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胡兰到底是被谁铡死的?

历史不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英雄事迹也不是靠“常识”来否认的。针对近期网络上频频出现的“唱衰英雄”行为,中国之声微信推出系列策划——《捍卫英雄》,以当事人见证、科学论证等方法驳斥对英雄的质疑。

提起刘胡兰,人们总是会想起毛泽东主席的题词:“生的伟大,死的光荣!”

1946年,刘胡兰参与暗杀山西云周西村村长石佩怀的行动。一个月后,当时的山西省国民政府主席阎锡山派军将刘胡兰逮捕,因为拒绝投降,被铡死在铡刀之下,时年15岁。

但是,就是这样一位英勇不屈的巾帼英雄,也曾被人质疑。

质疑 乡亲们铡死了刘胡兰?

一篇名为《在武力胁迫下,乡亲们颤抖着,铡死了刘胡兰》的文章,曾经被广泛转载。文章中称,铡死刘胡兰的,不是国民党,而是老乡。这篇文章的作者叫阿忆,本名周忆军,男,北京大学教授,曾在中央电视台、凤凰卫视担任主持人。

尽管阿忆在文中一再声称,这丝毫不影响刘胡兰的伟大。但是,一些媒体言论马上开始对过往宣传的刘胡兰事迹提出质疑。有评论称:“阿忆教授的文章基本上是一个立足于调查研究的细节叙述,可视作一段待证史实。刘胡兰死于村民之手,反而更加形象深刻地说明了人性的弱点。”显然,所谓刘胡兰“死因真相”的披露,已经对刘胡兰的英雄形象造成了影响。

还原 阎锡山军队下狠手!

高二成(解放后曾任云周西村村委会主任)回忆:

1947年1月12日,天还没亮,敌人就把云周西村包围了,不让村里面任何人出去,每家只许留一个人,其他人都到观音庙开会。在观音庙开会的总共有四五百人,男的一边,女的一边,都站在观音庙前面。刘胡兰随着人流走到了观音庙。

我当时还小,害怕极了,因为我舅舅是当兵的,大哥原来是民兵,也在人群里。敌人在观音庙西边护村堰前架起了机枪,叛徒石五则在现场就把刘胡兰认出来了,并把她带进庙里。

不久,刘胡兰和五花大绑的六个人被敌人拉出来。敌人把这六个人用铡刀铡了以后,就听见叛徒石五则问刘胡兰,村里有多少个八路军,有多少个共产党,说出来就放了你,可是刘胡兰就是不说。

刘胡兰不说,阎匪军就把她绑住,往铡刀前推。刘胡兰走到铡刀前,一跪一躺,侧躺到铡刀下面。阎匪军头目大胡子问她怕不怕,刘胡兰说:“怕死不当共产党!”刘胡兰远望着吕梁山,大胡子以为刘胡兰若有所思,等待着她招供。刘胡兰猛地回过头来,大声问大胡子:“我咋个死法?”大胡子瞪着血红的眼珠,声嘶力竭地吼道:“一个样!”刘胡兰就这样英勇就义了。

现在的山西省文水县的刘胡兰纪念馆还保留着1947年1月11日,国民党阎锡山部72师师长艾子谦给215团1营的指令,上面写道,“该营此次开展工作进行松懈,做法太软……今后做法要硬,去掉书生习气,勿存妇人之仁,速将冯德照、刘胡兰等扣获归案法办……”

质疑 刘胡兰是红军连长的小三?

这几年,网络上将红军连长王本固与刘胡兰的恋情曲解为已有家世的连长与小三的故事。王本固因疾病在山西省文水县云周西疗养,刘胡兰被安排照顾,二人之间渐渐产生了感情。有网友博客写到,“刘胡兰的好友金仙曾对王本固说:‘你俩很好,是不是谈一谈婚姻问题?’王本固回答:‘情况不许可,环境也不好,所以我不同意这样做。’”这也被有心人拿来作为“刘胡兰”是小三的证据。

图为刘胡兰电影剧照

还原 刘胡兰15岁生命中的2次订婚,1次恋情

刘胡兰生前两次订婚,一次恋爱,牺牲后又经历过一场冥婚。

图为刘胡兰电影剧照

1946年初,家长按照当地风俗,将刘胡兰与邻村男青年陈德邻订亲。不过因两个当事人都主张自由恋爱,于是友好商定各自回家劝说父母解除婚约。

同年6月,刘胡兰被破格吸收入党,不久又有人上门提亲。因男方当时在太谷县当学徒不常回家,刘胡兰以不了解男方真实情况而拒绝。

同年秋,王本固作战负伤被送到云周西村休养,刘胡兰因常去为王本固做饭、敷药,接触多了,两人产生了爱情。由于战争环境险恶,加之刘胡兰年纪尚小,她与王本固尚未论及婚嫁。当时王连长只把一条毛毯、一支钢笔和一副眼镜送给刘胡兰家。伤好归队时,他又送给刘胡兰一块小手帕留作纪念,这些都是订亲信物。所谓的已有家世、小三都是假的。刘胡兰临刑前把这块手帕当成最珍贵的物件交给继母。

刘胡兰牺牲后,由大伯刘广谦操持,曾按当地习俗和一起牺牲的石六儿阴配。1957年,刘胡兰烈士陵园建成,刘胡兰遗骨单独迁进陵园,冥婚至此结束。

结尾:

从对董存瑞舍身炸碉堡的所谓“更正”,到雷锋的所谓“初恋女友”,共和国家喻户晓的英雄们几乎都在遭到质疑。一批红色经典形象,像阿庆嫂、潘冬子、杨子荣等也无不被画上另类嘴脸。这些“恶搞”不仅损害了英雄形象,更给青少年造成美丑不分、是非不明的混乱。

军事科学院的专家公方彬曾经说过,一段时间来,一个个长驻人们心中的英雄形象被摧残乃至打碎,一些人在获得短暂刺激后,精神变得愈加空虚,这在一定意义上恰恰是导致社会上一些出现信仰失重、行为失规、道德失范、心理失衡的重要原因。毕竟,一个民族的复兴,一个大国的崛起,并不仅仅表现于社会的现代化,还需要文化的现代化,不仅需要宽容多元,还需要在多元中塑造主流精神和核心价值观。

赞 (59)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