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老公到底属于什么时代

海老公到底属于什么时代

文/六神磊磊

此刻,可能有无数连汪東兴是谁都没听过的编辑,正连夜乒乒乓乓地赶稿子:“一个时代结束了……”

本来这次不打算更新的,我正在赶一条关于深化改革加强干部队伍管理的新闻报道。然而,当我看到朋友圈里出现第5条“一个时代结束了”的时候,我实在忍不住了。

不知道你们看没看过《鹿鼎记》。云南的平西王爷去了,你 可以说一个时代结束了——占着大块地盘称王的时代结束了;神龙岛的洪教主去了,你也可以说一个时代结束了——占着穷乡僻壤、巴掌大的地方称王的时代结束了。

但是宫中的海大富老公公去了,你倒是给我说说什么时代结束了?

事实上,海老公是最不适用这句话的人,因为他恰恰是两个时代中间的人——既不属于旧时代,又不属于新时代。

海老公的经历,就是前后两半:

前一半,是宫里一位管事的大人物,武功高强,是老皇帝顺治爷的贴心红人,经常为顺治爷谋干机密大事;后一半,是老皇上不在了的时候,海老公谋定而动,突然出手,收拾老皇上留下的太后。

他一辈子只做了两件事:一是服从,二是斗争。老皇上在的时候,他唯一的工作就是服从——服从老皇上;老皇上不在的时候,他做的唯一的事就是斗争——斗争老太后。

他有能力、有手腕。我觉得《鹿鼎记》里,海老公的两样看家本领是我最佩服的:

一是生存能力。宫里最大的事是活下去。顺治老皇爷是不好侍候的,太后也是个不好侍候的,董鄂妃们大概也是不好侍候的,可人家海老公硬是侍候下来了,不管经过多少风浪,顺治爷始终觉得他贴心好用。二是决断能力。书上说他“虽然眼睛盲了,心中倒是雪亮”,一旦下决心向太后出手,就不犹豫不观望,起到了关键作用。

可惜的是,他却又明显不是新时代的人。

翻开《鹿鼎记》,海老公不管走到哪里,都是一股浓浓的旧时代的陈年味儿,他代表宫闱秘密,代表一切阴谋和阳谋,就好像在一所老房子里呆久了,被腌入了味,擦洗不掉了。

一位同为金庸迷的朋友“熊太行”说过,做官不外分两种,一种是公司的人,一种是老板的人;或者说一种叫朝廷的官,一种叫皇上的官。前者在外围,离老板远,算是必需品;后者在内圈,离老板近,算是日用品,更为贴心。

海公公就是皇上的日用品、贴心人,却也就必然面临日用品的无奈——他属于顺治老皇爷的烙印太重、太深。就像屋子的主人换了,旧门窗可以继续使,而旧牙刷却只能扔。新的时代,就算要用牙刷,也要用小桂子这样干净爽利的新牙刷。

在书上,他向太后出手,最终功归一篑,失败身陨。但即便他胜利了,大概也照样是无路可走。书上有一幕情景,我印象很深刻:在深夜的宫廷里,海老公一边喃喃念叨着“不成啦、不成啦”,然后“转过身来,慢慢向外走去”。其实他又能走到哪里去?

鹿鼎记里,有许多这种夹在新旧时代中间的人,比如海公公、前明公主阿九、“神拳无敌”归辛树,等等。他们普遍的特点是气息陈旧,有能力,却又打不开局面;有眼光,但又看不见未来。他们是最无所适从的一群高手。

他们总是陷入这个圈子:既看到旧时代的问题,渴望走出去,甚至亲手劈开旧时代,迎接新时代;但一跨出去,便又觉得无所适从,处处被嫌弃,又忍不住为旧时代招魂。

海公公到底是什么人?我的定义是,他是新时代的接生婆,又是旧时代的招魂者。

当然,海老公有本事、有贡献,我没有不尊重海老公的意思。人家不在了,由得我捧着小说在这里扯闲篇,说什么这个时代、那个时代。其实人家在的时候,我等不过是蝼蚁般的存在,连底层小太监温有道、温有方、小凳子、小桌子都不如,哪有资格扯什么时代。人家给我们什么时代,我们就只能过什么时代。

赞 (14)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