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还能再见你

如果还能再见你

文 仲尼

1

大口和虎妹,是我们圈子里最般配的情侣,倒也不是什么门当户对,只是因为两人的体重总和几乎接近450斤,这450斤肉几乎是平均分布在他们两人身上,你要是有机会亲眼见到他俩手牵着手朝你走来,只需一秒你就会明白什么叫做“排山倒海”。

他俩会胖,绝对是吃出来的,有一次我们三个一起吃饭,在一人吃下了一份汉堡套餐之后,大口觉得没饱,提出去吃小龙虾,自恃食量惊人的我一上桌就点了3斤小龙虾,我永远不会忘记那天大口惊讶地看着我,脸上流露出了一种友情受挫的失望:“你怎么就点你一个人的份!你太自私了!”说罢,他招呼服务员给他俩一人来了3斤。

2

大口和虎妹虽然相爱,却经常吵架,而他们每一次吵架,大口用于哄虎妹的招式都特别奇葩。

2013年春天,他俩冷战,大口为了哄虎妹开心,想出来的办法居然是:约我一起参加吃汉堡大赛。

比赛规则是:

谁能以最快的速度在不喝水的情况下吃下一个4层的大牛肉汉堡,谁就获胜,胜利者可以拿到200块钱奖金,还能免费吃汉堡一个月。

那场比赛,我用了20秒才勉强吃完的汉堡,而大口的成绩是13秒,比全市记录都快了1秒。那天他在台上说获奖感言的时候,大口自以为很浪漫地对着虎妹唱了一首《爱的就是你》。

唱完了,最后还是没忘了遥望着我,说:“当然,输了的朋友也不要气馁,特别是我的朋友仲尼,虽然这场比赛他已经用了全力,而我还没用力,但是我相信只要努力还是有机会冲击第一名的!”

虎妹站在台下看着自己的男人在台上意气风发,眼里泛着丝丝泪光。那一刻我真觉得自己看不懂胖子的世界,只能从虎妹的神情中推断,那一丝泪光,应该是源于自豪吧。

3

虎妹老是跟大口吵架的原因,一直以来都没人能分析得出来,从大口的阐述中,只能隐约知道他们每次吵架的情形,大约都是虎妹吃着饭毫无预兆地红着眼站起来就走,大口追着问她“为什么”,虎妹要么沉默,要么说一些非常奇怪的话让他自己领悟。

我:“能有多莫名其妙?”

大口:“上次吃完羊肉火锅,快吃完的时候她生气走了,我问她:为什么?她:既然那么爱羊,你不如和羊交配好了。”

2013年夏天的某个下午,我和他俩出去,傍晚的时候三个人一起看了一部电影,散场后我们一起去到小吃街,坐在摊位上,虎妹从大家一起吃第一口饭开始,心情就好像不是很好。

在吃完了臭豆腐,春卷,麻辣烫之后,大口又跑去要了一份章鱼小丸子,他兴致勃勃地吃了一口说:“嗯,好吃!”说罢他把小丸子推到虎妹面前,我只见坐在对面的虎妹,每吃一颗小丸子,脸上的表情就跟随着阴沉三分,待到她吃完了最后一颗小丸子的时候,突然眼眶一红,站起身来扭头狂奔。

我和大口茫然地对视了一眼,大口起身追了出去。

我坐在原位上,遥望不远处虎妹甩开了大口的手,大口问:“为什么?”

虎妹歇斯底里地回答:“你和你的章鱼小丸子谈恋爱好了,你还找我干嘛?”

大口眉心紧皱:“什么鬼?”

虎妹:“你好意思问我?真不知道我当时怎么会看上你!”

大口放低音量:“好了好了,对不起!我知道错了”

虎妹:“你知道错了你说啊!”

大口当然回答不上来

见他无言以对,虎妹更加生气,径直坐上计程车扬长而去。

4

那件事以后,大口时常找一起我分析推理虎妹之所以会生气的原因,经过漫长的资料收集和调查,我俩从哲学到医学进行了无数次的辩证,最终我们推断出:虎妹生气肯定是和吃饭有关系的,这就像有的人有“起床气”一样,虎妹有“吃饭气”,这属于心理病,得治!

明白了原因,我俩打印了资料,甚至咨询好了医院,带着资料去找虎妹。那天我们并没有直白地说“你是神经病啊!”,而是很委婉地提到了“心理扭曲”、“精神病院”这样的专业术语,虎妹一开始听得一头雾水,但等她听明白了意思之后,还是当场炸了。

后来的一段时间里,这茬儿事只要在虎妹面前一提,她就得炸。但吵架还在继续,既不能提,又不肯就医,机智的大口最终想出了一个绝妙的办法:既然一吃饭就吵架,那今后就尽可能别一起吃饭咯。

当他向我们提出这个天才创意的时候,大家都说这是治标不治本,但大口只有一个回答:“那也总比标、本都不治强吧?”

