴角有两个浅浅的梨涡,眼睛眯成两道弯弯的月牙。

我说,婵芸啊婵芸,这个名字好有韵味,好像是红楼梦里的人物。

后来,她把红楼梦翻了好几个遍。

我问她干吗要这么拼啊。

她说,将来我不是要嫁给你么,那自然要知道所有你知道的东西,那才默契。

这句话很拗口,年少的时候不太懂,一直消化了很久。

而长大之后,当我们可以轻易地向陌生人许下种种誓言,方才明白,年少时的承诺,份量真的很重。

<2>

不久之后,我升入高一,婵芸也进入了初中部。

那几年我迷恋灌篮高手,放学不回家,一直在操场上打球。

婵芸和几个女同学经过篮球场边,对着我指指点点,掩嘴哄笑。婵芸时不时回过头看我,两个小辫子晃晃悠悠的。

自熟读了红楼梦之后,婵芸很爱鼓捣几句现代诗词,用好看的信纸誊得工工整整的,拿来给我。

我一看都是倾衷肠的情诗,心里就很是忐忑。作为一名高中生,和初一的小美眉谈恋爱,岂非要背上一个不靠谱的恶名,被同学嘲死啊。

所以,我总是岔开话题。

后来婵芸不干了,直截了当地质问我,既然我们要结婚,那得培养感情啊。

我说,咱俩青梅竹马的,哪还需要培养什么感情,到了法定年龄直接领证呗。

她想了想说,也是,不过你不准交女朋友。

寒暑假里,她一直和我们混在一起,看我们打球,逗小黑玩,关系变得很熟稔。

如玉经常开玩笑说他是我大舅子,打篮球不能防他,打牌得故意输他,弄得我也是哭笑不得。

婵芸说,你让小黑跟着我吧,看你也不怎么管他。

我说,那你自己问他自己愿不愿意吧。

婵芸朝着小黑招了招手,小黑夹着尾巴兴冲冲地一溜小跑过去,绕着婵芸的腿转了几圈。而听到我一声口哨后,他又立马过来紧贴着我的腿,伸出舌头,眼睛眨巴眨巴地望着婵芸,露出一副好像很无奈的表情。

婵芸忍不住噗嗤一笑,弯下腰来摸摸小黑的脑袋说,小傻瓜倒挺忠心,看来,只有等到你成为聘礼的时候啦。

高三毕业,我和如玉他们喝得天昏地暗,五脏六腑都像移了位。

婵芸安安静静地坐到我身边问,长大后,你一定会娶我吗?

我醉眼惺忪,耷拉着脑袋说,废话,那是一定的。

她喜笑颜开。

<3>

我高考成绩不理想,进了一所二流院校。暑假里,婵芸经常发短信给我。

于是,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我们一直保持着手机上的联络。

而我发现,如果哪一天她不和我发短信,我竟然有些不习惯。

她说,我现在是高中生了,你跟不跟我谈恋爱啊?

我说,我怎么也是个大学生,怎么能跟高中生谈恋爱啊,简直犯罪。

她说,有谁知道啦?而且进了大学后,我更看不住你了,别背着我交女朋友哦。

我说,傻丫头,我在等着你长大呢。

就这么一直若即若离地联系着。

大三的时候,我家搬了地方。小黑的身体本来就不太硬朗,接着就开始水土不服,经常呕吐拉稀。

没过多久,我在上课。老妈打电话给我,说小黑过世了。

当时我在众目睽睽下,泪眼婆娑地冲出教室,躲在寝室里哭了好久。

婵芸面临高考,我不敢告诉她我的聘礼没了,怕影响了她的情绪。

高考结果出来后,婵芸第一时间打电话给我,兴高采烈地说要跟我上同一所大学了。

那一瞬间,我有些疑惑。

我知道她成绩非常好,第一志愿填了复旦。只要她正常发挥,应该问题不会很大。

那为什么,会跟我上同一所大学呢?

突然心里一阵悸动,脑子里像炸了开来。

我擦,这简直是如同青春电影里一般的情节啊。

我在电话里大喊道,你有毛病啊,你妈不是叫你考复旦么。

她语气平缓地说,我算好分数的。所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么。

我听得心里抽搐,眼泪不自禁地掉下来。

这个傻姑娘。

那一刻,我真心觉得我是不是该为她做点什么,比方说,马上去买戒指求婚什么的。

这辈子就从一而终,娶她为妻,好生照顾她,不让她受一点委屈。

如果我最终不和她在一起,那简直是天理难容啊。

当天晚上,婵芸来找我,她红着脸对我说,阿光,我已经不是高中生了,我们能约会了吗?

她把头发披下来,穿着纯白T恤和淡粉色的百褶长裙,模样很是俏丽。

我走过去,握紧她的手说,好,我们走。

我带着她去约会,吃她爱的禾绿旋转寿司,看电影。

那个夏天骄阳似火,身边的她笑靥如花。

逛完水族馆,她踮起脚尖在我额头轻轻一吻,兴高采烈地问,大学毕业后,你会娶我吗?

