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喜欢这世界,我只喜欢你

我不喜欢这世界

文 乔一

1

谈恋爱的时候我们分过一次手。

他经常要出差,一走就是一两个月,没有太多时间陪我,我总是一个人。

生病发烧到42度,担心自己会死掉,强撑着爬起来一个人打车去医院。

下班回家发现厨房水管爆裂,整个家被淹,吊顶塌了一半,一个人跑装修市场找工人来返修。

有一晚加班太累在公交上睡着,一觉睡到终点站,凌晨一点在马路上独自走了一小多时才打到车,回到家,打开门,黑漆漆的,放下钥匙仿佛都能听到回声,心里空荡荡的,欣喜忧愁无从分享,欢笑落泪不能拥抱,有时候想想这个男朋友跟没有一样,我是为了他才来这里的呀,为什么每次我需要他的时候他都不在?

有一次我崩溃了,好像是我们交往周年纪念,本来约好了一起过,可他临时接到通知要走,他收拾行李的时候,我突然哭了。

我知道他事业心重,也知道他身不由己,道理我都懂,可我就觉得委屈,就想痛痛快快哭一场。

他抱着我任由我哭,等我抽抽搭搭终于止住眼泪,他突然说,如果你真的这么痛苦,那我们分手吧。

他语气特别镇定。

很奇怪,那一瞬间我也很冷静,擦干眼泪说好。

他迅速帮我续交了一年的房租,搬走了自己的东西。

我们就这样分手了。

过了两个月,郝五一听说他跟我分手,气得冲去找他,本想揍他一顿的,见了面差点没认出来,憔悴得跟行尸走肉没差。

郝五一回来跟我说,和好吧,他是舍不得让你受委屈,他是真的爱你爱惨了。

我哥给他出主意,说我妹心软,你随便找个借口给她发条短信,一来二去就和好了。

他终于给我发了条短信:“本来想提醒你天冷要加添衣,可是……妈的,等了一周都是大晴天。”

我看着短信又哭又笑。

后来他告诉我,分手那晚他搬东西走,在路边抽烟,呛得一脸眼泪鼻涕,这辈子头一回觉得自己没用。以往我们的相处中他一直是强势的那一方,在那一刻,我突然发现在爱情里人人平等,原来他也会不自信,会害怕,会软弱,会小心翼翼,会不知道该如何爱一个人。

我想爱情可能不是谁带领谁,而是双方共同成长才能达到安心与自在,如果说,喜欢是渴望将好的一起分享,那么,爱是愿意把坏的共同承担。

我知道这条路很长,好在一辈子很长,我想陪他慢慢走。

2

有一回他们公司聚餐,他被灌醉了。我半夜接到他同事电话,让我去接他,说这家伙喝大发了,说什么都不走,抱着酒瓶要媳妇儿。

我哭笑不得,换了衣服匆匆赶去。

回来的路上我开车,他就坐在副驾驶,眼睛亮晶晶地看着我。他喝醉了之后就特别可爱,跟个小朋友似的,问什么就答什么。

我逗他:“你是谁?”

“XX!”他特大声地答自己的名字

“那我是谁?”

“苏菲·玛索!”

咦?F同学你的思维还在地球上吗?

“苏菲·玛索怎么可能来接你,再给你一次机会,我是谁?”

“奥黛丽·赫本!”他傻笑着回答。

我只好顺着他,“那苏菲玛索和奥黛丽赫本谁更漂亮?”

他一个劲摇头,“都不漂亮!”

“那谁漂亮?”

“我老婆!”

“你老婆是谁?”

“乔一!”

绕了半天原来没醉啊。

回到家我让他去洗澡,他耍赖不去,抱着我喊:“老婆。”

抱了很久,他突然很感性地说:“我得对你再好点。”

我问为什么呀,他说:“你一个小女生,背井离乡来这里吃苦,都是为了我。”

我特高兴,说我是小女生呢,现在出门遇到小朋友人都叫我阿姨。

他无语:“一般人不都应该感动后半句吗?”想了想又说,“对,我老婆就是不一般。”

我大笑。

其实我从来没觉得自己背井离乡。说起来是还挺辛苦的,刚来北京的时候我跟人合租,共用浴室和厨房。那时候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有独立卫生间,要是能有浴缸泡个澡,那简直是奢华的享受,整个人生都完整了。

那时候我和F君住在北京城的两端,我每天下了班乐颠颠地挤地铁去找他,他通常要加班加到很晚,我们就在楼下吃饭。他们公司楼下有个阿姨卖的麻辣烫特别好吃,他不准我吃,说不卫生,他总有些很固执的坚持,感冒不吃药,不吃路边摊,最后被我烦得不行又只好妥协。

