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是相互成长

文 蔚蓝

我认识一个很美好的姑娘,笑起来的时候给人十分温柔的感觉,不依赖谁也不埋怨生活的负重,常常在夜里两三点还在烘焙甜品,她给我做过巧克力曲奇,抹茶曲奇,还有蔓越莓饼干……她说,姐,等你来的时候,我给你炖鱼,还给你做独家好吃的。

就在前几天,她哭着和我说,姐,我失恋了,他不要我了。

我没有安慰她,也没有大骂那个男孩子负心不真心。感情里的事情,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在旁人眼里永远都是隔岸观火,只有当事人如鱼饮水冷暖自知。

昨天晚上,我发了条微信给她,我说你哭完了,等眼睛消肿了,考虑去做个双眼皮吧,你的脸型做了双眼皮一定会很好看。你的精力应该放在怎么使自己变得更美更好,而不是放在一个没有意义没有价值的问题上,比如说他为什么不要你了,为什么说变心就变心了。

男孩子比她小两岁,年少不更事,主观意识并不强烈,思想上尚没有摆脱对父母的依赖。

在北方,男孩子二十多岁都是适婚的年龄,可是大多数男孩子在那个年龄段工作不够稳定,连一个落脚的住所都没有固定下来,在张口金钱闭口金钱的年代,三室一厅的房子需要拿钱来购置,婚礼现场也需要拿钱来布置,岳父岳母的欢心也需要拿钱来讨之,这就是现实。当感情敌不过现实的残酷后,一方自会松开另一方的手,朝着另外一个人走去,这就是让人失望的地方。

他们之间的问题也不仅仅是这些,男孩子特别大男子主义,工作没她的好,收入没她的高,事事却比她更挑剔,她一直微笑着包容他。在感情的世界里,谁在退步迁就,谁爱的自然比较多,关键是珍惜。

后来他说,你个子太矮,你才一米五六,我一米七八,我们不般配,我们分手吧。

她哭得稀里哗啦。

我不明白她为什么会因为这样一个男孩子会哭得稀里哗啦。我又觉得我十分能够理解她。这真是一种矛盾的心理。

大约是我也从那个年龄段走过来过,内心暗暗不甘,我对你这么好,你为什么说不要我就不要我了,我这么爱你,你怎么说不爱就不爱了呢?甚至会去敌视命运,敌视现实里的一切,夜夜买醉,哭累了倒头睡,睡醒了继续沉沦在失恋的情绪里。

事实上,也许是他另外攀上高枝,遇到另外一个比你更好的女孩子,也许她个子比你高一点,笑起来比你更温柔一点,家境比你更殷实一点,这些都不是问题,问题在于他真的不爱你了。他不爱你了,你就会有一百种不是,会有上千个理由,种种理由和不是不过都是一个源头:他不爱你了。

爱你的时候,你的一米五六他会觉得刚刚好,在你抬头的时候将你揉进自己的怀中。你的加班他会心疼,你的付出他会珍惜。不爱你的时候,你做什么都是无用功。

我愿意相信每个人的本性都是善良的,我也愿意相信他当初真的是爱你的,可是我也愿意相信人性没有忠贞可言,若拿更好的来换,没有多少人经得起反复的诱惑。

我见过很多在众人面前携手微笑秀恩爱的所谓的爱人们,他们以爱人相称,回到家则是同床异梦。婚姻成为一场合作或者交易,对方成为自己的一个合作伙伴,宛如一场生意,如果拆伙,不是谁都承受得起终局的重创。我始终坚持,每有新痛,即有新生,挺过去了,迎来的将会是更好的。

因此,我始终坚持分手是一件万幸的事情,甚至值得和闺蜜们开几瓶香槟来庆贺,这也是我一贯的生活方式,从不对过去留恋,散场了就离去,何必独自一人惆怅。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归宿,过去我认为我的归宿是由一个我爱的男人并且他很爱我,我们共同组成,一直到白头。后来发现不是,我的身边不是没有那样一个人,世事变迁,每个人都在变,我曾责怪过为什么你变成这样,后来发现变了的人其实是我自己。我也歇斯底里过,他惊恐地看着我,不相信往日里那个优雅的女人去了哪里,站在他面前的生生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后来,对镜自望,真真是丑,发誓再不做那样失态的事情。

人总要吃了亏,才能学乖巧。错了不可怕,可怕的是犯同样的错,如同错爱同样的人。

最近这几日也发生一件事情,让我有过短暂的不快,说出来也无伤大雅。

我们极少吵架,意见不合或者有些许矛盾也约定好不过夜不带着情绪入睡。虽然我的出发点是好的,我想要为他好,想要他戒掉一些不好的爱好和消遣,事实上,他不是没有尝试过努力,他做出的一切我都看在眼里,放在心里。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走。也可以说不过是一场应酬,也可以说是一场和过去没有任何不同的消遣,我却生气了,生气后没有及时和他做正面的沟通,而是采用了相反的方法来和他对峙。两个生性叛逆高傲的人,一旦对峙起来如同海啸。

当然,这对于我们来说,真的不是什么事儿,待心平气和再去探讨也只是为了将来避免再出现同样的事情或者同样的海啸。一个人的三观决定了一个人的思维,思维又推动了行动力,我不想去做一个口是心非的人,在有生之年,只想做一个没有任何愧疚且对得起余生努力的人。

放下所有的情绪和不快,购置了一台跑步机回家,自己动手安装。

跑步45mins,深蹲30个,卷腹30组,平板支撑3mins,汗流浃背的运动后及时补充水分,稍作休息后去冲凉睡觉。与其花时间花心思想要去改变一个男人,不如花时间花心思如何使自己变得更好。

在爱情里,对自己要求多一些,对爱人要求少一些,这样更快乐一些。

于二十岁的我来说,爱是要求对等,要求对方做得越来越多越来越好。
于三十岁的我来说,爱是相互成长,要求不如影响双方成为更好的人。

这也是我如今的爱情观,再折射到生活里去,使我成为了现在的自己。

赞 (3)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