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了是爱情,没等到是青春

文 梦萦春秋

(1)

大熊给我发来讯息:我要结婚了。

还没等他说下一句,我赶紧回到:国家每月就给500补助,学校又抠,导师也没钱,这么大了还得问家里要钱,最主要的是现在还借人家不少钱,你说我活到这么大#%$¥✘&%$¥✘&

就这样,我从国家形式一直分析到自身局限,本想着最后来个总结陈词,表一下日后再补份子钱的决心。

屏幕那头的大熊不耐烦地回了一句,彻底结束了我说下去的欲望:穷逼,不要你的份子钱,来给我当伴郎,来回车费报销,管吃管住!

不早说,哥们一场,什么上刀山下火海,绝对义不容辞。这次我勉为其难答应了。我回道。

滚蛋!我似乎已经感受到屏幕那头大熊凶神恶煞的表情。

(2)

对于大熊能比我早结婚,我还是有些惊讶的。但一想到份子钱这事,什么事都变得不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没钱随份子。

大熊是我大学时候的同寝舍友,人并不熊,也不壮,瘦而修长,并且很文艺。

入学自我介绍的时候,大熊一般正经地站起来说:“我叫熊尧,以后大家叫我大熊好了,以往别人都是这么叫我。”后来,大熊这个名字就广为传颂。熊尧倒似乎成了他的一个外号。

(3)

开学没过多久,大熊居然在我们院里火了。其实,大熊能在我们院火起来,是早晚的事。但是没想到会这么快。

后来才知道,这家伙刚开学就把学生会主席训了一通,还做起以身实践的指导老师来了。

开学伊始,每个学院都会负责校园里的一块板报,这事最终就落到了院里学生会的手上。

那几天,大熊闲着没事,也没和我们打招呼,自己就去逛校园,结果碰到一群人张牙舞爪地走着异域风情的调子在糟践板报,旁边指导的家伙还自我感觉良好地指挥着现场。

“这里不行,线条太乱,那谁你改改。”

“颜色不搭配,什么跟什么啊,那那谁你别干看着啊,你来改。“

”你特么那是画的人吗?猪和人你分不清啊!”在一旁指导的家伙脸憋得跟猴屁股一样,亢奋而又无知地指挥着。

最后,大熊实在看不下去了。

“你自己不会,就别瞎指导。”大熊看都不看在一旁指导的那家伙,上前就接过画画同学的粉笔。

一家人,瞬间凌乱了。连那指挥的家伙,也一头雾水,愣愣地看着大熊。还没明白过这是从哪来的一号人,居然敢骂自己。

大熊,三下五除二地把轮廓画好,接着有条不紊地用线条细细地勾勒出人物影子来,再逐一删删减减,一个活灵活现的人物,跃然于板面。引来一众人来围观,连连给大熊点zan。

看到大熊有些本事,那位在一旁指导的家伙才拉下刚才的苦瓜脸,对大熊和颜悦色起来。

(4)

后来,大熊就这样莫名其妙地进入了学生会。

我和其他舍友们挤破头似的申请各个部门,最后只有我侥幸被录用,其余的人全都吃了闭门羹。

现在回头想想,这都是啥玩意。但当时觉得特牛,尤其宿管部的那帮人,个个牛得没样。有一哥们长年累月地住在外面从来没人查他,有一次他进宿舍楼,楼管大爷死活不让他进,说他不是这宿舍楼的学生,因为从来没见过他。后来那哥们把宿管部部长找来说了个明白,大爷才让他进去。

我们一群人这才恍然大悟,我擦,原来人家上面有人。

当然,大熊进了一个更牛的部门,秘书处。

进入学生会后,大熊才知道那天骂的人居然是学生会主席。所以刚开始在学生会,大熊一直灰溜溜地低调做人,安心做事。

但运来了挡都挡不住。那位被大熊骂过的学生会主席像是个受虐狂投胎转世,不但不找大熊的麻烦,反而分外关照大熊,什么场合都让大熊参加。

一时间,学院里各种疯传,说大熊他爸是校里的领导,学生会主席张冶这是攀亲想要留校任教,故意讨好大熊。还有的说,大熊他爸是院长的朋友,院长吩咐院里的老师要关照大熊。还有一种更猛的,说学生会主席张冶喜欢男人,这次准是看上大熊了。

