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岁月败美人

25岁

文 李爱玲

大概四五岁的时候,老家两户邻居因挖水沟生了矛盾,两位年近六十的大娘互不相让破口大骂,远近邻居闻声赶来,嘈嘈切切地围了几十人,有人恶意挑唆,有人好奇观战。奶奶前去劝架,我拽着她的衣角躲在她身后,那些难听的话像海浪一样呼啸而来,让我不时打着寒颤。

时值初冬,寒意已浓,见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其中一位大娘竟然一把扯开自己上身的薄棉袄,里面连背心也没穿,一对干瘪的乳房像灌了水的气球,从胸垂到腰,耷拉着,晃荡着,配合着她双手叉腰和动作和趾高气扬的污言秽语。围观的人哄笑起来,她越发放得开。

奶奶见状赶紧转身带我走。但那个片断还是被我记在了心里,成为童年记忆里极其不堪的场面。

此后很多年,我始终不解。既是吵架,为什么要解了自己衣裳让人看,为什么在众多男女的围观里卖力撒泼。长大后读《红楼梦》,每每读到描写夏金桂“一不做,二不休,越发喊起来了,说:‘我不怕人笑话!你的小老婆治害我,我倒怕人笑话了?再不然,留下他,卖了我!谁还不知道薛家有钱,行动拿钱垫人;又有好亲戚,挟制着别人!你不趁早施为,还等什么?嫌我不好,谁叫你们瞎了眼,三求四告的,跑了我们家做什么去了?’一面哭喊,一面自己拍打”时,总会想起那场面,在我心里,这位大娘就是河东狮吼老后的升级版本。

大学期间,跟同学坐公交车进市里逛街,我们一路轻声聊天,未曾高声喧哗,车上一老年妇女却冲过来指着同学骂:“你们要聊天就去歌厅酒吧,你以为你是谁啊,你们也配当大学生?”同学惊讶不解:“凭什么不让我们说话?”那女人更加嚣张,恶狠狠地骂道:“别以为年轻就了不起,告诉你,你们都会有老的那一天!”

我被突如其来的意外惊得错愕,等回过神来,她已骂骂咧咧地下车,嘴里还在嘟嚷着“不用得瑟,你们早晚有老的那一天”……

我们两个青春少女,无端地,成了夺去她青春的假想敌,仿佛她的青春是被我们践踏了,而我们的青春是对她最大的不公,我们都应该在她的诅咒里快速老去,成为残花败柳,方能解她心头之恨,高叹一声苍天有眼。

今年常去小区附近的广场散步,经常遇到一位带孙女的阿姨,皮肤白皙紧致,身形苗条挺直,马尾高束,虽然已当了奶奶,丝毫不像五十多岁的妇女。阿姨很爱美,每次都穿着专业的舞蹈塑身服装,腰间系着色彩鲜艳的腰巾,时刻展示她的身材和功底。我对她的年轻态很是羡慕,几次差点忍不住上前讨教保养秘笈。

直到前几日,在小广场遇到了同小区的一位二胎妈妈,儿子已六岁,自己玩吹泡泡,她怀里抱着刚满七个月的二胎宝宝。那位美阿姨仍是一边看小孙女玩滑梯,一边练习广场舞的新动作。男孩被泡泡水喷了一脸,就恶作剧地去阿姨的小孙女身上蹭。怀抱二胎的妈妈尚来不及制止,阿姨就杏眼圆瞪,柳眉倒竖:“你怎么这么没素质!怎么往小妹妹身上擦!”小孩妈妈顿时尴尬,赶紧道歉,然后一手抱着二胎,一手领着男孩,快速离去。

阿姨仍未解气,继续谩骂:“你这样的妈,怎么教育孩子,没教养的东西!也不知道管管,上梁不正下梁歪,自己就没素质,没家教,还有脸生二胎,生多少孩子都是人渣!”

我倒抽一口冷气。只是一个调皮孩子的玩闹,竟让她的脸愤怒到扭曲,几乎恨到银牙咬碎,发出最恶毒的诅咒。所有美感瞬间荡然无存。

从前我只知女人怕老,因美貌是件太娇贵的奢侈品,又是极易贬值的易耗品。红颜难敌岁月匆匆,胶原蛋白和大好时光一样滚滚逝去不回头。

如今看来想常葆青春是件极其轻易的事,几瓶玻尿酸几支水光针就马上可以重返十八岁。而内心丑陋粗鄙,足以让所有美万劫不复,坠入尘埃。

《红楼梦》五十九回里,丫头春燕复述宝玉的话:“女孩儿未出嫁,是颗无价之宝珠,出了嫁,不知怎么就变出许多的不好的毛病来,虽是颗珠子,却没有光彩宝色,是颗死珠了;再老了,更变的不是珠子,竟是鱼眼睛了。分明一个人,怎么变出三样来?”

