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地,不是失去爱情的原因

异地,不是失去爱情的原因

文 / 桃啃笙

发姐晚上给我打电话问我还在不在福建,我知道她要来找男朋友,吵嚷着叫她请吃饭。发姐痛快应下,跟我说:“反正台风天,大暴雨你也出不了门”。

发姐是我大学同学,大一时寝室里头打保皇,她连抓6个8,至此“发姐”称号一炮打响,发姐的男朋友叫“发哥”,不是英俊潇洒披着风衣抽雪茄的“发哥”,发哥跟发姐一边高,但发姐死活强调发哥比她高1厘米,是以捍守男票的尊严。发哥白胖白胖的像块松软的白馒头,说话倍儿温柔,和整天扯着破锣嗓子像个人形炮仗的发姐形成强烈反差,但任谁都不的不承认,他们两个正好形成完美的性格互补。

大一入学的第一个晚上,女生寝室夜谈,各自交代完家庭住址就开始袒露感情生活。发姐说,我跟我初恋高一时就好了,他高二不念了去厦门工作,现在谈了五年半了,异地恋。

我们问:“不对啊,高一时好上,现在也就三年”。

发姐在我上铺怒吼:“我这不重读两年吗!还能不能继续聊了!!”

发哥原本不是发姐班的,高一上学期转学过去,刚进门就被发姐相中了。发姐说那叫一见钟情,我们说是为了改变基因。发姐特别黑,寝室里有个笑话,说发姐和发哥视频,灯一关发哥就看不见发姐,因为和黑暗融为一体了。

发哥被老师安排坐到发姐旁边,俩人都不好意思跟对方说话,那时候发哥又白又瘦特清俊一小伙,发姐不好意思搭讪。发小就派上用场,她发小拿了两副扑克,死活拽着发哥打保皇。俩人就这么一来二去的在打保皇里建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

发姐说有天下晚自习,黑灯瞎火的。发哥在发小的安排下,送发姐回家。发姐快爱死发哥,没憋住就跟发哥表白了。发哥当时诚惶诚恐的没敢信,觉得在班里叱咤风云,说一不二的发姐竟然会喜欢自己,哆哆嗦嗦的回家,据说失眠一宿,第二天用特古朴的方式给发姐写了封情书,这也是俩人在一起后,发哥做过最浪漫的事儿。

情书里写的是:“就算你是逗我玩,我也想说喜欢你,做我女朋友行吗?我会好好的对你的”。

发哥成绩不好,山东这头还是考试重省,发哥家里亲戚在南方有个汽车零件标配厂,想叫发哥去帮忙,也算学门手艺。发姐不乐意,俩人正是蜜里调油的阶段,成天黏在一起难舍难分,发哥说:“我去学门手艺,你好好学习,这样我还能早点养你”。

发姐不乐意,大哭着和发哥闹脾气:“我用得着你养?!你去了外地,咱俩就分手吧,异地恋都没好下场的”。

从来没跟发姐大声说过话的发哥,那天头回怒了,他一拍桌子跟发姐说:“他们是他们,我是我。咱俩就谈个异地恋,等你大学毕业就结婚”。

发哥去南方赚的第一笔工资,给发姐买了条花裙子。发姐长得黑以前打扮的老气横秋,发哥说:“小姑娘家家的穿亮堂点儿多漂亮”。

发姐心里特喜欢,嘴上责怪发哥乱花钱,发哥可神气:“给自己媳妇花,我乐意”。

发姐高三那年落榜了,原因很心酸,考试前一个月发姐老爹突发脑溢血,发姐那时候住宿,她姑姑和妈妈瞒着发姐没告诉,连老爹最后一面都没见到。结果听同村的同学说漏嘴,才知道自己老爹没了,当时就崩溃了。发姐说她在操场上跑了四十多圈,停下时胃都快吐出来,昏天黑地觉得天都塌了。

