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整个青春,等一个不确定的你

文 / 修行的猫

宸宝是我资深男闺蜜,靠谱的大龄未婚男青年。

记得我们刚认识时,他天天叨叨着让我叫他画画,有一天,我当着他的面画了一组小黄人,活生生的把可爱的黄人画成了几根扭曲的玉米肠。他当场石化了,我暗喜,从此他就再也没提跟我学画画的事情了。

宸宝,稳重,温和,诚实可靠,有点小木讷,不过经我多次鉴定,是个值得托付终身的好男人,但他是单身。

我认识他那会儿,他在相亲,三年后,高,矮,胖,瘦,文艺,清新,绿茶,花茶等女生所属的类型都见的差不多了,他依然是个单身狗,依然在相亲。

我很不解,就问,宸宝,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儿。他愣了一下,眼睛直直地看着前方,说,娴静,漂亮,善良,上进,最好是长发,还要有点艺术气息……

我白了他一眼,靠,这样的姑娘眼瞎啊,找你干嘛?

他仰着头说,切,真有这样个眼瞎的姑娘,可惜她配了一副眼镜后,我就把她弄丢了。

晕,什么个情况啊?

宸宝大学在沈阳,那时候班上的外地学生不是很多,他们那一个班级就二十几个吧,东北的姑娘,大气,奔放。对于刚经历过高考摧残的孩子们,初入大学,都很欢腾,一个学期下来,宸宝他们宿舍三个兄弟都带了女朋友回来。

宝啊,你赶紧得把,找个女朋友,她们四个就可以凑桌麻将了。宁子一脸严肃地对宸宝讲。

没事,不着急。我正在寻摸着嘛。

行,有眉目就吱个声,我帮你把把关。

宸宝是个典型的处女男,洁癖,强迫症。平时除了踢踢足球,打打魔兽,也没什么爱好。

阴沉沉地一天,他在操场上热气腾腾地踢足球,他一脚怒射,球打在了柱子上,飞出了球场,宸宝沮丧地去捡球。

他抬起头,看到一个女孩安静地坐在草地上,看书,风吹散了她的头发,她伸出手自然地把头发夹在耳后,露出侧脸,皮肤白皙,嘴角挂着笑容,在北方的阴郁天气里,显得格外明艳动人。

宸宝一边直勾勾地看着那女孩,一边往前走,结果,哎呦一声,撞在了旁边的篮球架上,妈呀,宸宝捂着脑袋,晕头转向地往球场冲,他似乎看到队友在起哄,骂他活该。但清晰地记得女孩抬起了头,对他笑。

这是他第一次见清冉,心里像装了只小鹿,晚上直愣愣得想到大半夜。

第二天他便开始满校园得搜索清冉的身影,一上午的功夫姑娘所有资料已经到手,清冉,女,19岁,摩羯座,A型血,沈阳人,身高165cm,体重47kg,喜欢看书,看电影儿,打排球,爬山……

之后,宸宝就充分发挥处女男的特性,温柔,体贴,注重细节无微不至的横插在清冉的生活里,送早餐,送水果,送零食,送上课,连清冉宿舍的卫生,每周都要帮忙打扫几次。

起初清冉对他爱答不理的,但一个月过后,两个月过后,他依然没有做出进一步的动作,清冉已经放心的把他当做男闺蜜了,逛街叫着他,打排球也叫着他。

有一天,他去宿舍找清冉,约着一起看电影,结果看到清冉紧皱眉头,捂着肚子倚在床上。宸宝,以为清冉生病了,着急得坏了,准备扛着清冉往楼下医务室冲呢,刚贴近清冉,被清冉一脚踢了回去,用力过度,清冉痛的冷汗直落,宸宝,你神经病,你想干嘛啊?

没,没干嘛,我就想抱你去医院

去什么医院,你赶紧去楼下超市给我买些舒婷

哦,好的。

宸宝跑到楼下时,才意识到自己不知道什么是舒婷,就到超市,对着收银说,你好,我要买些 舒婷,舒婷在哪里放?

周围的女生都满脸问号,忍俊不禁的看向他

没见过帅哥啊,我不就刚刮了胡子嘛,至于嘛这是。他沾沾自喜。

他顺着服务员手指的方向,来到货架,顿时脸红了一大片。急忙拿着舒婷就逃出了超市。

每到假期,他带着清冉去爬山,泰山的日出,黄山的奇石,华山的云雾,衡山的雪松……用光他攒一整个学期的零花钱。

大学四年,他就这样做了清冉四年贴身男闺蜜,他只对她一个人好。清冉很享受这样的好。

宸宝未曾表白过,宁子他们都快急死了,说宝,你干嘛呢,跟个太监似的忙里忙外的伺候着娘娘,你还不下手,还真想把皇上给等来了?

