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子不同,不必强融

文 周宏翔

我有一个关系很好的同事,你们都知道,她叫王爷。众所周知,王爷特立独行的风格简直让人沉醉痴迷。但很快我就发现了一个问题,王爷在公司并没有那么多的朋友,于是我忍不住问她,是否觉得孤单?

从家乡千里迢迢赶到上海,没有亲人也没有朋友,时间被工作挤压得谈一场恋爱都觉得奢侈,这样的生活,一个人真的扛得住吗?后来王爷问我:“孤单的定义,到底是什么?把你置身于一群人中,跟着他们一起嬉笑怒骂就觉得不孤单吗?所谓朋友,就是解决你孤单的工具吗?”

王爷一问,我竟答不上来。

王爷说:“只有无所事事的人才会觉得孤单,朋友是在志趣相投的领域不经意的偶遇,而不是为了突显自己的人气而随意结识的群体。”

那时候Sunny刚刚从毛衣组调过来,坐在王爷对面。初来乍到,第一天就带了双份的零食,休息时递给王爷,分给周围的人。中午吃饭的时候,Sunny问组内其他人要去哪里吃,大家投票说吃乌冬面吧,她就主动拿出手机来,说:“我来团购好了!几个人?”下午大家偶尔偷懒聊天,说起上周末的聚会,Sunny也忍不住来搭话说:“那里很不错的呀,我经常去的!”然而这种情况下,Sunny往往换来的是热脸贴了冷屁股。大家不但会因此中断话题,甚至参与者都不知道为什么会插进来莫名其妙的家伙。

Sunny把组内每个人的微信都加了一遍,只要有谁朋友圈发状态,她都第一个点赞,然后说一堆让人开心的话。但是其他人看在眼里的是,不管那条状态底下有多少条回复,总归没有人回复她。同样地,她每条状态下面,基本上没有组内任何一个人的点赞和评论。

每年的十一月,公司会组织一次近郊的旅游,因为公费,所以基本上全公司的人都会参加。但很快就有问题出现了,公司为了节约经费,一般安排两名员工住在一个房间,于是和Sunny分到一起的迟慧很快就不开心起来。然而组内也没有别的人愿意和迟慧换房间,于是迟慧便私下和总务要好的妹子说悄悄把名单换掉,就说之前的出了问题,需要重新分组。这种事情在办公室众人的口中根本瞒不住,Sunny很快就从别人口中听说了这件事。最终Sunny自己跑到总务去,说当天有事,可能不能参加了。

午饭的时候,我和王爷聊天,说到Sunny,觉得她其实也蛮可怜的。王爷低头吃鳗鱼饭,没有理我。我接着说:“真的,我觉得你们组的人其实有点过分了。”王爷咽下口中的饭,看着我说:“可怜吗?她是把社交友谊看得太廉价了,哪能吃吃喝喝、随便搭搭话就和别人成为朋友呢?虽然说感情的事,要付出才有回应,但是付出之前如果连对象也不看,那就是自讨苦吃了。认识那些与自己价值观完全不同的人有必要吗?在他们每天谈论婚丧嫁娶的时候,我觉得和他们多待一秒钟都是在浪费时间。有些人可以被归类为朋友,但有些人仅能止步于同事——除了工作关系,我们没有别的交集。”

接下来的一个下午,我注意到只要是有人叫Sunny做事,Sunny就会很开心地去帮忙,然而帮过之后,除了一句简单的“谢谢”,别人也并没有给Sunny太好看的脸色。原本在这样的情况下,每个人就只会做着自己的事情,在各自的轨道上行走,不会有谁特地为了某个人停下来,更不会有人为委屈哭泣的人递上一张纸巾。下班之后,大组聚餐,名单里面漏掉了Sunny,她只淡淡一笑,说:“没关系,我正巧约了人,就不去了。”我因为事情没有做完,和领导说晚些去,最后竟不知不觉忙过了头。打卡下楼的时候,想着干脆别去了,给领导发了信息,打算去便利店买个面包,却发现Sunny坐在便利店的椅子上吃盒饭。

原本我想上前打个招呼,谁知道却被一只手拉住,回头一看,正是王爷。

“她坐了有一会儿了,想必心情不好,你上去叫她,只会让她尴尬。”王爷低声和我说。我诧异王爷为什么会突然出现,王爷耸耸肩说:“你知道我不喜欢参加那些乱七八糟的聚会,就去附近买了点东西,有点渴,进来买水看见她。”

如果我没有看错,Sunny无神的双眼有些泛红,她慢吞吞地吃着面包,时不时望着手机发呆。

那天我和王爷坐在南京路苹果旗舰店旁边,王爷和我讲了一个故事。她说,每个人都有犯傻的时候,曾有一段日子,她也一样。上大学那会儿,通过朋友认识了新的朋友,总觉得和他们是合得来的,却不料别人私下根本没有把你纳入圈子里,有活动也好,有心事也好,你都不会被选为参与者。好多看起来的投缘不过是逢场作戏,不要以为你掏心掏肺,别人就会善待你的友谊。有时候,一群人聊的事情,其实你根本不感兴趣,但是还是想要插嘴去附和,以为别人会因此而注意到你,其实到头来,都是自己在演独角戏。

王爷看着我说,你总担心我在公司里没有朋友,我却一直认为,朋友是因为气场相合才彼此吸引,而不是刻意为之。好比我跟你,似乎从来没有特别举行什么仪式,昭告天下“我们是朋友了”,但我们却依旧交往得很开心。所以,我从来不会为了解决“孤单”这个问题,而让友谊变得廉价。圈子不同,不必强融,一直是我信奉的价值观。

