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这么晚才找到你

文 唐僧先生

来和悠悠相亲的马脸男,要比悠悠小三岁,他好奇地问她。

大龄单身女青年是一种什么体验?

悠悠说,大概是周围的人都在替你着急,建议你赶紧去传宗接代传宗接代传宗接代。

噗,马脸男还没来得及喝下去的水,猛地炸成了空中一片细雨。

一时之间,马脸男觉得有些尴尬,就寻了个借口离开了餐厅,再也没有回来。

悠悠淡定的抹了一把脸,心里想着。还好没有上菜,不然全糟蹋了。

刚刚离开的那位马脸男其实和悠悠同住一个小区,不过两人很少有来往,也是父母劝她去相亲,她实在有些不耐烦才答应和他们安排的这个对象见面。

结束以后,她才回到家里,爸妈就号令群亲召开了声讨大会。

悠悠爸激动地唾沫星子乱飞。你说说!你说说!你所到之处,男生望风而逃是怎么回事。

悠悠妈在旁边也帮衬。就是,对方这么好忽悠的一小伙,就这么被你傻逼叨叨的吓跑了。

边上的亲戚们根本毫无立场可言,一听到悠悠爸妈要留吃晚饭,就不停地附和他们说。是呀是呀。

登时,悠悠被念得头晕脑胀。

感觉有五十六种语言在她耳边汇成一句话。你快结婚你快结婚你快结婚啊!

最终,悠悠妥协了,答应老老实实一直相亲,直到她找到对象为止。

这也让她明白了这个社会为什么会变得这么急冲冲的原因。

当你慢悠悠不心急的时候,自然会有一大帮子人来替你着急,更离谱的是他们还不允许你不着急。

你要是敢风轻云淡不当回事,他们就要轮番教育让你重新做人。

所以说每个家庭在对待自己家里上了年纪的单身狗的态度上,是丝毫不留情面的。

虽然心烦,但悠悠没有抗议也没有争执。

一来是悠悠自己耳根子比较软,二来是为了让自己不再受到被念紧箍咒这样的折磨。

于是,关于相亲。悠悠去了一次又一次,但最终还是没有遇见自己觉得合适的那个人。

于是,她的爸妈每次相亲结束都会翻来覆去说这么一句话。挺合适的,你怎么就看不上人家呢?

悠悠不想争论这些,但心里还是会想。合适,哪里合适?一张从来没有见过的脸能成为自己最亲密的人吗?和对方牵手接吻睡同一张床,然后生一个小孩。两个人又没有感情基础,对方出轨怎么办?我自己出轨又怎么办?像诸如此类的问题只要想想她就觉得可怕。

就当是应付家里的担忧好了。

周末的时候,悠悠在爸妈无数的叮嘱下去了一家餐厅。

她找着自己坐的那个位置,找见那个正在等待自己的陌生人。与对方千篇一律的对答一切显得那么无趣。

你叫什么名字?

你叫什么名字?

你住哪里?家庭条件怎么样?有弟弟妹妹吗?

你愿意尽快和我结婚吗?

哦,对不起,我们不合适。

有时候这句话是悠悠先说,有时候这句话是对方先说,但悠悠每次都是最后一个才离开,她不想太早回去,这样能少听一些家里的唠叨。

她一个人靠在沙发椅上,长长的叹息。为什么遇见一个喜欢的人会这么困难呢?而且这么难的事情,偏偏还必须得去干。

在悠悠想着这些烦恼愁眉苦脸的时候。

你好,我能坐下吗?一个声音在悠悠的对面响起。

对了,我叫慕白。

他是个和自己年纪相仿的男人。

悠悠看着他。坐吧,反正我一会就走了。

场面沉默了一会,这个叫慕白的男人觉着有些冷场,开始和悠悠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起来。

你也是来相亲的吗?

因为拥有丰富的相亲经验,悠悠对于这样的问题没有露出半点不自然,她大大方方承认了这个事实。

对啊,我来这很多回了。

慕白继续追问。来了这么多回,你就没有遇见一个合适的?

悠悠不想跟陌生人谈这件事,就岔开了话题。那你呢?你又为什么来相亲?

慕白顿时露出一股难以言语的无奈表情。你是不知道,我的敌人太强大了,我根本没有一点还手之力。

每个周末,我爸我妈,就叫上一大堆亲戚聚会,十几个人围上一大桌子。等我一个个给他们盛好饭,我坐被审判席不准端碗,他们坐审判席吃得很欢。接着他们就开始聊了。

先是我爸我妈抛出一个话题:“最近看新闻,听专家说单身太久的人容易短命,你们知道吗?”

某亲戚:“可不是嘛,听说单身太久的人没有几个长寿的。”

某亲戚:“还不止呐,听说单身太久的人会染上疾病,什么癌症啊,什么心血管疾病脑膜炎啊。”

他们一边说,一边用眼睛瞄我,眼神里透出一副我无药可救命不久矣的表情。

慕白才说到这,悠悠忍不住捧腹大笑。哈哈,你丫也够倒霉的,后来呢后来呢?

慕白讪讪地解释。我还不是只能认怂,跟他们说。你们可真是我的亲人呐,我去相亲还不成吗?