不管怎么样,大熊就这样在学院里的传说里火起来了。可能有人没见过大熊,但没有人没听过大熊这个名字的。

(5)

有时候,很多人都慕名而来,要看看学生会主席喜欢上的这个男人长什么样。看完之后,有的觉得没啥,有的觉得长得还不错。各种说法不一。

总得说来,大熊算不上令众女生犯花痴的帅哥款,但人长得也不差。

有学生会主席霸占着大熊,就算是有女生对大熊有想法,也只心里想想,不太敢明目张胆。毕竟学生会主席不好惹。

不过,也有女生,大着胆子来向大熊示好。是我们系的一个师姐。

这事知道的人不多,之所以我知道,是因为那师姐从我这要的大熊的联系方式。

我当时立马回绝道,这事太不人道了吧,泄露别人信息不太好吧。

姐请你吃饭,随你挑。师姐道。

师姐太客气了,有事招呼一声就行了,还这么客气,好,就这么定了。我眼疾手快地回过去,生怕师姐反悔。

狠宰师姐一顿后,我就这样把大熊给卖了。

师姐再是师姐,但毕竟还是一名小女生,也要保留点师姐的尊严,并没有那么豪放,偶尔才联系一下大熊,表示下关心。

不过,大熊那榆木脑袋,根本不懂这书信传情的道理。一直就这样闷着,偶尔我也旁敲侧击地提示一下,也算不白吃了师姐的那顿饭。这家伙还是不开窍。

后来,一次中午我跟大熊在食堂吃饭,师姐拎了一大袋子好吃的直逼过来,我两眼直勾勾地盯着袋子里的东西,从内心深处发出一声哀叹:有人爱的人太特么幸福了!

师姐放下袋子,然后对大熊柔声细语地说:给你买了点吃的,看你这面黄肌瘦的样子。然后,略带羞涩地小步跑出了食堂。

部长给我打电话说部里有事情需要处理一下,人手不够,让我马上来一下,我胡乱地吃完饭,临走还十分不舍地看了看那一大袋的好东西。

等我把事情忙完,火速狂奔回宿舍,想着狂吃一顿。

回到宿舍我急不可耐地问大熊,那一大袋子好吃的呢?

大熊回道,啥好吃的?

你个猪头,就是今天中午师姐给你带去的那一大袋。我骂道。

我擦,忘拿回来了。大熊这才想起来。

我立马狂奔回食堂,桌子早被收拾得一干二净。与此同时,我也收到了一条短信:让熊尧去死吧!这辈子都别让我见到他!师姐发来的。

见状。我立马回过电话去,想要解释一下。师姐接起电话,没等我解释,就狂吼一句:“你他妈以后也别让我见到你!滚!”然后,摔挂了电话。

我擦,我招谁惹谁了。两头不落好。

我悻悻走回宿舍。

大熊急忙来问我,东西呢?

东西你妹!你这辈子也别想吃到了!我嚷道。

我擦,被人偷走了啊!晦气!大熊道。

我也没再继续解释。

也不知道,大熊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那位师姐自那以后再也没联系过大熊。

(6)

大学一年级转眼间就这么过去了。大学二年级,大熊顺其自然地当选为秘书长,而我光荣地从学生会退役,具体原因,咱上面没人。

当选后不久,大熊神秘兮兮地找我出来,说有话要对我说。

我立马有些紧张,心想,这家伙可别向我表白啊!我可是直男!

我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大熊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我擦,你要不说你喜欢女的,我还一直以为你是弯的呢!说,是不是看上哪个学妹了?我回道。

不是,是咱班的赵敏。大熊说。

瞧你这出息样。当了秘书长了,也不知道勾搭个学妹。我毫无羞耻感地说道。

唉,我现在也不知道怎么办。平时还挺能说,但一遇到她,就不知道说什么了。大熊赧然地说道。

我擦,我可听说她有男朋友,不过是异地。我说。

我知道。大熊回道。

接着又说了句,我愿意等。这句话,大熊说的声音很小,仿佛是在跟自己说的一样。也许他就是同自己说的。

(7)

