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穷你有理,沦陷在穷困潦倒里想不劳而获的人们

贫穷可怕吗?答案是肯定的,但比贫穷更可怕的是什么?是宁愿沦陷在穷困潦倒里却想不劳而获,我只怕你穷,却还觉得理所当然。

你穷你有理,沦陷在穷困潦倒里想不劳而获的人们

文 / 日光卿晨

有一个现象很有趣:例如你开车撞倒了一名闯红灯的行人,一般情况下行人负70%的责任,你要负剩下的责任,因为行人是弱势群体,但如果开车的你成为行人,你就会立刻变成所谓的弱势群体。

我们定义的弱势群体并非是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的贫民,而是一种毫无缘由的对比。比如一个穿着华丽的人受到衣衫褴褛的人攻击,不知情的目击者总会潜意识地认为,一定是那个富丽堂皇的人无理取闹。

你大概从来没有想过,这样的思维对富人并没有太大的影响,却让某部分弱势群体穷地更加理直气壮。

讲个真实的故事,读书的时候我们班有一对双胞胎,姐姐总是很努力,不仅成绩优异而且多才多艺、羡煞旁人;妹妹则表现平平,一切都是随遇而安、不争不抢,性格倒也是讨喜。

大学毕业,姐姐幸运地在省会找到了一份体面的工作,妹妹则回到小城市做起了售货员。毕业之后的一两年,两姐妹关系还是如以前一样的亲密无间,姐姐经常从省城给妹妹带回很多漂亮的衣服和一些新鲜事物。

后来,两姐妹相继结婚、生子,优秀的姐姐理所当然的觅得良缘,而妹妹却迷恋上了当地的混子,混子会哄人,妹妹在他的甜言蜜语、嘘寒问暖中彻底沦陷,这段爱情当然得不到父母的祝福,尽管父母和姐姐极力劝阻,妹妹还是坚定不移地嫁给了他。

几年之后,姐姐和她老公都凭借各自的努力升职、加薪,妹妹过得很不好,她原本就软弱的性格完全留不住一颗浪子的心,混子另觅新欢,抛下了她和一个可爱的女儿。姐妹两之间的联系不知不觉的疏远了,说起来都是些冠冕堂皇的理由:各自有各自的生活,但事实上,大家都心知肚明:彼此再也不是一个世界里的人,尽管姐姐尽全力弥补这段关系,妹妹却总是不太领情。

今年大年初一,当小城市的人们都欢呼雀跃地迎接新年时,两姐妹却吵地面红耳赤。起因很简单:以往年初一,两姐妹都会约好一早去给父母拜年,但今年,姐姐先去给同在一个城市的领导拜了年,回娘家的时候已过午时。本是件芝麻大的小事,可是妹妹却不依不饶,大骂姐姐越来越势力,越来越喜欢趋炎附势。姐姐当然很委屈,妹妹永远无法理解她的艰辛,她拼了命的努力难道只为自己的小家吗?她在常年补贴拿着微薄的工资,连养活女儿都需要她接济的妹妹,父母如果生病,医药费也全部都由她承担,升职加薪和生活的不易都有太多妹妹不懂的艰辛。

后来,姐姐还不计前嫌地把妹妹接到省城生活,凭借她这些年积累的人脉给妹妹找了份工作,工资足够养活她和孩子。一个月未到,妹妹辞了职,她不断地向姐姐抱怨这份工作太过辛苦,但她却不知道姐姐工作之初也常常通宵加班。

姐姐忍气吞声地又托人给妹妹找了另一份工作,这份工作的工作时间不长,当然,收入也不会高。果然,没过多久,妹妹又辞职了,理由当然是工资太低。

几次三番,姐姐的老公自然表达了不满,姐夫教育妹妹说:“这世上从来都没有不劳而获这件事情,你现在不但要养活自己,还要养活子女,你已经有过一场不幸的婚姻,难道还要毁了自己的人生吗?你才三十多岁,只要你够努力,这个社会从来就不会饿死任何人!但最可怕的是你穷的理所当然,那任何人都帮不了你……”