他们见目的达到,形势一片大好,当着我的面,又高兴的多吃了一碗饭。

那些长辈们为了自家后代的繁衍,真的是煞费苦心,连这样的恐吓手段都使了出来。

悠悠突然有一种相亲遇知音,喜不自胜的情绪在滋长。

这还是悠悠第一次遇见和自己这么同病相怜的人,她改变了自己要离开的决定,她还想留下与慕白唠嗑聊会天。

于是,她喊服务生点了一些甜品点心与慕白分享。毕竟我们也是第一次认识,讲讲过去吧。

从哪开始呢?就从小时候开始吧。

慕白说起了自己的童年。

小时候我特别爱漂亮,经常对妈妈提很多要求。

有一次我说。妈妈,我想穿你那件好看的花裙子。

我妈就严厉地告诉我,不行!

我有些不死心,就继续问她,那我长大了能穿吗?

没想到我妈一下子就火了,抄起衣架追了我好几百米,最后被她逮住了,她一边打一边骂我,你究竟知不知道自己是个男的!你究竟知不知道自己是个男的!

我就是在这样的教育环境下长大,所以我今天才能幸运地坐在你的对面,而不是和一个大男人在角落里搂搂抱抱。

悠悠想要绷住脸,但还是熬不住了。哈哈哈哈哈,你妈打得好你妈打得好。

慕白尴尬的摸了摸鼻子。不许笑了,该你说了。

好,哈哈哈,我说,哈哈哈,我说。附近听到动静的客人有些奇怪的望了过来,她才将自己的笑声强忍下来。

悠悠摇晃着杯子里的水,看着被她弄出来的小漩涡。大概是这样,我出生的时候,我爸妈还有亲戚好友都来看我,都说我长得很健康。当时我有个表哥,我出生那年他才刚满十岁,他没有跟着妈妈一起来看我,但他心里还是很好奇我的。所以当他妈妈回家以后,他就缠着妈妈问,怎么样啊,表妹怎么样啊?没想到他妈妈回答。挺好的,白白胖胖,就是长得有点丑,就是长得有点丑……这件事直到现在,还被亲戚们拿来笑话我。

两人越聊越投机,因笑声太大,被好几桌客人当成了神经病。

直到日落黄昏,两人在相互告别的时候互留了联系方式。

不知道为什么,从这一天起,两人默契的再也没有去参加过聚会相亲。

也许是他们潜意识里都有这样一个念头,那就是时间都应该花在对的人身上。

于是,在双休的日子里,慕白会在早晨喊悠悠一起去公园散步。

两个人一起坐一把长椅,凑在一起讨论晚上去哪里吃好吃的东西。

两个人已经俨然一对亲密的恋人,但他们都没有将最后的这层窗户纸给捅开。

有可能是因为他们年龄大了,对待感情都比较小心翼翼的缘故,只是像蜗牛般用触角试探。

而当悠悠爸妈发现最近悠悠有反常现象的时候,他们忍不住询问:闺女啊,你是不是恋爱了。

悠悠娇羞一笑。还没有呢,不过遇见了一个不错的人。

悠悠爸妈欣喜若狂,悬着地心才稍稍落地,但还不忘叮嘱。不管怎么说,你该出手时要出手啊。

悠悠忍不住接着话头唱道:风风火火闯九州啊。

也许这样说能让爸妈安心,但她知道自己虽然很幸运地碰到了喜欢的人,可心里若隐若现一种担忧。

今天,商业街那里正在举办台湾美食节。

悠悠邀请慕白一同前去。

他们逛了一圈,肚皮也大了一圈,就在一棵榕树旁边的小亭子里休息。

没过一会儿,悠悠示意慕白看前面。你看前面那个女孩。

慕白没明白。那个女孩怎么了?

悠悠认真地问他。你有没有觉得她是在等人。

慕白盯着那个女孩看了良久。应该是吧,她一会看手机一会看周围的,好像很焦急的样子。

悠悠难免想到自身,心情有些失落。你觉得她能等到她要等的人吗?

慕白没有回答,只是陪她坐着,一直看着那个女孩。

会有人来吗?

一个钟头,两个钟头,三个钟头……

夜色来临,空中好似蒙了一层灰雾,街灯自动亮了。

周围人群也开始变多,熙熙攘攘的从他们俩身边走过。

而那个女孩直到刚刚才走,她没有等到一直在等的人,好像她离开时,还哭了。

悠悠有些难过。你看,没人要她呀。多好看的姑娘,为什么她等的人不来接她呢?

慕白没有吭声,只是抱了抱悠悠,就转身离开了。

后来悠悠等了一个星期,都没有再见到他。

她觉得这段奇妙的相遇就像用沙子建的城堡,好看是好看,很容易就坍塌掉。

她以为这段还没开始的感情就这么结束的时候,慕白突然又出现在她面前。

他站在她家楼下大声说:“你看,我要你呀。你等的人来接你啦。”

她有些哭笑不得,也忍不住泪流满面。

之后的过程都很顺当,婚期也定了下来。

在结婚那天,新娘悠悠对着话筒说。我们这一辈子都在寻找对的人,有可能你到三十好几都不知道对的人长得什么模样。可是当你真正遇见的时候,你会发现那个人,特别顺眼。眉毛眼睛鼻子嘴巴都刚刚好,笑起来那么好看。正好知道对方也在喜欢你的话,天呐,这个怎么看都看不厌的人以后就是属于我的啦。

主持婚礼的司仪笑着将话筒凑到新郎的嘴边。

那你有什么话想对新娘说的吗?

抱歉,我这么晚才找到你,你没有着急吧。

赞 (25)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