发哥那时候刚从学徒工转正不久,要请假回来陪发姐。老板说回去你就不用回来,直接滚蛋。发哥二话不说定了火车票,坐了三十多个小时回家。

发姐说,他老爹去世后,所有人都和她说:“你不能哭,你是长姐,你家里还有弟弟和妈妈,所有事都得你帮忙照顾着”。发姐就忍着,实在憋不住了才躲到人后大哭一场。

只有发哥,从火车上下来直奔发姐家,看到发姐第一句话就是:“想哭就哭吧,我回来了,什么事儿还有我扛着呢”。

发姐复读两年,发哥就成箱的好吃的给发姐寄,发姐打电话跟发哥撒娇:“你别给我邮吃的,我又不缺那口,你跟我说句‘我爱你’就行”。

发哥在电话那头嘿嘿嘿傻乐,不好意思,逼急了就单字蹦:“爱爱爱爱爱”。到大学也这样,发姐开公放给我们听,笑得大伙直打滚,发哥在那头听见了,更是臊不行,我们开玩笑说发姐跟个女流氓一样,整天逼良为娼。

大二有一次发姐肚子疼,在寝室直接休克了。发姐痛经被抬去医院好几回,大家早已见怪不怪,以为送校医院打个止痛针就好了,结果那次校医一看,赶紧叫人送医院,尿路结石。我在外头吃饭不知道,回寝室发现发姐的被褥都没了,一问家里亲戚全来了,可发姐弟弟没人照顾,打算转院回老家。其中一个室友感慨:“同样是异地恋,瞧瞧人家再瞧瞧自己都没法比”。

我问怎么了,室友说:“发哥打电话没打通,听说发姐住院了,立马飞过来,现在病床前头当二十四孝男友呢”。

我们都羡慕不已,谁说异地恋是爱情的大敌,不过是没遇上对的人而已,从厦门到青岛,从南到北,3小时40分钟,飞行1571公里。你需要我在的时候,我就在那里陪着你,异地、距离从不是错失爱情的问题。

发哥对发姐,极少说我爱你,却整日用实打实的行动,狂虐我们这帮“过了耳听爱情”年纪的小苦逼,吊打的何止单身狗?连有男朋友的都让男友多向发哥学习。

发姐和发哥打电话说自己头发长的能扎起来了,发哥挂断电话给发姐买了200根五彩斑斓的发筋儿,发姐收到时表情比发筋儿的颜色都丰富。

发姐说自己最喜欢吃芒果了,发哥住家的院子里有棵芒果树,让发哥等她一起摘。女皇下令,发哥立马遵旨。然后芒果熟大了掉落在地,发哥就拍照片给发姐:“芒果说特别想你,你再不来摘,都快成芒果泥了”。

14年春节,丑女婿终于见到了丈母娘,发姐妈妈特别担心:“发姐她脾气不好,你现在谈恋爱能忍着她,你俩结婚你还能忍么?还有你在厦门那么远,发姐以后肯定是要回老家的,你俩也不能这么异地下去啊”。

那天发哥喝了点酒,激动地都哭了,他特诚恳的说:“阿姨,我跟发姐在一起九年了,她脾气不好都是我惯得,异地这个问题我早就想过,我家里也同意了,发姐毕业留哪儿,我就去哪儿。我妈说发姐早点定下来,就给我俩买房子,房钱早搁存折里准备好了。你放心我一定对她好,今后只会更好,而且弟弟您也不用操心,我就当我亲弟弟一样……”。

发姐早在一旁哭的稀里哗啦,说不出话了。

我们寝室曾经好信儿在发姐跟发哥闹脾气说分手的时候,给她算了笔账。发哥每个月给发姐的各种花销,比他每月工资的一半还多,这还不包括发姐寒暑假去找发哥玩,花的机票钱。都说一个男人肯给你花钱,不一定代表爱你。但不肯给你花钱,一定是不爱你。我们说,发姐你得知足吧,发哥对你简直是“要星星绝不给月亮,哪怕阴天下雨都架梯子上去给你摘,你还要求他怎样呢一个男生二十几岁,明可以大手大脚的为青春挥霍,却心甘情愿的精打细算为了买一套写你名的房子”。

发姐搓搓鼻子:“废话,这不生气吗!谈了九年,我还要当毕婚族呢”。

我还记得大一时第一次见发哥,他请寝室吃饭,那天发姐喝多了,又哭又闹。发哥就背着她,安安静静的从饭店到寝室楼下。那天发哥跟我们说:“发姐她脾气不好,心直口快爱得罪人,但她心是好的,没有坏心眼,该骂骂该说说,你们别往心里去,我在外地她也挺不容易的”。

见过太多异地恋失败的例子,早知道有多么不容易,遇见一个对的人,全心全意的呵护着脆弱的爱情,脆弱的同时也成就了无坚不摧。

异地、距离兴许不该是爱情失败的原因,坚持成了更好的我们,共勉。

赞 (37)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