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跟你争论,是因为真的没时间

文 陶瓷兔子

在火车站等人时遇到一个乞讨的中年男人,看上去三四十岁的样子,高高瘦瘦,走过来的时候没有跛,走近了一看也没有瞎。他飞快地将手上的碗伸过来,面上一点赧然都没有,理直气壮地开口乞讨,被拒绝之后看到巡警过来,讪讪地走到一边,用我们能听见的音量嘟囔“现在都是什么人啊,把自己打扮得那么光鲜怎么一点爱心都没有,太不善良了,什么人啊什么人,真是世风日下哎呀。”

我正在想着现在的乞丐文化程度都蛮高,世风日下这个词语境用得还挺贴切,一旁的朋友看不过去准备冲上去理论,被我拉住后反而吃惊的回看我“你不是吧?真太不是你了。以前都是你冲上去跟人家吵的好吧,现在居然还拦着我。”

或许每个少年在走向青年,又走向成人的时候都会经历过这一遭。像一个青面獠牙的小愤青,看不惯不劳而获,看不惯阿谀奉承,看不惯虚与委蛇,看不惯许许多多,整天像个“挑刺儿”一样活着,有种不知天高地厚却自认为指点江山一样自信,恨不得把全世界扭成自己喜欢的模样。

就连有一年去参加颁奖典礼,那是个全校领导都会出席的场合,带队老师看着我一身衬衣一件牛仔裤一双跑鞋,扎个乱糟糟的马尾漫不经心地站着,走过来拍一下我的肩说“你这孩子,这种场合怎么也不收拾打扮一下?”,我也可以伶牙俐齿地回过去“我又不是参加选美比赛的,比我长得好看的人多了,她们怎么不来领奖,这种场合是看内在的跟外貌有什么关系。”他被我说得没话,只好点点头,尴尬地笑一下走开。

口舌之争的胜利,大概是会让人上瘾的。

不管你看过多少书教你提高修养谨言慎行,不管你身边有多少人劝过,女孩子不要这么犀利,不要这么挑剔,不管你是怎样心悦诚服地感叹“Life is not to argue, but to compromise(生活不在于争执,而在于妥协)”是一句真理。

不管你也曾用这样的话劝过多少人。

争辩得来的胜利都会让人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满足,和一种被无限放大,感觉可以征服天下的快感,当你维护了自己的形象、信仰、认知、价值观,便会有一种全世界被你守护又被你同化的成就感。即便那种感觉转瞬即逝,争论的时候脑回路里面哔啵燃烧的电流,反驳的时候绞尽脑汁遣词造句的刺激。毫无疑问的会战胜所有的矜持、从容和冷静。像是在辩论场上将对手说得哑口无言,而你脑中的观众起身掌声雷鸣经久不息。

我曾经觉得这样也没什么不好,它能帮你不断激活新的脑细胞,能督促你去阅读、思考,并把你接收到的一切信息飞速内化成为自己的武器,甚至能帮你很快地找到跟自己志趣相投的一帮人,这些人中的很多,都是会今天吵得热火朝天,然后明天和好如初,可以走下去很久的朋友。

直到慢慢地发现,为什么同样是二十四小时,唯独我的一天显得那么短?看着别人打卡完成了当日的阅读,背完单词去跑步,听完歌看会电影去睡觉,我还什么都没有干。

计划听完的BBC新闻没来得及开始,最喜欢的一本书摊开在手边,还是几个小时前没被翻过的页码,打开的文档写了一半,还是那几个字,孤零零地躺着,好像被遗忘的孤儿惨兮兮地看着我。

你猜我这时在做什么?

我没有看韩剧,没有看综艺节目,没有刷微博一遍遍无意识地看过去。我在做着我认为有意义的事,在quora上几千字几千字地在跟人争论,很小的一件事,大概是说如果你不够了解一件事全部的前因后果,有没有资格做出评论。

从道德讲到人的自律,从尼采韩非讲到古格斯的戒指。直到那个人再也不回应,方带着胜利者的喜悦,瞄一下表,三个小时过去了。

而我计划好的所有,都还没有开始。那本是我真正想要做的事情,和真正喜欢的生活。

甚至当我过了几个月回去看,才发觉即便你将一个人说得山穷水尽哑口无言,也不代表他就会赞同你的观点,只不过,只不过他还没想好要怎么反驳而已。

想想这样的两个人,为了永远说服不了对方的观点苦苦争执引经据典,并没在争论中学会兼容并蓄,惊奇这世界上居然还有另一面的声音和想法,反而像刺刀一样地立着,捕捉对方字里行间的任何一点漏洞然后毫不留情地反驳过去,事后几乎想不起当时我说了什么,他又说了什么。即便妥协也是心不甘情不愿。

而我们搭进去的其实一样,都是不会再回来的时间。

那三个小时之内,我本来可以听完五篇BBC,看完这本书的结局,或者至少,完成我写了一半的论文。我可以站在窗外望一会春景,看看桃花是怎么飘摇落下,蒙蒙的柳絮如何迷了行人眼。我可以抽出手来回一句朋友在微信上的问候寒暄,可以在家里的汪叼着球过来找我,眼巴巴地求陪玩的时候答应她,而不是双眼放光的坐在电脑面前,处心积虑地去说服一个根本不认识的人。

本来可以去做我想要做的事情,一步一步地走近我想要的生活。而不是坐在那,等着争论的刺激感慢慢冷去,再后悔不已去追悼我心甘情愿浪费掉的时光。

从那之后我忽然不再介意别人和自己观点的分歧,即便是吹毛求疵的批评,不怀好意的挑衅。只要他不用污言秽语攻击我,我身边的朋友和家人。只要这样的挑衅不会触碰到我价值观的底线,只要这样的分歧,不会影响到我每天的工作和生活。

不再推心置腹地给人解释或者争论,不再试图让全世界都知道你是什么人,你的脑中在想着什么,而你想要告诉陌生人什么。

忽然发现时间多出了好多,而当我的生活可以慢慢按照自己想要的节奏进行时,这种成就感虽不会像争论带给你的那样猛烈,像喜悦的潮水一下子淹没人。却更像是细水长流的笃定。它给你的力量,是即便是知道你的人生,和千千万万的人生一样,本身不具备任何意义。却能在每天早上醒来,诚实而满意地面对自己,嗯,你比昨天的你,是更好的人。

我知道自己不够完美,也从来不想要做到完美。

而我有不完美的自由,你便有批评的自由。

我尊重你指摘的权利,更尊重我自己的时间。

赞 (2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