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一回吧,姑娘

文 绒绒

我因为工作的关系,认识一些媒体圈里的人。导演、编辑、记者、主持人,山东的、黑龙江的、北京的、重庆的、成都的、杭州的、新疆的、内蒙的、海南的……

当然排名不分先后。

媒体人在我眼中一直是一个很特别的职业,他们会遇到很多人,听说很多故事。他们大部分时候说实话,有些时候不能说。

所以基本上我认识的每个媒体人都是个话痨,因为给憋的。而且是有个性的,不服输的。

2013年大年初三,我去青岛坐飞机回东北老家,因为带的行李比较多,所以朋友托在青岛做记者的方晴接送我。

方晴是典型的青岛土著居民,热情好客、眼神里透着倔强。接我的时候是深夜,方晴说怕我晚上休息不好,就随便带我去超市买了些吃的回酒店填填肚子。

第二天方晴和她的未婚夫送我去机场,还十分热情地请我吃了一顿饭。吃饭的时候聊天才知道,原来方晴和她未婚夫送完我就要去他家里给老人拜年了。我感觉特别不好意思,大过年的耽误了人家正事儿,还蹭一顿饭。于是我从送亲戚朋友的礼物中拿出了一盒茶叶送给方晴。

我当时不知道,就是这一盒茶叶惹了弥天大祸。

这次见面以后,我们通过微信互相关注了对方。我想如果以后方晴有机会来济南,我一定好好招待她。

没想到,这个机会比我想象的要早很多。

2014年的夏天,我收到方晴的信息说,她要来济南了。我喜出望外,欠了半年的人情终于可以还了,哪怕只是请她吃顿饭呢。

我问她:这次来呆多久呢?

方晴说:去济南见一位老师,第二天就拐道去西藏拍婚纱照。

我说:终于要结婚了。

她回答我:对啊,终于要结婚了。

去方晴的酒店接她,方晴一出酒店门,我就傻眼了。她的身边站着一个高高的男孩子,看上去很阳光也很好看,可是,并不是过年的时候我去青岛时见到的那个。

方晴给我介绍说:这是赵平凡。

虽然是第二次见面,可是我和方晴其实已经是认识了半年的朋友。我们经常在微信里闲聊,有很多话题可以说。

才聊了两句,方晴就说要给我带来一个重磅的消息。我以为她会说:我怀孕啦!没想到她说:我辞职啦!

我着实被惊到了。

我知道女记者这个活儿不是一般的辛苦,也知道方晴经常加班加到深夜,有的时候写一篇稿子要跑几十公里外去采访,采回来不一定有版面发。即使有版面,也许只能发一篇豆腐块大的稿子,几十块的稿费,连油钱都不够。碰见了生活窘迫的被采访对象,方晴还忍不住从可怜的工资里抽出一部分救济他们。方晴经常说:这是困难户关心困难户。

方晴这个困难户工作了几年,完全没有存款,车还是家里给买的。

方晴是一个心直口快、不会逢迎的人,所以她的部门主任永远给方晴派最重的任务,月末考核评分的时候,方晴也永远是得分最低的那一个。

可是即使如此,方晴对记者这个职业有感情。做一个好记者,是方晴的梦想。所以在这个“女人当男人使,男人当牲口使”的记者圈子里,方晴从来没有想过要离开。如果离开了,她就是认输了。

方晴说自己是一个永远不会对生活认输的人。

饭吃到一半的时候,赵平凡出去接电话。

方晴说看他的严肃表情,这个电话起码要打半个小时以上。于是她马上探过身子来问我:你觉得赵平凡怎么样?还不错吧。

我点点头:确实还不错,不过……

方晴问:不过什么?

我说:不过怎么不是上回那一个?

方晴显然有些扫兴:我以为你会有什么独道见解呢。不是上回那一个,就说明上一个分了呗。

我问她:为什么?

方晴说:因为你的茶叶呗。

我不解:因为我的茶叶?

方晴喝了一口茶,给我娓娓道来我的茶叶是如何让她和前任分手的。

我擦干净嘴上的油,准备且听她一说。方晴看了看我,说:不用那么期待我讲故事,其实很简单,就是我前任要把你给我的茶叶送给我最讨厌的主任。

我问:然后呢?

方晴回答:没然后了。

我说:那你就给他呗。

方晴说:不行,那样会很没骨气。

我问她:就因为这么一点小事?

方晴点点头,又摇摇头,说:是,也不完全是。我觉得……他特别不理解我。

我问她:怎么个不理解法?

方晴说:他一直想让我变成一个特别能适应社会的人。比如和主任改善关系,比如自己已经山穷水尽了就不用救济其他人。可是我就不是那种很会左右逢源的人,可是我知道他也是为了我好,所以我一直忍。每次过年过节,我都特别害怕,怕他会买了一大堆的东西让我送这个领导那个领导。后来变成我几乎每天都害怕和他见面,好像我做的每一件事都不对。其实这也就算了,最让我不能理解的是,有一次我去采访一个特别困难的家庭,孩子得了白血病。我一看就特别纠心,就把身上所有的钱都塞给孩子了。结果回来的时候车没油了,加油站不能刷卡,我身上又没钱,就给他打电话。他见到我之后就特别凶,怪我不给自己留条后路。我就说,你不就是我的后路吗?

