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装逼成为一种技术

文 朱炫

突发奇想,如果装逼是一门武功…

1

我叫赵晃,我的武学,来自于我的父亲,我记得,那还是在一个冬雪初晴的夏天,秋风吹两岸,春水绿无边,我与爹独钓寒江叟。

彼时,父子二人,两杯烈酒下肚,举目望去,江水一线,两侧寒山远,意境非凡,我二人只觉意气风发,趁着明月当空,我举头问亲爹,我说,爹,我们在这里装逼装了一夜,能不能回家,我困了。

我爹撸了两把胡子,说晃儿,乃父每日带你来此装逼,实则为了磨练你的心智,打好基础,今日乃父要告诉你一个大秘密,我们赵氏一门,有一套独门的绝学,传男不传狗,唤作装功,学成了,就是天下第一。

但是爹没有装逼的天赋,学了这么多年,一个逼都没有装好,所以把希望寄托于你,说完,爹从小棉袄里抽出一本泛黄的小书,书上龙飞凤舞,正是秦代赵高所著——《论装逼的唯物主义心法在武林中的高级运用》。

我随爹回到镖局,吃罢晚餐,掏出这本《装学》,小看了一会儿,心中只觉一股热流,四肢也不自觉地装起逼来,我明白了,没错,我就是书里那种骨骼惊奇的装逼奇才。

爹说,装功又分小装功与大装功,小装怡情,大装无形,你学的是哪一种。

我嘬了口烟,抬头一百八十度仰望天穹,我说,你看,天边的云散了。

爹点头,此逼装法甚妙,晃儿,恭喜你,你学会了大装功,上乘心法,天下第一。

神功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

我呵呵一笑,你特么唬狗呢,装逼能装死人吗。

遂再次装之。

未曾想,我神力无边,如此轻轻一装,竟造成了空气中分子共鸣达到了某种临界值,磁场发生了异变,正所谓一声龙吟惊寰宇,两道鸣雷纵九州,准瞬间迸发出一股骇人能量,天地间陡然升起一道狂风,将我爹卷入三万英尺的高空。

很多年以后,我唱起往事随风,都想起一个随了风的爹。

爹!

我哭喊,但无人回应,我爹的尸体被狂风裹挟着,冲破第一宇宙速度,此时恐怕已经飞出河北,抵达渤海湾上空。

那一天,我抬起头,碧蓝的天空下,我明白了,什么叫隐形的翅膀。

2

走之前,我爹托梦给我,晃儿,你字日光,希望你将老赵家的武学,像阳光一样洒满人间,洒在人的身上,胸脯上,大腿根子上,我问爹,你在阴间可好,爹笑说,现在尸体已经飞过了火星,还有八年,就能出太阳系了,一切都好,愿你成才,来世再见。

醒来,我不禁清泪两行,拜别爹的衣冠冢,一路南下,想见些世面,作为一个土逼,内心不免十分激动。

也许我真的是命运选中的男子,除了装逼我一无所有。

路过野猪林,在林中听见有女子尖叫,心道不妙,莫不是野猪,连忙赶去,眼见数十个黑袍歹人,围住了一位波涛汹涌的女子,这女子嘴角流血,躺在一旁,竟是受了重伤,我顿时心头不忍,当场就想为她装个逼。

见那群黑袍歹人,举起魔爪,就要取了女子衣物,我自当见义勇为,身怀神功,此时不发,更待何时,于是我昂首挺胸,道了声且慢。

众人见我来路不明,不禁冷笑,无名小辈,少管闲事。

我笑说,请容在下,先装个逼。

言毕,内力上涌,开始装逼,这拨人马熟读上下五千年,武林中什么武功没见过,可此时却也是骇然了,见空气中的分子因为我的大装功而相互摩擦碰撞,产生了一种难以名状的力量,我拨了拨刘海,口吐真言:

我真的还蛮想体会你们普通人的生活的。

此逼装的不露声色,隐隐又如暗流汹涌,那群黑袍歹人,呜咽一声,皆口吐鲜血,内力已然散了,怒涛般的力量将经脉震得粉碎,见我还要装,连忙拱手讨饶。

少侠好神功,这逼装差不多就行了,凡事予人三分余地,再好的逼,也不要一次装完。

众人落荒而逃。

我扶起先前那波涛汹涌的女子,只说没事了,这里没人伤害的了你,那女子颇不好意思,少侠好身手,不知哪个门派,我忙笑道,赵家庄赵日光,无门无派,一身逼格傲天下,愿以装功救世人,见那女子脸如春桃,自称莹莹,是华山派的女弟子,领我去见她师父,岳掌门。