为确保万无一失,我们大家研究出了一个策略:所有的朋友凡在饭点收到大口的任何信息,就用语音回复:“唉,大口,20分钟以后,那个谁谁谁的飞机会落地厦门,本来我是要去接的,但是我妈叫我回家吃饭,所以想来想去也只能麻烦你了。”

我们商量好,如果大口没回信息,我们就加言辞的大力度,就在语音里用上“不仁不义”、“重色轻友”、“不是兄弟”之类的词汇,总之怎么凶怎么来,力求达到“你若不走便是狗”的效果。

之后大概两个月的时间里,在“饭点开溜计划”的保驾护航下,大口和虎妹的感情可谓一帆风顺,不过由于这件事情实在是太好笑了,所以“饭点开溜计划”逐渐也成了我们几个朋友之间茶余饭后的搞笑话题。

2013年秋天,我和茶米两条单身狗,一起去看电影,看完电影出来差不多下午六点,我俩站在商场的露天过道抽烟,我收到了来自大口的信息,信息的内容是一个句号,我知道这是大口求援的暗号,我按下录音键对着话筒:“哦,大口呀,那个XXX今天来厦门,我本来答应去动车站接他的,可是前两天刚好有事,我就来了上海,这个事情就TM给忘了,你帮个忙去接一下呗。”

语音发送出去以后,茶米笑嘻嘻地调侃到:“上次他发给我的时候,我真的很想回复:唉,那个超级赛亚人要侵略地球了,我要加班,你要没事就顺手去拯救一下地球~”

那一刻,不知怎的我突然觉得自己仍是那个6岁的童真少年,我愉悦地按住录音键,对着话筒:“唉,大口,那个超级赛亚人给我打电话,说要侵略地球了,可是我要加班,实在是没办法,你要没事就去拯救一下地球咯。”我一边说,茶米一边把眼睛瞪得跟鸡蛋一样大

说完语音,我的小手指调皮地轻轻上划,取消发送。

“噗哈哈哈哈哈哈……”茶米笑得前俯后仰。

我俩爆笑了一分钟,茶米仿佛也回到了6岁:“我也要玩我也要玩!”

他抢过我的手机,暗下录音边说边笑场:“你家猫给我打电话,说叫你回家铲屎。”说完,取消发送。两人捂着肚子笑了一分钟,根本没有空余的气息说话。

我又抢回手机,录音:“你家猫给我打电话,说叫你回家舔屎。”说完,取消发送。

两人又笑了一分钟,

爆笑中,茶米突然特别兴奋地抢过手机,按住录音键:“你家猫给我打电话,说叫你回家拉屎。”说罢他居然就他妈的直接发送了出去。这次换成我的两颗眼睛瞪得像鸡蛋那么大,冥冥中我仿佛看见大口被打成狗的画面,空气顿时凝固。

几秒之后,茶米从容地点击“菜单”,“撤回”,

我俩对视一眼“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次真的是不扶墙都站不住。喷出来的口水大滴大滴散落在对方脸上,都是纯真的味道。

我接过手机,按住录音:“你家猫给我打电话,叫你回家吃屎。”说完,直接发送行云流水,茶米笑得摔倒在地上,感觉再笑下去都能窒息。

我点击“菜单”正准备按下“撤回”。

可就在这时,笑倒在地上的茶米,猛然间止住了笑声,他目瞪口呆的望着我的背后,

还沉浸在欢乐之中的我,忽闻背后传来虎妹的声音,那声音好像来自九幽地狱:“仲尼,你不是在上海吗?”

我猛地回头,只见虎妹挽着大口就站在我们背后,那一秒我脑袋“翁”的一声,只剩空白:“对呀……我不是……在上海……吗?”

茶米声线颤抖着问:“你们站在这里多久了?”

虎妹平静地:“在你们出来之前,我们就已经在这儿了。”

4个人沉默了几秒,虎妹一甩手“啪”地一个耳光扇在大口脸上:“你赶紧回去吃屎啦!”,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大口站在原地没敢追,过了一会儿才摇了摇头,叹口气自己走了。

5

2013年冬天,我去到欧洲写书,那几个月和朋友几乎断了联系。只能通过社交网络上的只言片语,得知“大口的饭点开溜计划”已经被废弃,但他和虎妹仍在矛盾中不离不弃。

2014年初,我回到厦门,再见到大口的时候,感觉他整个人瘦了一圈,大口告诉我这段时间里,他通过有效地沟通挽回了和虎妹之间的感情,虽然一起吃饭的时候,还是能感觉到虎妹的情绪异常,但是至少她已经不会哭鼻子发飙了。

我问他:“你怎么瘦了?”