我紧紧抱着她说,我一定娶你。

她说,那小黑呢?自你搬家后,很久没有看到他了。

我眉头微蹙,不说话了。

<4>

只是暑假快结束的时候,婵芸有些异样。

她总是走神,时常会看着我发呆,笑起来显得生涩,而且,动不动就要留合照。

我几次质问她,她闪烁其词,避开我的眼神,每一次都想要蒙混过关。

终于有一次,我忍不住与她大吵起来。

那一天下着很大的雨。

我气势汹汹地问她,你搞什么啊最近?要闹分手啊?

雨水浸湿了婵芸的长发,她含着泪,低下头,细声细气说,阿光,我要去日本念大学了。

我呆了呆,没反应过来。那个,你不是说要嫁给我吗?

她擦掉眼泪说,我大概不能嫁给你了。

我傻了眼,机关枪似地问道,你能不能爱点国啊?日本有什么好啊?从小受的那么多社会主义教育都去哪了?你这不是叛变么?亏你小时候还是大队长呢。

我和她绕来绕去讲道理,一心想要把她留下来。

她摇了摇头,咬着牙说,我妈要去日本陪外婆。

我说,那你可以不去啊。

她忽然声嘶力竭地喊道,我爸过世了啊!

雨势渐大,我嗫嚅的声音被雨水声吞没。

我靠,你不是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么。怎么说话不算数啊。

我们不欢而散。

最后,婵芸还是跟随她妈妈去了日本。

这于我而言,是件无比遗憾的事。

因为,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下了决心,想要好好照顾一个姑娘。

奈何,却这样无疾而终了。

我为了她的离去伤心不已,如玉陪着我喝了好几天酒。

他也很感叹,大舅子和妹夫做不成了,没法亲上加亲。

临行前,婵芸问我,小黑还好吗?

我淡淡地说,他已经不在了。

她说,你浪费了我们很多年。

我无语。

不知不觉,已过经年。小黑过世,而我长大成人。

那个扎着两个小辫子的小女孩,来到我身边,复又离开。

像是一部青春电影。

<5>

上海和东京其实相隔不远,时差也只得一个小时。

好几次,我都涌起想去看望她的念头。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联系变得越来越少,我们也愈来愈像陌生人。

后来我才想起,原来上海和东京毕竟相距近2000公里。

感情终究会被距离稀释,而我们,也终究会把小时候的约定都淡忘了。

前几年,通过电话号码加了微信,礼貌地寒暄了几句。

她问我,你还好吗?

我说我不太好。

我问她,你什么时候回来?

她没有回我,只是打了个笑脸。

基本上,这是我们之间最后的对白了。

我一直留意她的朋友圈动态,但是从不点赞,也不评论。

她在日本的生活很好,而那边的景色,也的确很美。

她养了一条泰迪,居然也取名叫作小黑,到哪里都带着。

可是,这明明是条棕色的狗,好不好?

奇怪是奇怪,有的人,明明彼此牵挂,偏偏要假装陌路,只因为过往的互相伤害,谁也不敢先去做那个坦白心绪的人。但这些心绪轻轻触碰就会泛滥,而且一发不可收拾。

我依旧很怀念那个艳阳高照的夏天,和那个走过了我好多个岁月的小女孩。

我倒是一直想要娶她的。

<6>

就这么又过了好几年。我许过一些誓言,辜负过几个人,同样的,也轻信过一些谎言,遭遇过几次欺骗和背叛。

日子过得不算坏,却也不见得有多好。

后来倦了怕了,干脆就孑然一身,不再去想结婚生子的事。

直到有一天,如玉打电话给我,说婵芸要回国了。

我对着他怔怔地眨了眨眼睛,说不出话。

如玉拍拍我的肩膀促狭地说,妹夫,我看好你哦~~

在那天下午,我收到她的微信,我明天早上到虹桥,你要不要来接我。

我很干脆地秒回道,好。

心里一阵按捺不住的狂喜,原来啊,我一直都在等着她回来。

只是,当天晚上我试了好多身衣服,都没有找出一套特别满意的。

在机场里,再见到她,一切仿佛都没有变。

熟悉的微笑,浅浅的梨涡和弯弯的眼睛。

长发披肩,斜斜的刘海,也多了几分女人味道。

我问她,怎么舍得回来了?

她说,我的小黑快到青春期了,躁动得很,我打算回国给她找个帅气老公,因为很久以前,曾经有人骂过我不爱国。

我撇了撇嘴说,麻烦说人话。

她笑着说,看过很多美丽风景,遇过一些还不错的人,但这么些年,却依旧最怀念那个夏天。所以我请示过妈妈,然后决定,回来嫁给你……

她踮起脚尖在我额头轻轻一吻,皱了皱眉眉头说,可是,这么多年,你都不来找我,你到底是不是个男人?

我淡然一笑,那为什么你要浪费我们这么多年?

婵芸皱着眉头说,我要陪妈妈,妈妈也要陪外婆,只是,我想等我长大以后,我有一辈子的时间可以陪你啊。

我将她紧紧揽在怀里,不再说话。

过了一会,她抬起头很认真地问我,那……小时候的约定还算数吗?我现在是老姑娘了,都快嫁不出去了。

我点了点头,当然了,傻丫头,我可是一直都在等着你长大。

她笑着说,我也一直都想嫁给你,小黑就是我的嫁妆。

赞 (33)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