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家的后人

文 六神磊磊

郭,是一个很牛叉的姓氏。

这家人出大侠。我最喜欢的几位文学家,写过的最大的大侠都姓郭。比如金庸的第一条好汉叫郭靖,司马迁写的汉代第一大侠叫郭解;就连洋人雨果,所写过的第一条好汉也叫郭文。

郭家人本来是以打老虎出名的。郭靖就打过大老虎欧阳锋、裘千仞、金轮法王;郭文打过大老虎朗德纳克侯爵。

不要以为只是小说家胡编,历史上打老虎的郭家人比比皆是,比如唐朝大将军郭子仪,就打了大老虎安禄山。

不知为什么,郭家人还总是给我以战斗力很强、特别威猛敦厚的印象。别说功夫圈了,就连相声小品圈的都不例外,一眼望去,最能打的明显是两位:一位叫郭达,一位叫郭冬临。郭德纲貌似不能打,但传言徒弟很能打,也不知道是不是。

然而,郭家也出老虎的,一出就特别大,而且总是对着最要命的军界祸害。

2200多年前,郭家出了个奇大的老虎,叫做郭开,战国七雄中的赵国大官。这老虎大到什么程度呢?可谓是把中国历史的走向都改变了。

那时候秦国和赵国在进行惊天动地的兼并和反兼并战争。郭开这家伙吃里扒外,帮秦国的大忙,连续坑了两位赵国军界的王牌:一个廉颇,一个李牧。赵国有一半算毁在他手上。

秦干掉了赵,就干掉了兼并战争上的最强对手。你说郭家这头大老虎是不是改变了中国历史走向。

中国人往往因为同姓的历史人物的作为而感到荣耀或是耻辱。出了一个秦桧,就“人从宋后羞名桧,我到坟前愧姓秦”。这其实没什么必要。秦家还有秦琼秦叔宝呢,把关公都打赢了的。况且“秦氏有好女”,没有了你们老秦家,我们到哪里去找好姑娘去。

可能有人说:你二啊,“秦氏有好女”那是文学传说。不过既然有人把《木兰辞》都当正史看,我们《陌上桑》怎么就不能当正史看。何况罗敷多半姓秦,木兰姓什么至今搞不清楚。

更有趣的是,对于打老虎的兴趣,我们好像越来越弱了。

两千年前,祸害军界的大老虎郭开被杀,轰动天下;而今天,大家对于新打的郭家大老虎,连刷个屏都勉强。

就好像当年武松刚打第一只虎时,舆情是何等轰动?“大虫扛在前面,挂着花红段疋……那阳谷县人民,迎喝将来,尽皆出来看,哄动了那个县治。”

等到杨子荣打老虎的时候,轰动效应就弱得多了——“大麻子向杨子荣一笑道:老大好枪法。”

今天你们这些网民的本质都是大麻子。听说又打了老虎,勉强转发一下,不咸不淡笑一笑:“老大好枪法”,然后一哄而散该干嘛干嘛去。

现在距消息公布只隔了一晚上,郭老虎在朋友圈里很难找到了,全是你们刷的什么“女人一生中最难的两年”“吴晓波的情趣内衣”“今天被清了五次,快群发一个吧,看谁把你拉黑了……”老虎那么大,人被打了你们都不多关注一点,对老虎很不讲礼貌。

为什么对打老虎兴趣变淡?原因之一当然是打的多了,我等大麻子们慢慢习惯了。

这是好事。过去的许多传言:老虎太大的不打,修炼到吊睛白额阶段的不打,只打景阳冈的不打阳谷县的……等等,被逐一慢慢破除,臆断和揣测少了,刷屏当然也就少了,我们的兴趣也就慢慢转移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上去了。

不过,还有另一个原因:大老虎早已经被关到笼子里了,你知我知大家知,早晚都是要打的,已经不新鲜了——就像姜昆说的,谁有兴趣没事天天跑动物园里去看老虎?

这就是看老虎的规律:街上忽然打到的老虎,大家肯定都一窝蜂跑去看;要是动物园里关的老虎,我们参观时就稀稀拉拉,无精打采,去看老虎的就肯定没有看电影看演唱会的多。

何况,虎害还没有完全消除,“近山镇县,于路食人,行旅共苦”。园子里的老虎打了当然好,但山上的、路上的呢。

老虎少的时候,我们的兴趣在动物园;老虎多的时候,我们的兴趣在笼子。郭家的后人是贤还是不肖,是出郭靖还是出郭伯啥,不能押宝的。还是让我们一起畅想那只笼子吧。

赞 (16)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