他说:“虽然问题得到了解决,但是一朝被蛇咬,总归怕草绳,反正我俩一起吃饭是吃不香了,不过这样也好,你看我这不瘦了,血压也下来了。”

我问:“所以你觉得问题会慢慢地自然解决吗?”

他沉思了一会:“说不好,但毕竟是一个好的开始。我觉得她应该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既然开始让步了,那就多给她一点时间让她彻底走出来吧。”

后来的日子里,虎妹没再无故发飙过,大口心里的那些因为莫名其妙而产生的痛苦,也渐渐地被他淡忘了。

2014年年中,大口决定要向虎妹求婚,几个朋友兴致勃勃地帮他制定了求婚计划,他买了钻戒,买了999朵鲜花,把事先定好的餐厅布置成了女孩子梦里的天堂,大口还向我们集资买了去拉斯维加斯的双人旅行结婚套餐,套餐的安排里有一天的旅程计划就是登记结婚,旅行团的服务包含帮他们定好教堂,请好牧师,以及颁布证件。

我提出了找朋友们录制祝福视频,茶米和大口都觉得是好主意,于是兵分三路,花了半个月的时间,去找所有共同朋友每人录了一段祝福。

最后录到我的时候,作为一路看着他们走来的人,我突然不知道怎么组织语言了,在大家的鼓励下,我讲了一些常规的祝福之后,一时间有些哽咽,不知怎地竟对着镜头说:“别忘了,你家猫叫你回家吃屎哟~”

听到这话,知道故事的人都笑了,大口笑得最大声。看着大口笑得放肆,我知道,他和虎妹以往的那些误会是真的化解了。

6

大口从拉斯维加斯回来的时候,他召集大家一起喝酒,大口笑着告诉我们:“为了这场求婚我一共花了四万块钱,买钻戒花了一万,买花、定餐厅、视频制作花了一万,去拉斯维加斯的旅行套餐花了一万。”

“那还一万呢?”

“那天的求婚晚餐,我砸烂了餐厅赔了一万。”

所有人一下子陷入了寂静,

大口释然地笑着:“拉斯维加斯,我是一个人去的。”

看着他反常的从容,没有人再多问什么,千言万语都化成了一次一次地举杯,仿佛往事就是杯子里的酒,喝掉了、看不见了,大不了宿醉几天,也就彻底和我们没关系了。

临走时,大口醉醺醺地问我:“过几天第三届吃汉堡大赛,去吗?”

我说:“去!”

7

那场比赛,大口吃完整个汉堡只用了7秒,而我根本就没有吃完,我至始至终都在看着大口,而他从头到尾都盯着虎妹曾经站过的方位。

可能汉堡太干,他又吃的太快,最后一口面包也许噎到了喉咙,呛得他满脸是泪,停都停不下来。

8

一年以后,大口又交新的女朋友,也许是在“吃”上遭受过打击,他开始节制饮食,配合锻炼,一年的时间从接近250斤的体重,瘦到到了160斤

今年6月,我和大口下午茶,他突然对我说:“上个月我遇到虎妹了。”

我:“哦?然后呢?”

大口:“然后我就问她当年究竟为什么老是无缘无故地生气?她告诉我,其实她一直气的是,我每次吃饭都一定会自己先吃,她这个人很注重细节,总觉得从小细节里面,可以看出一个人的品德,所以当时她断定我骨子里是一个很自私的男人。她还说中间她也曾被我感动过,也试着隐忍过,但最后她还是决定不要以一时的感动,赌一辈子的幸福。”

我:“那她当年为什么不直接告诉你呢?”

大口:“其实也怪我自己不好,现在想起来当初她真的给过我很多暗示,这种事情对我们男人来说是很小的事情,但是对女孩来说就很容易上升到哲学层面,这种小心思要是让女孩子自己说出口了,那对她们而言,我们再怎么做也就都有没意义了。”

我曾遇到过一些女孩,这一点我倒是感同身受

大口突然笑了:“她说那天晚上我向她求婚的时候,她从一坐下来她就心里就在呐喊:你别先吃,你他妈别先吃!谁知道上菜以后,我还是火速先拿起了筷子,夹一口菜放进自己嘴里……哈哈哈哈哈”

我:“你这又是何必?让女孩子先吃难道会死?”

大口笑着:“我跟她说:我每次都抢着先吃,是为了帮你试一下食材新不新鲜,我知道你的胃不好,吃到不好的东西容易拉肚子,而且你吃多了味精又会过敏,那些饭菜我没尝过不敢轻易让你放进嘴里。”

我:“然后呢?”

大口:“然后我们就笑了……笑着笑着她说感觉到肚子里的孩子踢了她一脚。”

9

嗯,故事就到这里,

青春荒唐,不是每个对的人,都会出现在最好的时间里,

回不去又有什么关系?

今夕何夕,明月千里,永远都别忘了,曾几何时你深爱着她,她也深爱着你。

赞 (20)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