我二人一路上了华山,这里龙行虎道,风景如画,不愧人间仙境,想到若在这山顶筑一间小舍,整日吃茶,赏梅,装逼,真是人生快意。

见到岳掌门,此人面相宽厚,向我道谢,只说亏得少侠这一逼装的及时,否则小女早已呜呼,小女得少侠相救,真乃不幸中之万幸,莹儿,还不谢过赵大侠一装之恩。

谢大侠装逼,那莹莹口齿脆如蜜糖,我哪还顾得许多,连连摆手,只想着多看她一会儿才好。

说到这,岳掌门笑道,明日就是华山论剑,各大掌门上山讨教,你若有心,不妨留下。

我自然心潮澎湃,心中暗道一声爹,孩儿已经可以越级刷怪了。

3

翌日,天下五绝在华山战作一团,飞沙走石,七天七夜不休不眠,我上山观战,天地黄昏,正看得起劲,不料那五人却停得下来,为首的王道长捻须片刻,瞪眼说,此地有一股强大的气,不知诸位感觉到没有,我从石后走出,在下赵晃,小小武林虾米一只,得罪各位前辈。

除却王道长,其余四人大笑,哈哈哈,你们赵氏一门,小小装功,吹的厉害,武林中却闻所未闻,小儿,劝你还是学些拳脚才好。

我微微一笑,你知道吗,有时候我也想过,像你们这样不假思索的活下去。

西毒欧阳子手捂心口,一脸黑气,连连封住穴位,才保得性命,妈的,你小子说装就装,在前辈面前,不得造次。

王道长号称天下武功尽在其手,此时颇是得意,言这装功,我昔日也与你父讨教过一二,会装些小逼,贤侄,不如我们比试比试,一时间,我乱了分寸,天下第一竟要与我比武,荣幸之至。

我二人遂抖擞姿势,装起逼来,一时日月倒悬,只觉全天下的逼,都被装完了,还未分出胜负。

我一抖袍子,承让,在下先装:其实有钱了以后,感觉并不幸福。

我这一招,使足了五成功力,只感觉每一个字都有在认认真真的装逼。

王道长眉峰一扬:我只是在平凡的岗位上做了不平凡的事。

王老道自谦只会装小逼,可他这分明是上乘装功,大气长存,我若不是有些心法,早就被他废了。

妈的,我身子一挺,四十五度遥望启明星,嘴角2公分上扬:我好羡慕你们,没多少钱,可是每天很自由开心。

这一装,王老道差点扑街,呵呵,我装起逼来我自己都怕。

我二人装了不下三百回合,从日落到天明,越战越酣,一时间,我窃以为天下的逼,都要被我二人装完了,那其余四绝哪见过如此武功,都心生佩服,岳掌门在一旁更是看得痴了,当场就有了把莹莹许配给我的念头。

所谓少年英雄,一鸣惊人,华山顶上,逼格震天。

王道长与我道别,只说这几日装的还不过瘾,来日你找我,我与你装到地老天昏。

4

华山一战后,岳掌门非要留我,将我安排在后山,无人打扰,好让我专心练功,待下月,安排我与莹莹的婚礼,我表示,我是讨厌包办婚姻的,你们也不问问莹莹的意思,但心里巴不得今晚就洞房,没办法,我已将装功融入骨血,日常随时可装。

岳掌门说,这里山清水秀,你想装多久都行,另有不情之请,还望少侠将装功心法写在墙上,供我派弟子研习,正所谓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我生来豪迈,当场应允,只是我这装功还靠天赋,善装者,装天下之逼,唯心中有逼格,还望诸位师兄弟,每日习练,苦练逼格,可入云为龙。

几日间,莹莹时常上来送饭,我稍与她对话,此人便脸红羞臊,真是可爱的紧,我俩常坐在山崖上,远山处云海翻腾,我不自觉的装逼,她不说话,静静地看我装逼,没有比这更美的画面。