我们事业刚起步,都没什么钱。F君初入职场时被坑得很惨,信错了人,在行业里几乎被拉进blacklist,还欠了一些债,实在走投无路了,只能找他爸,他爸二话不说就把钱打到他账上。F君说,那时候看到他爸转账成功的短信,觉得特别羞耻。

他的人生一直都顺风顺水,没受过什么打击,那一回有点一蹶不振了,经常一个人发呆,一愣就是几个小时,每晚失眠,在床上睡不着就爬起来疯狂工作,一直到天亮去上班,几乎都不睡觉。

后来他跟我说,要不是我突然出现来北京,他都不知道这种状态会持续到什么时候。

我至今很庆幸,陪他度过了最艰难的时期。我来之前并不知道他是这个状况,如果知道,我一定会早一点来他身边。

印象很深的是有一次我们逛宜家, 他看中一盏台灯,799,对于当时的我们来说实在有些奢侈,于是恋恋不舍的走了。那个月我发了工资第一件事就是去把台灯买了送给他。我跟他说,“我相信现在一切危机都是你我人生必经的——没钱,压力大,不得志……每个人都会有这一段。你不用焦虑,慢慢来,大不了我养你。”

后来我们搬了几次家,这个台灯一直带着。

前阵子我问他,“我有没有说过什么让你印象很深的话?”

他说:“应该是你说你养我。”

“你是不是很感动?”

他说:“没有,气得一晚上没睡着。”

“为什么?”

“要养也必须是我养你,以后不准再说这种话了。”

我有时候真是摸不准他的脾气啊。

3

这周末起得挺早,去家附近的超市买东西,走时乌云密布,看来要下雨,又抱着侥幸心理,想着快去快回应该不会被淋,我不爱带伞的习惯到现在没改。

迅速买了东西准备回家,刚走出来就撞上瓢泼大雨,等了好一阵子依然没停,只好给他打电话。我走的时候他还在睡。

“醒了没?”

“怎么?”听声音是没醒。

“我没带伞,来家乐福接我,外面下雨了。”

他嘀咕一句不长记性就挂了。

我站在超市门口等他,看着雨势渐渐变小,心里有些后悔把他吵醒,该让他多睡会儿。

突然想起高三那年,也是一个雨天,我没带伞,站在学校门口躲雨。那段时间我和他关系似乎很尴尬,总有人起哄他是我的“绯闻男友”,我性格内向,每次被人起哄都窘迫得要命,不知道该怎么办,

只好尽量避开他。他应该也感觉到我在躲他,没在主动跟我说话。

那天我站在屋檐下,看见他和一帮理科班的男生从学校走出来,迅速低头假装没看见。

他们一群人浩浩荡荡从我身边走过,他走在离我最近的边上,没有跟我打招呼。

等他们走远了,我站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心里有些惆怅,说不上那是种什么感觉,好像希望发生些什么,又好像希望什么都别发生。

我就看着他的背影越走越远,突然又停下,回头,迅速跑回我面前,在一帮男生的起哄声中,他不由分说地把伞塞到我手里,转身冲进雨幕。

还是什么都没说。

在我的记忆中,少年时代的他总是沉默,我们相处的画面就像一幕幕安静的默剧。他什么都不说,但我能感受到他的存在,就像一不需要担心会忽然断电的落地灯,稳稳当当的照亮一切。

我在超市门口等了没多久他就来了,冲我按了声喇叭,一边倒车一边讲电话。

我一高兴,冒着雨朝他跑去。他在车上给我比了一个“回去”的手势,我又乖乖退回屋檐。

他下车,撑伞向我走来。

走到我跟前他匆匆挂了电话,我以为他要教训我又不带伞,谁知他却说:“怎么不叫醒我和你一起。”

“难得周末,想让你多睡会儿。”

回去的路上我一直盯着他看,他纳闷,“干嘛?我脸都没洗。”

“奇怪了,以前觉得你西装革履才好看,现在头不梳脸不洗穿件睡衣都很帅。”

他那个乐呀,“你老公怎么打扮都帅。”

我突然说:“我爱你。”

他愣了一下,“干吗?”

“没什么,就是突然想告诉你。”

车堵在路上久久没动,北京永远在堵车,这里空气不好,城市太大,人潮拥挤,我有一万个不喜欢这里的理由,可我爱的人在这里,我就在这里安了家。爱让我们褪去身上的青涩的棱角,穿越汹涌的人潮,用最温柔最炙热的爱拥抱彼此,我知道这个世界什么都善变,可是说真的,眼前这个人,他让我相信永远。

赞 (248)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