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人生何处不唏嘘

这是一个真实的历史故事。

上面这张照片中的男人中是一名犹太裔美国人,叫做大卫·马克斯(David Marcus)。

马克斯于 1924 年从美国西点军校毕业,在军队中服完三年兵役后又回到纽约当起了律师。二战爆发后,马克斯又重新回到了军队中。由于具有律师背景,他在 1943 年被调回了五角大楼担任文职。在五角大楼任职期间,马克斯作为军事顾问参加了二战中最重要的几个历史性会议:开罗、德黑兰、雅尔塔和波茨坦会议。除此之外,他还参与起草了德国无条件投降书,设计了战后对德国的军事占领方案。

看到这里,你可能会认为马克斯不过是一名弱不禁风的律师,只会坐在五角大楼的办公室里处理文件。但他并不是。

1944 年 5 月,马克斯说服了上司把自己派到伦敦去当联络员。到了伦敦一段时间后,马克斯就与五角大楼失去了联系。事后他的上司才知道,这家伙不知从哪里知道了即将进行的诺曼底登陆行动,然后就自愿跟着 101 空降师一起在登陆日凌晨空降到了法国。1944 年 6 月 6 日凌晨的这次空降,是马克斯人生中第一次跳伞。即使在训练场中,很多人在第一次跳伞时也需要鼓足勇气才能从飞机上跳下,而马克斯的第一次跳伞就是在布满防空炮火的夜色中直接跳进武装到牙齿的德军阵地。空降到德占区后,他还组织起一小队失散的伞兵跟德国人战斗了一个星期。然后,他那个被气得半死的上级派人强行把他抓上一架飞机带回了美国。

总之,这是一位有勇有谋、文武双全的智慧型武将。

二战结束后,马克斯参观了刚刚被解放的纳粹集中营。在目睹了犹太人惨遭无情屠杀的情景之后,他逐渐成为了一名犹太复国主义者。

一千多年来,犹太人在很多国家都遭到歧视、排挤和屠杀,就是因为他们没有自己的国家和土地。犹太复国运动是一场由犹太人发起,立志在中东的巴勒斯坦重建一个犹太人国家的运动。二战后的巴勒斯坦正处于英国人的托管统治下,居住在这里的大多数是阿拉伯人,犹太人占少数。为了解决这两个民族之间的冲突,联合国在 1947 年 11 月 29 日通过了一个巴勒斯坦的分治方案:

上面这张图中,蓝色区域是犹太国家,黄色区域是阿拉伯国家。在地图中间还有一小块白色区域是圣城耶路撒冷,这里将作为一个国际化的城市,居民可以在犹太国家和阿拉伯国家中自由选择一方加入。

在这个方案中,占巴勒斯坦总人口 32%的犹太人获得了大约 56%的土地,而人口占多数的阿拉伯人只获得了 42%的土地。此方案一出,犹太人立刻喜大普奔,在各地举行了庆祝活动。而巴勒斯坦阿周边的阿拉伯国家都对此方案表示强烈的反对。

此时的阿拉伯世界完全没有把这些已经颠沛流离一千多年的犹太人放在眼里。对待这个还只存在于纸面上的犹太国家,他们的态度是赤裸裸的恫吓和威胁。阿拉伯国家联盟秘书长说:“希望犹太人不要逼我们发起战争,因为这将是一场毁灭和屠杀之战。”

在 1947 年,纳粹德国针对犹太人的种族屠杀才刚刚过去。对于幸存的犹太人来说,阿拉伯人说的话绝不只是空洞的威胁,而是一种马上就要到来的现实。

1947 年 12 月,英国人宣布其对巴勒斯坦的托管统治将在 1948 年 5 月 14 日午夜结束,军队将在同年八月之前逐步撤离。犹太人和阿拉伯国家之间的全面战争进入倒计时状态。

此时的局面对于犹太人来说是非常不利的。在巴勒斯坦的犹太人数量只有阿拉伯人数量的一半。如果把周边的阿拉伯国家也算在内的话,犹太人的数量只有阿拉伯人的 3%。与拥有正规军队的埃及、伊拉克、约旦、叙利亚、黎巴嫩相比,1947 年的犹太人只有一个游击队性质的军事组织哈贾纳(Hagana),平均三个人才有一只枪,没有重型机枪,没有火炮,没有装甲车辆。空军只有 11 架民用飞机,海军只有一些摩托艇。除了武器的匮乏外,哈贾纳还缺乏大规模协同作战的经验,根本无法抵抗即将到来的阿拉伯国家入侵。而且犹太人的身后就是大海,他们无法承受任何一次战略性的失败。

我们的主人公马克斯就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在 1948 年 1 月份自愿来到了巴勒斯坦,帮助这里的犹太人为即将到来的战争做准备。在这里,他为哈贾纳重新设计了军事组织结构,制作了军事手册和训练计划。他还巡视了各个军事基地,指出了犹太人防守上的战略薄弱点。

由于英国军事力量的存在,在这个时候犹太人和周边阿拉伯国家之间的正规战争还没有爆发。但是在巴勒斯坦内部,犹太人和阿拉伯人已经开始了激烈的内战。英国人对次睁一眼闭一眼,只有在必要的时候才出面调停一下。从 1948 年 3 月开始,哈贾纳在与巴勒斯坦阿拉伯人的内战中由守转攻,相继占领了海法(Haifa)等几个重要城市,为即将到来的独立战争做好了准备。

1948 年 5 月 14 日,在英国托管统治结束的这一天,犹太人领袖本 – 古里安(Ben-Gurion)宣布以色列成立。几个小时之后,周边五个阿拉伯国家的军队开始入侵以色列,第一次中东战争爆发。

在战争爆发后,马克斯被派往耶路撒冷前线,指挥三个旅的兵力与阿拉伯人作战。在这里他被授予了将军(Aluf)的军衔。他也是以色列第一位将军。

经过二十几天的激战后,在人数和武器上都处于劣势的以色列几乎已经到了极限,而阿拉伯方面同样遭受了不小的人员伤亡。于是双方在联合国的调停下同意从 6 月 11 日上午 10 点开始一次为期 28 天的停火,来重新组织自己的军队。

对于以色列这个新生的国家来说,最艰难的日子已经过去。在接下来的停火期内,犹太人将从海外运来大量的重型武器,从而逆转整个战场的局势,并最终赢得这场战争。

在停火生效的前一天晚上,马克斯和战友们在一个叫做 Abu Ghosh 的地方举行了庆祝。在停火前几个小时的凌晨时分,睡不着觉的马克斯走出军营散步。由于夜晚天气寒冷,他随手拿了一件白色的衣服批在身上。在离开军营时,他跟哨兵打了个招呼,告诉他自己一会就回来。但是在他返回军营的时候,哨兵之间的换岗提前了 25 分钟,站在军营门口的是另外一名哨兵。新的哨兵看到黑暗中有一个穿着白袍的人影朝他走来,于是大声的用希伯来语要求他说出口令。马克斯听不懂希伯来语,于是用英语回答了他,但这名新的哨兵又听不懂英语。

然后……

然后这名哨兵就开枪打死了马克斯。

就这样,大卫·马克斯,一个在诺曼底登陆日从飞机上跳下都没有死的人,一个参与组建了以色列国防军的人,以色列的第一位将军,经历了半年的鏖战之后,在停火协议生效几个小时前,被自己军队的一名士兵开枪射杀。

赞 (16)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