我说,那我们应该去和Sunny说一说这些事,我觉得你应该去劝劝她,一方面你是女生,另一方面你有过感同身受的经历。

王爷摇摇头,把喝完的饮料瓶扔进垃圾桶里,说:“永远不要以为自己是谁的救世主,我们救不了别人。相信我,能让她活过来的,除了上帝的偶然安排,就只有她自己的彻底清醒。”

王爷说,周,说个身边的事儿吧。之前我有一个朋友,和我算是非常投缘,两个人相识多年了。后来她开始混娱乐圈,起初并不开心,时常给我打电话,说身边的小团体,基本很难挤进去,虽然每个人好像都认识了,但是别人讲话、开玩笑从来不会带上她,因为其他人都出唱片、拍电影。她也很努力想要和那些人看齐,事实上她的条件并不差,只是缺少机会。

等到机会到了,出了专辑,给圈子里的朋友都寄了一张过去,说是希望大家指点指点,其实也是希望其他人在某些时刻能够想起自己。然而,唱片寄到后,几乎没有回音。几个月后问起,对方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确实签收过什么东西,但是却放在角落根本没有注意。她也只是和善地笑,说着没关系没关系,有时间听听好了。但是每个人都很忙,在你不够强大的时候,根本没人会注意到你。

过了几年,风水轮流转,又有新人入圈,她也就成了前辈。或许时间对了,也或许她确实越来越优秀了,一下子跃居前线,很多人都开始注意到她。这时候,过去那些不把她放在心上的朋友又开始和她交往起来,好像之前那些不在意和不重视都没发生过一样。说到底,还是自己底子硬了,也就不存在所谓的“巴结”和“讨好”了。

王爷淡淡一笑,接着说,她说起自己如鱼得水的日子却显得格外平静。那些曾经看起来格外神圣的圈子,当自己真正踏进去之后,才发现一片狼藉。每个人都戴着伪善的面具,做着两面派,诋毁着可能前一秒刚刚微笑聊天的人。最后抽身出来,回归自己,才明白其实一开始就不属于那些圈子。朋友,说到底,不是乞讨来的。

虽然王爷执意认为这些事情不要去提醒,但是我还是私下写了一封邮件给Sunny,内容不多,我只是告诉她,与其把时间浪费在别人身上,不如把时间花在自己身上。下班的时候,我收到Sunny的邮件,只有简单的两个字:谢谢。

Sunny开始非常用心地经营自己的工作,也想方设法尽可能得到领导赏识,但是组内人员太多,每个人都有强烈的表达欲,Sunny依旧淹没在众人之中。办公室加班的人并不多,Sunny便是其中一个,因为没有同事邀约,也没有额外安排,所以她常常在格子间做事做到很晚。

大家都说Sunny因为被男友甩了,没人要,才会落得这样的下场。王爷在茶水间听到,忍不住回上一句:“前几天我刚好看见她男朋友买了玫瑰在楼下等她,也不知道是不是你们都看见了,才压抑不住嫉妒说这样的话。”最后弄得大家无话可说。

半个月后,Sunny申请调组,但是人事告诉她其他组没有人员需求,最后Sunny说她可以接受外派。那个时候海外事务所人不多,申请其实并不难,但是很多本地的员工并不想去那么偏远的地方,因为工资并没有比国内高出多少,而环境比国内还要差。但Sunny还是执意申请了,回头到我座位边上,递给我一瓶酸奶,说:“谢谢你。”Sunny笑得很轻松,然后开始收拾东西。

Sunny去了海外之后,每每我们开电视会议,基本都能看到她。听说,她去了海外之后,很快就成了主心骨。因为人少,所以交际圈子简单,大家没有那么多的想法,只想着开心工作,氛围很好。后来Sunny作为海外事务所代表回来的时候,以前那些同事突然都拥上去问东问西,好像迎接归国友人一样。Sunny一年之内连升三级,我和王爷说起,王爷笑道,好歹她终于知道自己要什么,这可比什么都重要。

Sunny过来和我跟王爷打招呼,我说,看你越来越好了,真替你开心。Sunny大方地笑,说,谢谢你的信。转身又对着王爷说,还有,你的面包。

我略感诧异地看着王爷,王爷耸耸肩,表示不明白。Sunny说:“虽然过去很久了,但是我还是记得,那天我坐在便利店,饥饿难耐的时候,你递给我的面包。你说,虽然面包比不上佳肴,但至少在饥饿的时候可以果腹,然后示意你手上也有一个。你或许不知道,那一刻对我的重要性,在所有人都去聚会的时候,你愿意和我分享一个面包。虽然平时我们话不多,但是我知道,你是把我当成了朋友。那时候我一直羡慕你的能力,后来才知道,原来你吸引人的是你从不讨好他人而坚持自我的态度。”

Sunny回海外之前,给王爷发了一条信息,她问,怎么样才可以真正地做到不计较呢?王爷回了一句话:强大到让别人计较你。Sunny回了一个笑脸,她说她懂了。

以前我一直担心王爷是一个没有朋友的人,会孤单,会寂寞,会因为没有人交往而失去存在感。但渐渐地,我才明白,存在感从来不是别人给的,只有自己太过弱小,才没有足够的分量存在于世界上。

我和王爷坐在天台上喝咖啡,只是简简单单的两个人,我们从来不会媚俗地去讨好对方,也不会硬要融入对方的圈子。真正的朋友,会因为你的美好接受你,而不是因为你的讨好和刻意才将你纳入交往名单。不需要讨好全世界,只需要等待被你品质吸引的人,主动且乐意和你走到一起。

赞 (133)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