我问方晴:那他怎么说?

方晴学着他的前任,脸一黑,说:他说,我不是,以后这种事别叫我。

我问:然后呢?

方晴说:然后我就觉得他这个人怎么这么王八蛋呢,就跟他分手了呗。

我长抒一口气:哦,原来不是因为我的茶叶啊。

分手以后,方晴有一段时间都走不出来。

方晴说:还是我最讨厌的主任救了我。

有一天凌晨三点,方晴接主任的电话,说有一个突发新闻让她去采访。方晴抓了车钥匙就出发了。

等采访回来,方晴发现车没油了,就去加油。到了加油站,方晴才发现,她不但没油,还没钱。这回她着急出门忘了带钱包。

前尘往事心酸委屈一下都涌上心头,方晴忽然蹲到地上就哭了。

这时候有一个人拍了拍她,问:你没事吧?

方晴抬起头,看见一个男孩已经递上来一张纸巾。方晴问他:你能不能借我一百块钱?

男孩一愣。

方晴马上改口:五十也行。没钱加油了。

男孩掏出一百块钱,递给她。说:给你一百吧,别哭了。

方晴加了一百块钱的油。递给男孩一张名片,说:回头你把帐号发给我,我把钱还给你。

男孩接过去,也递给她一张名片,说:不还也行。

方晴低头看了看名片:赵平凡。

后来方晴没把一百块钱还给赵平凡,因为他始终也没把帐号发给方晴。就在方晴快把这件事忘了的时候,有一天赵平凡给方晴打电话,说:你还记得吗?赵平凡,一百块……

方晴一拍脑门,说:对不起对不起,你快把帐号给我,我把钱打给你。

赵平凡说:我不是那个意思。其实,你可不可以用那一百块请我吃个饭?

方晴一愣,说:好啊。

方晴找了一家西餐店,她固执地觉得西餐好像和赵平凡这种有礼貌的男孩子很相配。不过赵平凡抢着买了单。

方晴有些为难:那我应该还你多少钱呢?

赵平凡说:其实一百块钱你不用放心上。不过你要是真觉得欠了我的,你可以下次请我吃饭。

一来二去方晴又请了赵平凡几次,次次都是赵平凡抢着买单。方晴终于明白了,赵平凡这是追求她呢。

方晴说:当时就觉得吧,赵平凡这个人挺不错的,就是太温柔了,不爷们儿。

后来方晴很少答应请赵平凡吃饭,忙起来的时候,甚至不接他电话。

有一次方晴采访一个困难家庭,因为这个家庭的困苦,方晴流了眼泪,给他们塞了钱,写稿子写到深夜。可最后还是疏忽,把“病重”写成了“病亡”。

这个家庭因为方晴的失误,召集了二十几个人举着横幅喊着口号,到方晴的单位门口讨说法,一讨就是一个多星期。说如果不赔二十万精神损失费就会继续讨,还会告到法院去,告方晴,告方晴的单位,告到他们身败名裂。

方晴傻了,她没想到那么美好的初衷也会给自己惹来这么大的麻烦。

方晴说尽了好话,单位的领导也替方晴说情。方晴说得吐沫星子都干了,最后和这个家庭协商着赔十万块,方晴和单位各负担一半。

一个星期以后,这个困难的家庭欢欣鼓舞地撤去了方晴单位门口的横幅。临走时,还对方晴说:方记者谢谢你,以后的报道你也要接着给我们报啊!

方晴很想说:去你大爷的!

可是方晴头一晕,从鼻子里挤出两个字:好走。

那是方晴第一次觉得自己在现实面前惨败,败得体无完肤。她在微信里发消息说:我承认我输了。

赵平凡踢门进去的时候,方晴被主任逼着去采访。

方晴说:主任,我没有心情去采访。

主任阴阳怪气地告诉她:要么去采访,要么滚蛋。

这时候办公室的门被“呯”的一声踹开,赵平凡怒气冲天地闯进来,说:去他大爷的!不干了!

方晴被赵平凡拉出她奉献了几年青春的大楼。

方晴出门就乐了,赵平凡的手里全是汗。

方晴问他:你怎么来了?

赵平凡说:你说你输了,我就知道肯定出事了。

方晴说:那你出什么汗?害怕了?

赵平凡说:嗯,怕。怕你怪我把你拉出来。

方晴没有答话。她仰着头,认认真真看了一眼那么高一栋的大楼,在这里,她度过了1000多个日与夜,她面对主任那张讨厌的面孔的时间比面对家人的时间要长,她的办公桌右前方的筐子里,放着她几年来写满的5本采访本。

那些都曾经是她引以为傲的资本。可是现在,对她来说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方晴问赵平凡:你把我拉出来了,要对我负责吗?

赵平凡使劲点点头。

方晴把这半年的经历的事讲完了以后,赵平凡也打完电话回来了。我看一眼表,果然是半个小时。

我说:方晴,你真准。

方晴说:也该赢一回了。

今年九月,我收到了方晴的结婚请柬。婚期是半个月以后。

我有些惊讶:这么快?

方晴说:对啊。临时决定的。

我说:你的生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随性了。

方晴说:都输了人生了,还不随性一回。

我说:你分明是赢了,姑娘。

 

赞 (31)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