赵敏,虽然和我是同班同学,但我了解的不多。

只知道:学霸一只。男朋友在外地读军校。长得还算漂亮,因我们班女生普遍质量不咋样,一度被评为我们班的班花。放到整个学院,就没什么戏了。

也许,爱情来了并不需要什么理由。当然,最起码得看得顺眼。

大熊,开始在网上搜各种爱情攻略。一个月的时间,俨然已是爱情攻略专家。在宿舍给我们每个人挨个进行宣讲。

别说,还蛮见效的。至少人比原先机灵了。

当个决意要挖墙脚的男小三不容易。大熊小心翼翼地和赵敏接触着,时不时去借赵敏的作业、实验报告来抄。然后亲自寻个天气不错的晚上,给赵敏送到宿舍楼下。并借机邀赵敏在校园里逛逛。居然,好几次都成功了。

这样一来二去的,大熊和赵敏的关系进了一步,至少熟络起来。但距离成功,还差十万八千里。

皇天不负有心人,在大三上学期赵敏和她男朋友分手了。传闻她男朋友出轨了。我擦,军校出身的人都干这事。当时,立马让我对军人的崇敬之情跌了三丈。唉,军人也是人啊,远水解不了近渴,有需求总得解决吧。这样想着,我也就慢慢释然了。还是一如既往地对军人保持着万分得崇敬之情。

但赵敏并不是我这么想的,在她看来,出轨就是对爱情最大的背叛,是不忠不义,坚决不能原谅,于是选择了分手。那段时间她情绪低落到了极点,上课都无精打采的。这时的大熊,已经是学生会主席了,威面八风,神采飞扬。

看到喜欢的人如此伤心,大熊心里也不好受。总想着法去安慰赵敏,但赵敏却不怎么理会大熊。大熊,一下子觉得心里没底了。

横竖都是不理了,那就表白试试吧。

结果如所有人所料,被拒而归。

那阵子,大熊的心情也低落到了极点。

(8)

但大熊并不死心。

也许是我对她还不够好。大熊一天晚上自言自语道,又自我zan许地点了点,意思可能是在说,对,是这样的。

过了没多久,赵敏在一度低落的情绪下,终于病倒了。请了病假,到校医院住院治疗。

大熊一时间着急了,连课都不去了。不过,自从大熊当了学生会主席后,也没怎么上过课。从宿舍拿了几个马扎,拿着洗漱用具,就准备出门。我们问他干啥去。

陪护!他说。

大熊忙前忙后,帮着拿药,找护士,送饭。除了大小便不能帮着赵敏解决,其余的大熊自己能解决的,全都包在了自己身上。

就这样在校医院,陪了一个多星期。晚上的时候,就把几个马扎排起来睡觉。后来,护士实在看不过去了。

就给开了一张病床,说,这暂时没人你先睡这吧。

又回头对赵敏说了一句,你男朋友对你可真好啊。

赵敏笑了笑,没有搭话。

大熊一下子高兴得不行。接着出去买了十斤苹果给刚才那位护士送了过去。送下后,还一个劲地对那护士说,谢谢。

赵敏痊愈出院后,大熊拿着这几天上过的课的课本来让我给他补习,说一定要学会,这样就可以去帮赵敏补习了。

我说,你可拉倒吧,就是赵敏一个学期不上课,最后也比你会得多。

学了半天,大熊实在学不会了,说,算了不学了,直接放弃。

然而,事情过去之后,赵敏依然没有同意和大熊在一起。

(9)

因为失恋,赵敏的学习成绩一落千丈。大四保研名额,本来她应该稳操胜券,如今却失之交臂。只能考研。

大熊利用职务之便,擅自登入学院评分系统更改了赵敏的综合成绩。

后来,事情被人揭露。

院里决定不予两人颁发毕业证书和学位证书。

赵敏哭着来找大熊算账。大熊让她不要着急,说他惹出的祸,他一定会自己承担,让赵敏不用担心,安心准备考研。

那天夜里,大熊一宿没回宿舍。我找遍了学校,都找不到他的影子。

后来,我才知道,那天他在院长家门口跪了一夜。

第二天早上,院长出门才发现了大熊。

祸是我自己闯的,与赵敏无关。希望院里不要冤枉了好人。我愿一人做事一人当。也希望院长,看在我这些年为学院任劳任怨的份上,答应我这一要求,我愿承担任何责任,只要学院不为难赵敏。大熊哭求着说道。