宸宝不急不忙的说,我们俩虽然没有在一起,但大家看起来,我们跟情侣也差不多,我觉得两个人在一起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为什么非得要告白仪式,昭告天下才可以么?我早就把清冉当做女朋友了,我想清冉肯定也把我当男朋友了。

她把你当男朋友才怪呢?你自己长点心吧。宁子咬牙切齿的盯着宸宝。

毕业典礼举行完后,大家都穿着学士服在校园里拍照,清冉和她的闺蜜瓶欣在一起摆了各种POSE自拍呢,看到宸宝,来来来,帮我们拍照。

宸宝认真得帮她俩拍了很多照片,瓶欣也帮清冉和宸宝拍,宸宝的胳膊搭在清冉的肩膀上,露出憨厚得笑容,小眼睛闪闪发光。

结束时,瓶欣走了过来,说,喂,宸宝,要毕业了,咱俩也合张影吧。

宸宝征了一下, 说,好。清冉帮他们按下了快门。

咔嚓一声,大学生活拉上了帷幕

清冉家就在本市,所以很轻松的就收拾妥当,宸宝费劲把自己的行李整理好,他带着给清冉买的猫眼石项链,去找清冉时,清冉不在宿舍。

他慌忙出去找,在排球室门口看到了清冉,清冉和他们的班草叶至择挽着手,在聊天,她长发随风飘起,笑着望着叶至择,顾盼生辉。他轻抚她的头发,手停留在了她脸颊。

宸宝清晰的听到心坍塌的声音,清冉看到了宸宝,拉着叶至择走了过去,宸宝,我忘记跟你说了,我和至择在一起了。

恩,这么突然,你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啊?

不突然,我喜欢清冉好久了,以前看着你们俩天天形影不离的,以为你们在一起了,伤心了许久,最近才听瓶欣提起,你和清冉只是好朋友。我才鼓足勇气跟清冉表白,还好,一切还来得及。

既然你是清冉最好的朋友,我们以后也是兄弟了,还请你多多关照。叶至择向宸宝伸出了手

宸宝缓缓得松开了紧握的拳头,握住了他的手,从喉咙深处发出了嘶哑颤抖的声音,说祝你们幸福。

头也不回的走了。

闷闷的在宿舍里喝光了一箱啤酒,任宁子怎么叫,怎么骂都不搭话。

后来,清冉来了,他挨着宸宝坐了下来,说,宸宝,对不起,其实我知道你喜欢我,但我有给过你机会,你刚开始没说,我以为你脸皮薄,不好意思,可你一直不说,我就怀疑是不是我自作多情了。

我们认识了四年,我等了你两年,一句喜欢你从未说出口,而叶至择是个很好的男生,他对我关怀备至,我也渐渐接受了他,他有种很特别的霸道,我动心了。

而你一直都是包容我所有的坏脾气,我感觉你像我哥哥一样。我很感谢你这四年里对我的照顾,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不愿意失去你。说着说着清冉泪流满面。

宸宝把清冉拉进怀里,狠狠得抱着清冉说,祝你幸福。

买票,拉着行李去火车站,清冉没来送他,校园门口,宸宝落寞的回头望了望他和清冉走过四年的校园,然后看到瓶欣站在他面前。

他想起是瓶欣对叶志择说的他不是清冉的男朋友,就满怀厌恶得看了瓶欣一眼,准备离开

宸宝,你等一下。瓶欣叫他

你干嘛呢?他瞪着瓶欣

没事,清冉没能和你在一起是你自己活该。

我和清冉在不在一起,关你啥事?

你根本就不配和她在一起,你好自为之吧,再见

你才好自为之呢,八婆。

话不投机半句多,宸宝恨恨地拉着行李走了,他没想到平时话不多的学霸瓶欣竟然是这个德行,真让人心生厌恶。

然后宸宝就回到了C城,找工作,找房子,相亲。

我爱过一个姑娘。姑娘不爱我,我恨过一个姑娘,姑娘也恨我~

去你的,明明是你自己不知道珍惜。甭在这儿跟我矫情,我又白了他一眼。

去年清冉和叶至择结婚了,我收到了请帖,没有去。我多想把请帖上的新郎换成自己,但一切都回不去了,我时常翻看我们毕业时的合影,那时候她笑得很清新,像一朵茉莉花,我傻傻得站在她身旁,以为这样就能守护她一辈子了,结果一不小心就各自奔天涯了。

宸宝眼圈红红的,我也没好意思再打击他。

是啊,心里装了一个人,难怪每次相亲都失败。

2014情人节,好妹妹的《祝天下所有的情侣都是失散多年的兄妹》风靡大街小巷,我第一时间分享给了宸宝,祝单身狗情人节快乐!

