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逼的三种境界

这个年头,装逼这事儿,其实算是国人的一种特别喜好。有意无意,但凡是个人,都会偶尔装一下两下的。有些人固执地觉得自己从来不装,如果不是扯谎的话,多半是因为装逼这事儿,分有意无意两种,无意为之者,即使装了,也不觉得。细分起来,装逼大体有三种境界,用一个更时髦的用语来说,就是逼格,装逼的格调,从低到高,分为三个层次。

一般来说,撒娇,卖萌,都有点装的意思。但一定说人是装逼,有点上纲上线的意思。严格地说,还算不上。但明明是老黄瓜,非要扮嫩,也是人之常情,但如果扮嫩之后,真的觉得自己嫩了,那就可以迈入装逼的门槛了。同样,人没钱,不想让别人、尤其是从前的熟人看不起,买个高仿的名牌,人前人后穿出来,也是人之常情。但是,如果走到哪儿都一身假名牌,看见豪车,就凑过去照相,假装是自己的。这也入戏了。当然,有钱的少爷小姐,睡在钱堆里,还拍照在微博上晒出来,不折不扣,也是装。没错,这样的装,无论怎么过分,都只能属于装逼的第一种境界——自我装修。

装腕儿,装大师,属于装逼的第二种境界。开间不大的公司,雇上三五个人,名片上给自己印成董事长或者总经理,这不算装。谁也没说小公司,小微公司就不能有董事长总经理。充其量,也超不过是著名的山西万荣笑话的水准:一个县办企业,经理的名牌上可以从中共中央国务院写起,由省、到地市,再到县。其实不过是土佬披了一件或者几件奢华的外衣,算不得装。真正装的,是学界中人。但凡有点小名气,出过两本书,发了十几篇文章,就觉得自己是大师了。严格地说,现在的中国没大师,但自称大师的人特别多。如果别人不这么叫,那就让自己的学生叫。能量大的,还能买通杂志社,专门出捧自己的专辑,上面登的,都是学生捧老师的文章。至于能让政府在自家门口挂大师牌子的,已经属于通天人物了。这几年,国学大师特别多,如过江之鲫。连国学是个什么东西,外面还不明白呢,大师已经满天飞了。凡是自我感觉是大师的人,派头一定要足,姿势一定特别地练过。一根别致的烟斗,不管里面有没有烟丝,一定时刻在手里攥着,间或放在嘴里叼着。无论什么场合,说话之前,一定要咳嗽一声。然后张嘴说到:“对不起,今天在下就抢先了,因为在下的时间很紧,过半小时,某某总理跟我有个约会,谈一谈税制改革的问题……”这种装逼的境界,叫做不迷人而自迷。

装逼第三种境界的表现,是装爱国。本来,爱国不是稀罕事儿,平头百姓都能办。天底下,又有几个人不爱国呢?但是,就是有那么一帮人,非要把爱国办成垄断公司,而且还是国字号的。公司的业务,不是操办爱国,而是骂人不爱国。批发兼零售,定期分发大帽子,大棒子,看见不顺眼的,先给扣上帽子,然后打棍子。别人骂街,是污染网络空间,他们骂街是爱国的正义行为,哪怕满嘴都是生殖器,也是充满正义感的生殖器。当然,这种爱国者的最高层级,是把自己的孩子,有时间连老婆和二奶,都送到美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去,让自己家人深入敌后,用住豪宅,开豪车,吃大餐的腐败行为,彻底瓦解帝国主义。这种装逼的境界,叫做独孤求败。到了这个境界,即使求败,也找不到对手了。属于高端大气上档次的装,在高处端着——高端。

有句话说,逼是一样的逼,装上见高低。其实不对。这个世界,人和人不一样,不仅一个装字不一样,逼也是特殊材料的。

赞 (26)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