最后,院长心也软了。决定内部处理这件事,让两人顺利毕业,但免除大熊学生会主席一职,并同时取消其党员资格,以示警告。

大熊后来和我说,院长这样答应他后,他连连给院长道谢。院长把他扶起来,说,你这孩子啊,就是缺心眼,傻啊!以后你会后悔的。这事,我也只能帮你到这了。

听完后,大熊又噗通给院长跪了下来,硬生生地磕了一个响头。然后,歪歪斜斜地站起来,离开了院长家。最后他也不知道怎么回的宿舍。

其实,大熊的父亲并不是什么学校里的领导,也不认识院长,他一路走来多亏了他当时骂的那个张冶。张冶算是大熊的伯乐,但看到现在大熊这番模样,应该很失望才对。

然而,张冶是个好人,大熊其实也是个好人。

(10)

这件事情过去后,大熊很少再去找赵敏了。

因为成绩一直不好,大熊也不打算再继续读下去,就去了一家公司实习。

周末休息回校的时候,会托我给赵敏带些东西。赵敏起先不要,但在我口吐莲花地忽悠之下,赵敏还是每次都收下了,不过我没提是大熊买的。按照老规矩,我从中捞一半。因为我也考研,我也需要补充能量。

考研成绩公布出来之后,我和赵敏都成功地进入了复试。还得多亏了大熊无私奉献了这么久的零食,使我俩能量充沛,才得以首战告捷。

复试也很快地过去了。我和赵敏成功被录取,一个天津大学,一个南开大学。

同年,大熊也来到了天津。

我想,大熊的心还是没死。

(11)

在大熊跟我说完报销来回路费,管吃管住后,我立马订上机票,飞了过去。在学校吃饭还得花自己的钱,过去白吃他的,能省一分是一分。

就在大熊结婚前几天的一个晚上,我居然大改往日作风。

马上就要判有妻徒刑了。走,咱哥俩再出去喝点。这次,我请客!这点钱还用不着卖肾。我说。

走。大熊回道。

大熊家在一座二线城市的郊区,夜色来临,灯火半明半暗。走在街上,这样的夜色更容易使人的心静下来。

我和大熊找了一家路边的烧烤摊坐了下来,我要了两包啤酒,十八瓶,各种烤肉串,烤菜分门别类地要了一通。

今晚喝个痛快。我说。

妈的,这也能痛快得了?老板,再加一瓶白的!大熊对我说完,又朝着摊主嚷道。

大熊喊完,我一阵肉疼。敢是你请客似的,两包啤酒特么就够大方了。

这时,摊主投来异样的眼光看着大熊。

隔壁桌上的一个男人,也娇声娇气地低声骂了一句:装逼。

喝了一会儿酒,我问大熊这是怎么回事,大熊就开始给我讲后来的事情。

(12)

那年我和赵敏去天津上学后,大熊就辞去了公司里的工作,来到了天津,在一家漫画公司,给人家画插图画。收入还可以。

本来也有几次跳槽的机会,但图离南开大学近,就没有跳槽,一直在那家公司待到离开天津。

大熊时常会到南开大学转悠转悠,也来我们学校找过我几次。因我们学院过度变态的毕业要求,搞得开始每个人都不得不没日没夜地学习,看文献,做实验,处心积虑地发文章,所以我没有太多的时间搭理大熊。并且大熊喜欢的又不是我。

大熊知道赵敏的实验室和宿舍的具体位置,这都是他跟踪来的结果,但他从来都是远远地观看着,没有走近过。

大熊每天都会去赵敏的空间、朋友圈看看。这是他知道她近期心情的唯一来源。

我喝了口酒问大熊,这何必呢?

大熊给我讲,小的时候,家里有台电视机,信号总不好,时而有台时而没台。没台的时候,我爸就去调节屋外的天线,我就盯着房间里的电视机屏幕。等好了的时候,我就喊,好了。没好的时候,我就一直喊蓝屏静音。

我不太懂大熊说的是什么,但也没打断他。

很多时候,我爸一调就能调对信号,运气再差,过一会儿,也会调好。但总能调好。大熊接着说道。

我问,那现在呢?