姐夫苦口婆心地教育了她一番,原以为她会有所长进,没想到她竟反驳地让他们无言以对,妹妹抱怨道:“有钱又怎么样?有钱就像我姐这样吗?一年买不了几件衣服,穿来穿去都是旧衣服。你们瞧不起我,我还瞧不起你们不懂享受生活呢!你们是有钱,那为什么不养着我和我的女儿?给我介绍的工作要么辛苦要么赚不到钱,你们不就是嫌弃我穷吗?与其说你们想帮我,不如说你们怕我丢人,怕我成为你们的拖累,急不可耐地把我推销出去!”

妹妹说完,破门而出,留下已然惊呆了的姐姐和姐夫。

妹妹的话恰恰完完全全地展现出了生活在这个社会里的一部分穷人的想法。

很奇怪,他们一直在寻求平等,自己与别人获得平等工作机会,子女如愿以偿地进入一所好学校。当然,他们所寻求的平等永远落于权利上,若究其责任,他们则不愿意为这些权利买单。问其原因,他们则会回答:难道我穷就非得低人一等?

你知道低人一等的是什么吗?低人一等的不是你所见到的社会地位、金钱亦或是荣誉,这些外表所见的东西不过是外界给出的定义,没有对错只有是非。而平等是什么?平等是精神上的独立,只不过这种独立依附于物质的富饶,你不用混淆概念地把你想逃脱责任的懒惰称作为“不平等”。

从小享有教育权利的你不愿意像别人一样挑灯夜读,后来看着凭着自己的高学历有了份好工作的人,你就会假象人家是官二代或者是富二代,你从不检讨自己不够踏实、努力、上进,你只会抱怨和幻想。

如同妹妹,有些不富裕的人乐于批评富有的人不懂享受生活。且不提这句话有没有自我安慰的成分,姑且来聊一聊“舍得”一词。就社会大部分精英来说,他们的成功除了机遇之外都离不开辛勤的付出,财富的积累并非是你所能想象的轻而易举,没有起早贪黑、摸爬滚打而积累财富的人生经历,是不会懂得中产阶级人眼中的“不舍得”的。

妹妹所谓的舍得是什么?就是即便食不果腹也要去购置新衣,装饰你那毫无灵魂的躯壳。而中产阶级人的“舍得”用在哪?用在提高生活品质和培养更优秀的下一代上。所以你能体会所谓的“舍得”和“投资”的差别吗?

我身边有很多这样中产阶级的朋友,他们一旦成功便担负起养活全家的重责。这样的责任不容推卸,一旦他们拒绝会被责怪为“忘恩负义,熟不知,所有的成就大抵都是他们自己奋斗出的结果,与别人无关。而“嗟来食”者则显得无比坦荡、从容,仿佛这一切都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的索取——因为你比我富有所以你兼任养活我的职责。

姐姐可能从来没有想过,妹妹为什么不懂感恩,不愿上进。但事实上正因为姐姐的“善举”让妹妹丧失了某一种奋进的能力。如果所有的东西都来得轻而易举便没有人会想去珍惜,而一旦有一天你拿走了这些东西,他便会觉得遭受到了赤裸裸的“抛弃”。

我从不认同人分三六九等的说法,也从不喜欢用一类人去囊括一帮人,这样的说法未免有些片面。虽然不是遍地黄金可只要你不辞劳苦,总不会穷困潦倒到需要他人接济去生存。

我崇尚任何形式的平等,尤其是精神层面的平等,无关乎你是否周身名牌,只关乎你是否有一颗高尚的灵魂。沦陷在穷困潦倒里不劳而获的人们啊,只要你们愿意走出去,你就永远不需要向任何人低头弯腰,你所有的收获都是点滴的积累,无论多与少都值得被尊重;奋斗了那么多年才有了如今生活的人啊,请别滥用你的同情心,也不必居高临下地施舍任何人,你绝不能给予他们一世安好,那么就请别毁了他们的人生,错给了他们一个假象——即便不劳也能获得。

赞 (42)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