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让生活值得忍受

文 吕峥

小时候读过一则故事,主人公是一个叫罗汝芳的明朝人。

罗汝芳十几岁时曾跟一个朋友去探望某身患重病的长辈。长辈混得不错,有身份,有地位,还特别有钱,可谓不枉此生。

然而,当两人赶至时,已到弥留之际的长辈看看罗汝芳,又看看他朋友,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一声接一声地叹气,好像对自己这辈子充满遗憾,死不瞑目。

回去的路上,罗汝芳陷入了沉思,对朋友说:“他老人家顺风顺水,万事如意,怎么临了还一直叹气?你说,要是咱们科举登第,仕途得意,甚至入阁拜相,临终时会不会叹气?”

朋友想了想,说:“恐怕也免不了。”

罗汝芳若有所悟:“既如此,我辈须寻个不叹气的事做。”

做不叹气的事,曾经是每一个年轻人梦想。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人们发现想把一件小事做精做专,都难如登天,因为太多的诱惑和杂音以及光怪陆离的价值观要来抢占你的大脑。

我们这个时代的荒谬之处在于,表面上说价值多元,好像再也没有什么意识形态可以主宰所有人的思想,但其实骨子里绝大多数人仍被一种单一的价值观所奴役,那就是金钱至上。

有人喜欢月亮,有人喜欢六便士,但商品经济的消费主义强悍地驱逐了前者——我们被剥夺了不想成功的权利,似乎不擅长攫取资源,不会当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在这个丛林般的社会里就没有存在的价值。

王阳明是第一个在重农抑商的传统中国替商人撰写墓志铭(《节庵方公墓表》)的大儒,振聋发聩地提出“四民各尽其心,没有高下之分”。但他没有料到,一个还没有解决政治民主化的国度,又不得不直面一项新的挑战。

哈佛大学教授桑德尔在分析美国为什么近年来出现衰败时认为根源是建国之初的那种“共和主义”思想消失了。即:自由取决于共享自治。

所谓共享自治,是说公民要与伙伴就“共同的善”展开协商,并致力于塑造政治共同体的命运,这就要求人们在充分尊重个体权利的同时,还需要“关于公共事务的知识、归属感、对集体的关心和对与自己命运休戚与共的共同体的道德联系”。

人的痛苦,本质上源于欲望大于能力,读书太少而想得太多。

佛教认为,大部分人都活在一个由职业、收入、人际关系和思想观念因缘和合的“假我”之中。“假我”不常在,因为构成它的诸般事物依赖特定的条件组合在一起,一旦众缘变化或离散,便迅速坍塌。

认同“假我”之人,等于将短暂的生命拱手交给了命运这个心狠手辣的编剧。命运无常,制造一个情境让他哭他就哭,制造一个情境让他笑他便笑。一辈子在红尘中颠沛流离,尽情演绎,到死也没活明白。

乔布斯有言:“你的时间有限,所以不要为别人而活,不要被教条所限,不要活在别人的观念里,不要让别人的意见左右自己内心的声音。最重要的是,勇敢地去追随自己的心灵和直觉。只有自己的心灵才知道你最真实的想法,其他一切都是次要的。”

人人生而自由,但无往不在枷锁之中。摆脱束缚的唯一法门是反身而诚,跳出梦幻泡影般的俗世苦乐,点燃自性之光。

阳明心学一言以蔽之,乃“为己之学”,即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内心和人生负起责任,而不是按照别人的标准,在他者的目光中上演一场生活秀,左右逢源,丢失自己。

叔本华说:“‘人是什么’比‘人有什么’重要得多,也比‘他人的评价’重要得多。”以明觉良知,完善自我,建立事功为导向,王阳明告诉世人一个观点:成功虽以物质为表征,但莫不是以精神为其来源。

大多数人一事当前,往往脑子没动心先动,很容易被自己的情绪和欲望控制,无法作出理性的判断。而人们做事之所以感到累,又常常是因为他根本不喜欢这些事本身,只想要事情背后的东西。比如读书为了考大学,上大学为了找工作,工作为了赚钱。说极端些,中国人一辈子其实就干一件事——出人头地。

似这般带着镣铐过活,当然沉重压抑,离禅宗所说的“饥来吃饭,困来即眠”相去甚远。

《中庸》有言:“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意思是,人的喜怒哀乐等情感尚未发动时,内心保持一种寂然不动、不偏不倚的状态,就叫做“中”;情感表现出来时,都能把握一个适当的度,符合自然常理和社会规范,就叫做“和”。《中庸》认为“中”与“和”是一种非常高的境界,当大多数人都能达到时,则天地便能各安其位而运行不息,万物也能各得其所而生长发育了。

马斯洛通过研究发现,那些自我实现的成功人士身上有一个共同而显著的特点,即打破了二元对立和“非此即彼”的惯性思维,能够把游离甚至是相互矛盾的事物整合进统一体。事实上,王阳明将其学说归宗于“致良知”,也正是希冀这样一个“万物一体”的大同世界。

一个社会不可能在缺乏良知和信仰的情况下还能长期运转自如。人与人之间日渐消亡的信任,个体内心与日俱增的不安——光明不直接惩罚不接受它的人,但拒绝光明,停留在黑暗之中,这本身即是一种惩罚。

晚清学者严复曾说:“制无美恶,期于适时;变无迟速,要在当可。”这与梁启超“于国体则承认现在之事实,于政体则求贯彻将来之理想”的主张不谋而合。

什么时候我们构筑起了独立自主、充实完整的心灵世界,勇于自己承担责任,不再把错误推诿于他人;什么时候在思想上形成了有风度的对抗以及和平竞争的思维。中国才能真正从内部崛起,实现所谓的伟大复兴。