那台电视早换了。大熊说。我原先一直以为爱情也是这样的。可能才开始没有感觉,但总会好的,只要你耐心地去等待。但后来,我才发现有些爱情是等不来的。就像当初家里的那台电视机就收到那几个台,原先没有的台,你怎么调都调不来,因为压根就没有这个信号。

(13)

201X年阳历的最后一天,大熊打通了赵敏的电话,起先赵敏不知道打来电话的人是大熊,就接了。接了之后,就随意聊了一会,不过很快没了话题。

今年最后一天了,一起出来吃个饭吧。我就在你们实验室楼下。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然后慢吞吞地吐出两个字,好吧。

那天吃完饭,大熊把赵敏送回寝室,然后自己打的回了住处。

自那之后,赵敏很少再登原先的QQ,朋友圈也玩得很少了。手机黑名单里又多了一个手机号,大熊的天津号。黑名单里的另一个号,是大熊原先的手机号码。

大熊就这样,又一边工作,一边漫无目的地在天津等待了一年半。虽然赵敏不再玩QQ、朋友圈,但每天必定会有一个人按时地去访问。是大熊。

大熊来天津的第三个年头,他妈来电话催他回家,说,你再不回去,我就死给你看,家里给你启动资金让你自己开个漫画公司,只要你回来,什么都满足你。

大熊没当回事,哼了一声,说,暂时还不想回去。

第二天他爸又打来电话说,你不回来,你妈吃了大量的安眠药,幸亏我发现得及时,现在正在医院抢救呢。

大熊这下子急了,撂下公司里的工作,立马定了机票飞回了家。

回到家后,大熊又马不停蹄地赶去医院,看到他妈躺在病床上。大熊一下子忍不住痛哭了起来。

这时他妈醒了,看到儿子回来,高兴得忘记了自己还在装病。

妈,你没事吧?大熊哭丧着问。

这时大熊他妈才想起来,自己是有病之身。不过,看到儿子回来了,也就不隐瞒了。

这不,这几天流感,你爸和我,都得了感冒。你爸身子硬,我身子撑不住,就来医院了。大熊他妈说。

你没吃安眠药啊!大熊还没止住哭。

我不让你爸这么说,你能回来吗?!大熊他妈回道。

大熊这一回去,就再也没回天津。不久,打电话给我,让我帮他收拾一下他租的房子,然后和房东交代一下。房租在之前已经交齐了。

大熊从家里得到了一笔开办漫画公司的启动资金,自己开始创业,没过多久,居然盈利了。

后来,大熊又在他妈强逼利诱之下,进行了一次相亲。没想到相亲的对象居然是自己高中同桌。

俩人一拍即合。婚事就这么定了下来。

(14)

那天晚上,我和大熊一直喝到半夜两点多,直到摊主告诉我们要打烊了。我俩才醉醺醺地起身走人。

至于怎么回来的,我和大熊都不知道。但有一点我可以明确,我没有付钱,因为口袋里的钱一分没少。

我擦,昨晚没给钱,咱俩就撒丫子跑了。我说。

料到咱俩就能喝个不省人事,我早在开始就把钱给付了。大熊得意地回道。

结婚的那天,我看着大熊和他媳妇在众人的祝福下,走入婚姻的殿堂。

我居然感动得眼睛都湿润了。不过,我还是相信另一种说法,这是风吹的。

我一直没问大熊,他用青春里最美好的五年等了一个不应该等的人,做了那么多蠢笨的事情,是否在某日的夜里,突然醒来,内心会涌起一丝悔意,是否会痛恨当初的自己为什么那么傻。

大熊完婚后,我回校准备最后毕业的事宜。毕业后,又忙着找工作。转眼一年多过去了。

一天,大熊在朋友圈发了一条这样的状态:谁再说相亲不好,我和谁急!并且附了一张他们一家三口的照片。很幸福的样子。

我默默地点了个zan。

同时,也惊愕地发现还有另一个人点了zan。是赵敏。

赞 (35)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