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听力设备故障的高考考场

高考结束了,但有些刚刚考完试的学生却高兴不起来。不是因为试题太难,而是英语考试中听力播放设备疑出现故障,声音模糊不清。为此,有考生拒交卷退场,大量家长围堵校门讨要说法。

又到一年高考时,考场里又出现了许多将演变为民间奇谭的故事。而作为考生,我竟也有幸成为传说的亲历者。

听说,在我走出考场回家后,我的考点安徽马鞍山某中学门外围满了家长,阻止英语试卷被送走。后来特警出动,试卷才被强行送走。原因自然是模糊不清的听力。而同样的时间,九中(芜湖)的门外被堵的水泄不通,大半条路被堵住,据说有三个学生一个家长声称自己要跳楼,最终副市长出动。原因嘛,听说是因为听力没放出来,又没重放,卷子交去,30分空白,孩子们哭着走出来。

大家说,芜湖要出名了。好吧,除了板栗方特奇瑞,我们又要有新伙伴了。所谓年终大片《高考风云》,每年6月7、8号四集联播,每年都有新故事,今年的故事有出动无人机、金属探测器、发错语文卷子、听力状况,当然还有不见不散的作文。我想,如果我不是里面的群众演员,我一定会看得笑出来。国人的生活永远不会单调,真好啊。

我听说的一个片段是,没有放听力的教室,考试结束后被留了下来,过了一段时间,学生哭着走出来。我妈妈是老师,她的想法是,那些学生要是坚持不交卷,或许会有新情况。现在卷子交了,就很难处理的。由于她专注教育三十年,我尊重她的看法。脑补了一下,如果是我,坐在那间教室,当听力没有放却要求学生交卷却不予解释,我会怎样?如果我霸气地站起来,霸气地一拍桌子,斥责这种处理,并坚持不交卷,是不是会有其他的同学加入进来,一同主张权利?

首先,所有学生在进入高考考场之前,反复被提醒的一件事是:遵守考场各种纪律,否则将有如何如何的后果。再次,高考作为人生几个终极检测的第一站,具有无与伦比的神圣性,不仅限于其录取学校的现实意义,更在于所有中国少年,要经历这一次人生淬炼,才真正走上自己的人生轨道。因此可想而知,学生对于高考抱有无比的信赖。

但我此时,却觉得有种悲哀。提供考试方与参与考试者间,是完全不平等的关系。考前的音响,以比听力清楚百倍的音质告诉你,违反考试纪律将受到如何的处分,畏惧之心油然而生;然而,没有任何人说过,提供考试的人出现纰漏,谁来负责,怎么负责,而一个考生,怎么能发出比喇叭更大的音量?如果试卷质量低下,试题出错,让考生产生自己的知识水平完全未被检测出来的合理感受,他是否可以提出有效的抗议?如果听力未放或听力根本不清楚却收卷,考生是否可以拒绝交卷?考试究竟是一种义务,还是一种权利?只因为所有人录取学校都要经由高考,高考出现的状况由群体或部分的全体承担,它就不再是一种权利?它的不合理之处与所犯的错误便可以被放过?就可以以下一届的高考改革作为托词?直白点说,改与不改,在跳出社会责任感的区域外,与我何干?如果不是我们触犯了高考,而是高考辜负了我们的期望,我,作为一个被法律赋予正当权利的人,一个要自己去面对人生的人,一个自由并且平等的人,究竟有没有权利表达拒绝,哪怕只是通过拒绝交卷的举动?

答案不言而喻,做不到。当平时无数次考试遇到瑕疵的试题,老师会安慰你,高考一定不会这样;当平时碰到听力模糊,老师会告诉你,高考一定不会这样;当平时答案给错、评分模糊,老师会让你相信,高考一定不会这样。怀着信赖、敬仰、畏惧的心态的我们,在心理上,首先便处于无力的地位。站起来大声地说:“我拒绝交卷!”这是勇敢、独立的象征,却不一定是权益的保证。它是危险的。

那么只好让我们坐下来,坐回人群里,用群体的默默承受,共同抵消所有人心中的不安与不满。也许这种状态,在高考的考场外,也以各种不同形式在上演。因为权力与权利的不对称,不是理论能轻易化解的问题,作为青年人,也许有一腔冲动热血,但事实,不握有坚持自我的完整自由。我觉得这不对,但我想不出任何办法。也许我应当呐喊,像高中必修政治生活中所说的,行使自己法定的申诉、检举、控告的权利,但在做之前,我就已经觉得没有用了。但我总得说点什么。这便是编辑您看见它的原因。

赞 (26)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