然而这一切,都自阳明心学始。

拂去尘埃,那个华丽的时代引人遐想。中国有没有可能在本土的文化传统中孕育出民主科学的思想,进而过渡到公民社会?王阳明给出了答案。

阳明心学具有思想解放的意义,它提倡人格独立,不盲从权威,人人都可成王成圣。悍然独往却随机转化,变而通之又岿然不动。心有主,我制外;心无主,外制我。心为本体,万物在我。

阳明心学是明朝中后期启蒙运动的发轫。自万历十二年王阳明从祀孔庙以来,阳明心学便以顺风扬帆之势风靡天下。据时人记载:“始于一方,则一方如狂;既而一国效之,则一国如狂;至于天下慕而效之,则天下如狂。”

错过了王阳明,中国停滞了数百年;得到了王阳明,日本有了明治维新。

人生糊涂识字始,人生强大炼心起;知行合一常磨炼,心学悟后无六经。

你可能遍览群籍,无所不晓,你可能左冲右突,寻找成功的法门。然而你可知道,心理弱小之人注定无法成功,生活亦不可能幸福;取得辉煌事业的人,均有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心理素质。阳明心学不是辞章之学,而是促使你心理强大、成王成圣的实学。

可惜,人的眼睛向外,永远看不到自己,都是自己的陌生人。长此以往,你失去自我,沦为他人的客体。任何人的语言都可以轻易绕过你的思维,迅速进入你的心理结构,激起你情绪的波澜。更可悲者,你根本没有时间去反思,而是被媒体和朋友圈裹挟着去消费,去愤怒,去笑去哭,发泄剩余的精力,直到有一天,你的内心彻底被虚假的信息支配,变得唯唯诺诺。你认同了开法拉利的比开大众的值得尊敬这一价值排序,面对前者你畏首畏尾,面对后者你色厉内荏——你早已听不见自己的声音,真假不辨是非不明。

成大功者必有大智慧。围棋的变化有360的360次方种,生命亦如此,每个“下一刻”都是无法预料的,事先很难做出准确的计划。但是,外界无法一目了然,却可以了然于心,因为事都是人做出来的,对弈的主体也是人,把握了自己就把握了世界,对人心认识越深,就越能获得主动权。

阳明心学就是要人摊开来检视自己,认识生命,从虚假信息和有害情绪搭建的自我意识中跳出,站在心体的层面审视、监督意识,用正确务实的观念来指导行动,用对人心深刻的体察来打破他人的心墙。

就像歌词里唱的一样:从来就没有救世主。只有你能为你做出的判断负责,只有你才是你命运的主人,只有你才是你世界的主宰,只有你知道到底值不值得,只有你能排除旁人嗤之以鼻的杂音,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这就是“心即理”,它告诉我们:人的本质,一切人性,并非自然获得,而是人类自我建立起来的。对人类整体而言是这样,对个体来说也是如此。

王阳明最反对盲目崇拜、人云亦云,将之比作矮子看戏,随人喝彩。事实也是如此,贪官和奸商的话天花乱坠却一文不值,只有用良知去检验证悟,身体力行,千锤百炼,才能看穿一个人的本质,检验一条道理是否行之有效,这便是“知行合一”。

用在个人,这是一种雷厉风行的作风、理性严谨的态度和审时度势的智慧。而用在国家,它又是推动一切政策贯彻落实的利器,消灭各种不正之风的灵丹妙药。毕竟,历览前贤国与家,从来就不缺好的制度,缺的只是将其执行到位的人。

五百年前,有明一朝最杰出的哲学家、政治家、军事家王阳明平地一声响雷,以恢宏无匹的气概,打破了明朝媚俗、沉闷的世风,建立起独树一帜的思想体系。他为世人的安身立命找到了精神归宿,那是一种脱胎换骨、由内而外的洗礼,又传授了他们实现自我价值的终极奥义。他改写了一个时代,影响了三个国家(中国、朝鲜、日本),就像那个被人用滥了的比喻一样:

鸟,我知道它能飞;鱼,我知道它能游;兽,我知道它能走。飞的我可以射,走的我可以网,游的我可以钓。但是龙,我不知该怎么办啊!学识渊深莫测,志趣高妙难知。龙乘风云,可上九天!

任何溢美之词都已显得多余,彼时,他的门生故吏已遍布天下;身后,追慕膜拜者更是延绵不绝,连清乾隆皇帝也要附庸一把,亲笔为他书写“命世真才”的御碑。

然而,面对这一切,九泉之下的王阳明只是淡然一笑。他从来就不自囿于权威,也反对任何形式的造神运动,即使那些文治武功早已成为世人津津乐道的传奇,王阳明却从来没有变过,他永远只是那艘载你过河的船,河的对岸是你的内心世界。既已渡河,船也会自然而然淡出你的视线,消失在那雾气蒙蒙、虚无缥缈的河面上。

随露珠凋零,随露珠消逝,此即吾身。龙冈的往事,宛如梦中之梦。

赞 (18)
分享到:更多 ()
  1. 反映心中所想,跨越日常的高度,也未尝不可,可是现在教科书中草草而过,他的思想只沦为了一个知识点罢了,我也曾问过自己反省过自己,可是性格的本来让我不能够强大自己的心,与人争吵与人怄气,都不知道如何戒骄戒躁,也许处事不惊才能是一种真正的成长吧,也许看事淡然提高自己的修养才是为人的真谛吧。可是却不知如何置身于外,我本其中,却又想超脱其中,这也是一种疑惑之处吧。

  2. 它提倡人格独立,不盲从权威,人人都可成王成圣。悍然独往却随机转化,变而通之又岿然不动。心有主,我制外;心无主,外制我。心为本体,万物在我。—-这是政治文明之后的产品,而之过程是民主法制这两个危险的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