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那么拼,为什么还是没有回报?

文 艾力

在我床头的书桌上,刻着一行英文:If you cannot do,teach.(如果你自己做不到的话,就教别人去做吧。)做老师以来,我一直把这句话当作警钟。这是对那些可以把道理讲得头头是道,自己却做不到的人的莫大的讽刺。

我有一个朋友,江湖人称“道理王”,在引经据典、讲道说理方面,堪比东方不败。从古埃及文明到比特币他都能分析得头头是道,对娱乐八卦和婚姻人生也可以娓娓道来。加上他不俗的外表,让每个和他聊天的人都如沐春风,女生更是恨不能以身相许。

当时,我和他一起在北京漂泊,蜗居在中关村一个十几平米的小屋里,这里是北京最繁华的地带之一,尽管屋小,每月房租却不低。

有一天下午,我和他坐在窗边。他右手两指夹着一支烟,猛吸一口,再缓缓吐出一个大烟圈来,“艾力啊,我最近认真研读了一本关于理财的书,你说现在存在银行里的钱每天都在贬值。要成功,要在北京混下去,混出个模样来,靠在公司做一个小职员,就算每年涨一点工资,五年升一次职,这辈子也没什么前途。要想出人头地,一定要不走寻常路!咱们凑点钱搞贵金属投资吧……”

后来,因为工作的关系,他搬走了。但每隔一段时间,他就会打电话告诉我,又换了工作,进入了新行业,或者又发现了短时间挣大钱的方法。但无论是新行业或是新投资方法,没有一个他最终坚持下来的,他也成了后悔药的长期服用者。出于朋友之情,我也曾试图提醒他:“除了那些道理、分析,实际有效的方法和行动是不是更重要?”他愣了一下,继续很有底气地说:“你看我上次说的那个股票真涨了吧。我要是当时买了,现在就有套房了。”事实是,到现在为止,他换了4次工作,月薪涨了1050元,职位从小职员升为一个5人小项目的组长。也许他真的有一天会被好运砸中吧,那时我也会绝对厚脸皮地说“苟富贵,无相忘”。

这个世界上有爱讲道理的人,更有爱听道理的人,总会有许多追随者们通过各种渠道来获得自己想要、需要或者觉得自己不得不要的道理。

可是,这些道理真的那么有用吗?听完英语学习讲座,立刻发誓半年拿下GRE、托福,一年拿到美国名校Offer,可每年拿到奖学金的人永远是少数;听了知名企业家的演讲,甚至只是看到一个励志的金句就热血沸腾,开始幻想自己好好拼一把也能出任CEO,迎娶白富美,登上人生巅峰;看了情感专家的微博分享,就决定做个“不忘初心,岁月静好”的女子,等着高富帅驾着七彩祥云来拯救平凡的自己……

只靠读道理,就妄图懂人生,这就意味着,大多数人实现不了自己的幻想。甚至,你要明白,有些成名成家的人,会在自己上楼之后抽掉梯子,再告诉想要努力向上爬的你:我当初就是通过努力飞上来的,你也可以。

一年过去了,你依然没能去留学,甚至毕业成绩都不是优。面试工作时,才发现拿着四六级证书、计算机证书、当过学生干部的竞争对手太多太多。你幻想过的白马王子出现在海天盛筵上,或者被你认为是“绿茶婊”的女生围绕。盲目辞职,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之后,回到原点,还要从底层做起,而以前的同事已经升职成为你的上司。

有多少人把性格交给星座,把努力交给鸡汤,把考试交给锦鲤,然后对自己说“听过许多道理,依然过不好这一生”。

年轻人总想和世界谈谈,可这世界并不想和你谈谈。哪怕你技能点全部升满,生命值和魔法值满槽,依然抵挡不住这世界深深的无情。年轻人很容易怀疑自己,进而怀疑人生,然后走上了那条平庸的路。但生活之所以精彩,就是因为总会有奇迹出现。关键是,你要掌握打开奇迹的钥匙——正确的方法。