除此以外,我也对着山壁敏思苦想装功的奥秘,发现这大装功,并非像爹说的那样简单,装逼的境界,有天地人三重,这最后一层,我始终无法突破。

就是所谓天之境界,我叫它——装天逼。

虽未突破,我也将心法尽数写在墙上,落笔完成,却听得背后一声冷笑,竟是岳掌门。

我其实早有防备,所谓黄鼠狼让鸡装逼,没安好心,天下岂有免费的莹莹,我早料这岳掌门要夺我心法,这Low逼,见我心法已成,就要下手,杀人灭口,从此以后,天下装逼者,就只有他一人,正所谓装自己的逼,让他人无逼可装,着实可恶,想来莹莹还不知道其父歹毒至此,想必一定十分伤心。

想到这,我连忙双手叉腰,下巴翘起,使出一招轻装上阵,小小一装,却有无穷威力,我想那岳掌门定不知道,我还藏了这一手。

忽闻一声女子清音:“我怎么就吃不胖呢!”

我只觉背心一阵剧痛,不好,有人在装逼!

回身看去,我如坠地狱,竟然是莹莹。

莹莹姑娘趁我不备,在我身后悄悄装了个逼,这一招整装待发,竟是我不传之法,肯定是我和他秀恩爱的时候,不小心说漏嘴的,我一时疏忽,只感觉一股内力击中后心,我整个人坠下山崖。

原来这父女两,一开始就是一伙的。

5

我身体在空中自由落体,耳边风声虎虎,万念俱灰,两眼一黑。

忽然间,只觉有一道光垂下,我见到了爹,黑暗中,爹漂浮在星辰之下,他说,你就想这样放弃么,为了一个女人。

我不知如何回答。

爹说,晃儿,爹这辈子,就想看你好好装个逼,发扬我们老赵家的装功,你可不要辜负了爹,人这一辈子,会装无数的逼,但总有一些逼,是为了真理与正义去装,总有一些逼,是为了摆脱命运去装,真正的装逼,不是用心,而是用…

爹,你不要讲了,我知道了。

爹笑着点头,去吧,晃儿,去装逼吧。

我睁眼,人还在半空之中,我旋即迅速在空中装了个逼,掀起一阵波澜,反作用力将我又推回了山崖之上,那父女二人见我未死,冷笑一声,明火为号,杀出百十个华山弟子,围堵了我,而此刻,我的身后就是悬崖。

莹莹,你爱过我吗。

莹莹想了想,不,我不爱你,我只爱那个孤芳自赏的自己。

他妈的,她已经开始无形装逼了。

莹莹竟也是个不世出的装逼奇才,此逼装法险绝,高手的招式,我只觉空气中多出一道电流,火光翻涌期间,这是因为装逼而更改了这一带的分子结构。

火龙直扑我而来。

我聚精会神,让全身内力涌入眉心,这一刻,我感受到了。

“我不装逼,因为我本来就是。”

我终于领悟到了,不装之装,无穷的力量从天空垂下,灌入天灵盖,四白穴,我浑身上下与空气产生了完美的共鸣,改变了时光走向,神之手在我胸脯。

得罪了,我要装个天逼。

总计12个字,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今天新闻联播的主要内容有…”

从我的胸口,射出一道金光,那是五千年的风和雨啊走过多少路。

岳掌门难以置信,莹莹更是目瞪口呆。

对不起,莹莹,这个逼,今天就装到这吧。

6

这么多年,我行走江湖,忘记了莹莹和岳掌门。

是他们,让我成为一代宗师,那是我的初恋,也是我夕阳下淡淡的忧伤。

那一晚,我把一辈子最好的逼也装完了。

从那以后,我未逢敌手,许多人自认为能躲过我的装功,殊不知装功的厉害在于,它是一种心灵的武学,发功无需肉体催动,只许心有灵犀,看似简单,实则无解,人一旦装起逼来,全身上下,都可与天地共振,掀起怒涛气流,敌人顷刻间飞向高空,不知所踪。

因为我的存在,江湖上无逼可装。

天下逼有一石,我赵日光装满一石。

这就是强者的人生。

它注定是孤独的。

话说,现在我爹应该已经飞出银河系了吧。

赞 (85)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