难怪鲁迅说:悲凉之雾,遍被化林,然呼吸而领会者,独宝玉而已。

在宝玉心里,将女子按未婚、已婚、老年划分了三个阶段。闺阁女儿清爽通透如无价明珠,已婚少妇身陷琐事光彩全无。老年妇女沦为市井泼妇,只剩死鱼眼珠。

宝玉将这变化与男人关联,于是感叹“奇怪,奇怪,怎么这些人只一嫁了汉子,就沾染了男人气,就这样混账起来,比男人更可杀了。”

其实,这是女人自我成长与修炼的三重境界。与年龄,与婚姻,与男人,皆无关。

有人年华逝去,仍可纯粹执着如少女。
有人走进围城,不过是从剩女变剩妇。

美人迟暮根本不算最悲凉的事。赫本晚年面容松垮皱纹丛生,丝毫不影响她是全球公认的最美女性,无惧岁月,美足一生。

真正让人悲凉的,是那些曾经美过,却日益刻薄狭隘、怨气横生、粗俗鄙薄、充满仇视的女人。

衰老是一个不断被剥夺的过程,也是一个不断被赋予的过程。

她们只是丢失了最美年华和如花容颜,却未曾收获历练成熟后的饱满心境,在拖沓日子里沦为一瓶过期变质的饮品,从未被岁月发酵成一杯醇厚馥郁的美酒。

她们自怨自艾,无事生非,数落子女,苛待伴侣。待人横眉冷对,遇事强词夺理,自己在现实的浑水中打了滚,就要求所有人都得跟着沾上泥,恨不得为绝尘而去的大姨妈杀出一条血路,全世界都要为她的更年期让步。

子女成长,儿孙满堂,执手携老,桑榆晚景,原本美好的晚年生活,被活的怨气冲冲,从不感恩岁月的馈赠。

所以这本账,无论怎么算,都是只赔不赚。

将她们打败的,从来不是岁月,也不是衰老。

她们败在自己手里,自己给自己的不堪,才是一道最难趟过的冰河,步步艰难,无可逾越。好为人师的虚荣,不可救药的庸碌,一成不变的刻薄。她们耗尽晚年,不遗余力地将自己打造成吹毛求疵的最高手,养鸡种蒜的专业户。

既没独善其身,也未兼济天下。既做不到洞悉世事,也做不到人情练达。对他人刻薄相欺,自私到骨子里。

或许她们原本也是宝黛一般的水灵美人,却生生活成了王善保家的,周瑞家的,赵姨娘之流。指责世道不公,人情薄凉,抱怨生活奔波,人生苛刻,直至将自己变为最彻底最俗不可耐的市侩小民,面目狰狞,目光恶毒,内心扭曲。无事生非挑拨离间,对人对事充满敌对和排斥,怎么过都是错。

我们受尊老爱幼的传统教育长大,我们永远敬重长者,善待老人。但我只想远离那些动辙撕烂衣衫叫嚣、仇视他人青春、人前笑容可掬人后脚踩流浪猫、拿自家孩子当宝别人孩子当草、稍不顺遂就像画皮一样瞬间扯下面具变恶魔的老女人。

老人是未来的我们。
我们无一例外终将老去,衰老从来不是错。但倚老卖老,为老不尊,恃老而骄,仗老欺人,就是最大的错误和不耻。

这世间不乏优秀女子,才华与美貌交相辉映,智慧与灵魂丰饶激荡,即使到耄耋之年,鹤发童颜,内心纯粹,阅历伤痕皆成气质情怀,映照熠熠生辉的品行和格局。

这世间也有更多平凡女子,对生活竭尽全力,对梦想不舍放弃。年轻时是勇敢真诚热情积极的姑娘,年老后变面慈心善从容有趣的老太太,一生风雨尽收眼底,豁达宽容,恬淡慈悲,含饴弄孙,尽享天伦。

她们从未被岁月打败,而是被岁月成就。时光让她们成了美酒,唇齿留香,余味绵长。
我永远热爱并崇敬这样的人。

美从来就是人类追求的最高境界。对美的渴望和向往,让人温暖、积极、神彩奕奕。
美貌只在皮肉上存活,美丽却可以在骨子里生长繁衍,生生不息。

伊能静说:少女时若因现实而苍老,白发时就应该比少女还少女。那是我们一生最有能力单纯、别无所求、充满善意、感恩世界的花季岁月。

“少女“不是青春貌美,不是卖萌装纯扮嫩,而是女人的生存姿态,纯粹坦荡、清澈欢欣。

我一直喜欢某杂志封面的广告语:成熟的女孩,可爱的女人。

女人的美无关年岁。

真正的美人,不会败给岁月,亦不会输给年轮。

赞 (41)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