上中学时,父亲就告诉我,“懂一百个道理,不如懂一个方法重要;一百次的感动,不如一次行动有帮助。”到目前为止,我那一点小小的成功很大程度就是缘于对这句话的领悟。

几乎所有人都害怕公众演讲。和很多人一样,我从小就特别渴望在众人面前出色自如地表达自我,但无论我怎样尝试似乎都无法达到预期。我又是一个很容易紧张的人,性格里有些怯懦。后来,我进入新东方当老师,不得不面对数百数千,甚至上万的学生。为了练好当老师的必杀技,我几乎看了所有能找到的讲解演讲之道、演讲技巧的书籍。曾经有那么一阵,我甚至变成了自己讲不好,但能教别人讲好的神人。

有一天,当我又一次在空无一人的教室里模拟演讲时,一位同事走进来,看了一会儿说:“你意识到自己存在的问题了吗?如果没有,这样讲一万遍也没有用。”

在他的建议下,我采用了“刻意练习”的方法。“刻意练习”是佛罗里达大学心理学家K. Anders Ericsson提出的一套练习方法,方法的秘诀在于重复与反馈。

首先,练习者需要建立对正确方法的认识和熟悉。以演讲来说,必须真正去了解什么是好的演讲,而要想达到这一点,仅靠抽象的书籍是不够的。因此,我找来了几乎所有名家的演讲视频,反复观看、揣摩其中的精妙之处。有机会我还会去现场听一些名人的演讲,现场感受那种万人欢呼、掌声雷动的氛围。

接下来,我进行了练习—反馈—练习的循环训练。刻意练习,是以错误为中心的练习,练习者必须建立起对错误的极度敏感,一旦发现自己错了会感到非常不舒服,一直练习到改正为止。

无论模拟练习,还是上课讲课,我开始有意录制自己演讲的视频。回到家,再反复观看这些视频。一开始,看到视频中的自己会很不习惯,而且会发现很多之前自以为表现良好的地方实际却并非如此。像大多没有受过播音、形体方面专业训练的人一样,讲到激动处,我会使劲挥舞手臂,幅度大到在镜头上看不到我的脸,只看到一只手挥来挥去,身子也随之摇晃,没有力量;我还会经常重复“这就是说,也就是说”等口头禅,英语中就是“so … so … that … that …”;对于熟悉的内容,我会习惯性讲得很快,节奏感不强。而最要命的是没有镜头感,无法让听众感觉到我在注视着他们,在关心他们的反馈。

我把这些需要改进的问题用本子记录下来,不断进行纠正练习,并且与下一次的公众演讲视频进行对比,直到某个问题完全不再出现时,我才会把这个问题从本子上划去。

无数次的“刻意练习”之后,我不但对于新东方的课堂演讲驾轻就熟,而且还成为了一名演讲师,站到了拥有成千上万观众的新东方“梦想之旅”系列演讲的现场。

畅销书《异类》的作者格拉德威尔说:“人们眼中的天才之所以卓越非凡,并非天资超人一等,而是付出了持续不断的努力。只要经过1万小时的锤炼,任何人都能从平凡变成超凡。”我自然算不上天才,对于自己通过一番辛苦,取得的这一点进步,我的感触就是,世界上哪有什么成功独门秘籍,当你学会把最简单的事做到极致时,成功自然也就离你不远了。

这一路走来,尽管我对听“那么多的道理”有成见,但这并不代表着对此我不学习、不懂得,或者不care。而是我明白,道理听得再多,也是别人的经验,只有通过方法的转化,才会变成自己的东西。带我前行的始终是那个看似渺小,埋头苦干的我。

有时候,道理懂得越多,给自己的束缚也就越多。不同的道理之间又常有矛盾,不同的建议之间也会有冲突,心灵鸡汤吃多了,味道也不同:有的咸,有的甜,有的辣。吃多了,肚子会坏,步子会慢,脑子也会乱。有些时候,把鸡汤和道理放在一边,先迈出一步,然后在实践中不断地总结、修正。只有这样,我们才不会成为那个懂的很多,会的却不多,最后几乎没有任何改变、一事无成的人。

这本书也讲道理,但更讲方法。我希望书里的每一章,都能帮助你迈出坚实的一小步,这样一步一步地,你就能走得更远,离自己的梦想更近。

赞 (37)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