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句有空再聊,但再不联系

说句有空再聊,但再不联系

文 段皇爷

顺手加了一个陌生好友,互道一句你好以后无以为继,特别尴尬。

剧情是老套的。为了缓解尴尬,我们会交代一下背景,互换一下坐标,她表达倾慕,我假装谦虚。互相扯一下爱好,有相同的就是知己,有不同的一阵难堪,然后转移话题。这里面或许会擦出几下精彩的火花,可以多放几遍慢动作,可是只有慢动作是不足以支撑起整部电影的。所以最后我们满载而归,尽兴而去,说句有空再聊,但再不联系。

我关掉了聊天窗口。这几天我还能看到她的朋友圈,但过几天我再打开,那会是一片空白。发消息过去,系统告诉我,你们已经不是朋友了。想聊天?先发送好友验证吧。

讽刺的是,即便我已经通过了她的好友验证,我们也从来不是真正的好友。

 

本质上我是个内向的人,这不是原因,这是结果。遇上陌生好友,总是要先后退一步,然后以貌取人。对的,是以貌取人,日久见人心太耗心力,万一见到的是黑心,甚至还不能收回成本。还不如以貌取人来得简单。别骗自己了,我绝不相信一见钟情是出于喜欢对方的内在美。

长得漂亮,我会奋不顾身,长得凶残,我会先保护自己。陌生人需要很漂亮或是很努力,才能获得我的信任,这未免对她太不公平。所以我能做到的无非就是,减少接触,永远被动,最后变成一个内向的人。这是结果。

我的确是有些抗拒陌生朋友的。他们抱着期待而来,认为我是个有趣的人,能合乎她们口味,能给她们带来一些愉悦,要不交心,要不走肾。但结局是,她们往往失望而去。

毕竟我不是一个有趣的家伙,可以三言两语解开她的困惑,随手一挥给她列出书单,她要哭着求我,才不至于被删除。

事实上,我不过是一俗人,至于有多俗,我不太好在大家面前列举。这种俗气,像发福的中年人把衬衫塞到裤子里一样,再掩饰也无补于事。难免令她失望,让我愧疚。

于是下次,面对陌生好友请求的时候,我思潮起伏,羞愧难当,只好假装一个不食烟火的性冷淡,故意不理会,把别人的期待都留在列表里风干,才不至于在我手里辜负。

 

不单是她,我自己对于朋友也是有要求的,我也希望他有趣。于是在征友的时候,总是一厢情愿的要求对方是一个有趣的人,最好懂一点文学,谈论一下白鲸这部又长又臭的东西,凭什么是美国文学的标志,探讨一下斯蒂芬金反对副词,究竟有没有道理。

好了,好不容易百里挑一,找到了一个我认为是有趣的存在。她谈吐幽默,观棋不语,绝不强加于人,不会通过贬低别人来抬高自己。我们相见恨晚,彻夜交谈,但然后呢?

然后我们满载而归,尽兴而去,说句有空再聊,但再不联系。

 

我越来越明白,如果你自认为是一个充实的人,其实根本没必要去征友。

在以前,我以为自己是想要找到有趣的人,和他们谈心交友,彻夜不眠。但到了后来,我才发现我之所以征友,无非是想让别人知道我有多精细聪明,有多博学渊深,谈吐有多风趣幽默,见识有多独特奇妙。

我会说,我喜欢有趣的朋友。其实无非是想告诉别人,我自己是多么的有趣。

我会说,我喜欢懂一些文学的人。其实无非是想告诉别人,我看过那么一点不值一提的文学叙述。

我会说,我喜欢长得漂亮的人。其实无非是想告诉别人,我也长得不丑,有配得上你的资格。

就像征婚,第一句就强调门当户对,无非是炫耀自己家里的金银财产,一定要对方心悦诚服,从别人惊讶的脸孔里得到一些卑微的满足。

我一再强调我有多喜欢一类人,强调他们有趣幽默,风度翩翩。无非是想要向大家证明,“我也跟他们一样呢”,证明自己有多值得被喜欢。

得不到,就在暗地里期待,挣扎,扭曲,变得怨愤。

得到了,我们相谈甚欢,满载而归,尽兴而去,说句有空再聊,但再不联系。

赞 (4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