十分钟钟后,宸宝回了一句话,去你的亲兄妹,我脱单了,我有女朋友了。

我靠,谁啊?这么不长眼找上了你。

然后,宸宝给我发了一段话。

宸宝:

你好,好久没见。

从你刚进大学时我就注意到了你,你带着个黑框眼镜,身材高高大大的,喜欢穿黑色,黄色的衣服,处女座的男生,有感情洁癖,自尊心强,还有些不自信。有些小木讷,喜欢玩魔兽,喜欢踢足球。笑起来,暖暖的,像冬日的太阳。

其实你所到之处我都有在。

你还记得在冰河时代,天天形影不离的木师么?

你还记得你汗流浃背踢足球时,站在球场旁边呼喊的那个扎马尾的女生么?

你还记得天天在餐厅,在图书馆,在排球室与你擦肩而过,盯着你看的女生么?

你一定不记得了,那时候清冉就是你心里的太阳,照亮了你整个世界。

你的眼睛里哪还容得下别人。

为了让你多看我一眼,于是我就跟清冉做好朋友,我俩无话不说。

她提起你的时候,眼睛发亮,我的心微微的疼。

她说她会等你,我就暗自下决心我也等你,你们在一起多久我就等多久。

我有时候会跟着你俩悄悄地走好远的路。

我好想跟你在一起来一次旅行,还记得有次我们在华山偶遇么,是我蓄谋已久的计划,清冉一定会邀我一起走的,于是我们三个一起爬山,一起看云雾,一起坐索道,你看着清冉笑得特别开心,我看着你也笑得很欢乐。

我以为你俩已经在一起了,直到清冉告诉我,不准备再等你了。叶至择找我问情况,我也就把你俩没在一起的事情告诉了他。我是存有私心的,其实我蛮希望他俩能在一起的,这样就只剩下我一个人等你了。

那天你看到他俩手挽手,惊慌失措的跑回了宿舍,三天未出门,我也一个人呆在宿舍里,拼命的想念着你,想着你现在一定特别难过,我就开始厌恶自己,后悔自己跟叶至择说的话。不然他俩也就不会在一起了,至少不会这么快在一起。

我终于鼓足了勇气准备向你道歉,在学校门口,我看着你,你投来了陌生而厌恶的眼神,我心痛极了,顿时改变了念头,就对你说了狠话,我想,既然你不爱我,那就讨厌我或恨我也行吧,至少至少可以记得我。

你真是蠢,喜欢了那么久的女孩,却不敢说出口,她和别人在一起了,你肯定会难过一辈子的。

我也真是蠢,喜欢你那么久了,还是说着言不由衷的话,最终分别时,却是弄成那种情境。

你走了,其实我多想过去拥抱你啊,可惜你我之间人来人往,却不再有交集。

这么几年,其实我一直在C城,看着你找工作,相亲,一次一次的搬家,我多想站在你面前,告诉你,我还在。看着你一天一天,优秀起来了,我也在拼命地努力,希望有一天站在你面前,可以配得上你!

我蓄了长发,是你喜欢的模样。

却不知道该以什么身份出现。

我遇到了很多人,像你的眉,像你的眼,但都不是你的脸。

这么些年,我习惯了默默的关注你,习惯了等待,习惯真是扎人,等不到你我就被扎的心疼。

我决定了,不管结果如何,我都要告诉你,我喜欢你。

你的名字,只有两个字,填不足三行,却已写满我的心。

清冉已经结婚了,但你还是要生活啊,你也要安心,幸福的去生活啊。

我想与你共黄昏,问你粥可温?

请你给我一个机会,也给自己一个机会。

毕竟,我用了整个青春,来等一个不确定的你。

瓶欣

下边附着一图片,两个人站在学校的榕树下,穿着学士服,女孩小心翼翼的笑着,眼睛里满载着温柔,男孩面无表情,目光呆滞。

记得前几个月好像听宸宝提起过在公司附近的书吧遇到了个老同学,原来是……看得我眼睛酸酸的,就回了一句,美得吧,你。不过你上学时候,真丑,白瞎了这么好的姑娘。

宸宝说,滚远点儿,至少我不用再去相亲,对着陌生人一遍一遍的重新交代自己的人生。

好好的待人家。

会的,一定!竭尽全力。

宸宝说,他还是倾向于平淡的感情,轰轰烈烈,荡气回肠不如细水长流。

两个人,在正确的时机,自然而然的在一起,挺好。生活不是电视剧,没有上帝会保佑你一定和那个最心仪的她在一起,心爱的姑娘嫁人了,我还依然得生活。

生活在不断妥协中进行,感情也是在不断磨合中趋向完美。

我何不给自己一个机会呢?

毕竟,她用了整个青春在等我。

我想说,细水长流是因为瓶欣的默默付出,感情的世界里,终归有个人在掏心掏肺。

千万记得天涯有人在等待,路程再多遥远不要不回来

不去想不去计量你的心有多明白,前往幸福的路有多少阻碍

就算给你的爱石沉大海,青春飞逝就再找不回来

尚好的青春都是你,再遥远,都跟随你……

赞 (74)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