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你是否远嫁他乡

姑娘,你是否远嫁他乡

文 / 尤真

我妈是个本分人,没什么文化,对我也没太大期许,只是希望我能找个本地人,守着这小城,安稳的过一生。

对于她的叮嘱,我从没放在心上。对于我的心不在焉,她始终不厌其烦的举着例子。

我的某个远房亲戚,不顾家人反对,以死相逼,终究是远嫁他乡。然而,开始的奋不顾身并不代表着结局的美满。

两地相隔甚远,文化习俗大有不同,她从最初的忍耐学习,到最后的放手,其中滋味,只有她一人知晓。但想来,一个女子抛弃所有奔向爱人,得来的不是幸福美满,而是与日俱增的矛盾,满腹牢骚无处可说,当爱也消磨殆尽,除了满目疮痍,还能有什么?

最终,她拖着疲惫的身躯回来了,而父母,只是默默地迎接着她的归来。

我妈每次讲到这,总有些哽咽。

而我,依旧心不在焉。

我对爱情的期盼,不比谁少。脑海中构想过无数种相遇相恋相伴的场景,我希望他眉清目秀,我希望他善良孝顺,我希望他侃侃而谈,我希望他陪我到白头。可我从没想过,他住哪,未来会和我守住哪座城,我以为这不重要。

姑娘只需觅得如意郎君,哪问英雄出处?

守住爱情便好,又何须守住一座城?

我没和她争执,只是打定主意,只要在一起,无论在哪,也是天堂。

时间,总会教你重新看待事物。

我的嫂嫂远赴千里,从湘西凤凰嫁到不知名的小镇,是远嫁他乡的翘楚。堂哥和嫂嫂的故事,堪比电视剧,其中曲折,令人瞋目。

好在,经历八十一难的两人,终究是在一起,如今已结婚生子,日子倒也过得自在。

我原先在家,话虽多,但亲朋一到,立刻缄默。这几年经历了些事,却变成了话唠,和亲朋好友相聚,也能说上几句。

我和嫂嫂,与其他姐妹相比,相较投缘。她便向我诉说了许多。

因为实在离得远,想家想得厉害也只能靠通话;大事小事除了与丈夫诉说,几乎无处可说;生活习惯不同,很多时候,婆媳间的相处,总是令她身心疲惫。可她,除了忍耐,什么也做不了。

宽容,她只能沉默的选择原谅包容一切。

我似乎从琐碎中能体会到她的痛苦,无法告诉父母她的难处,时刻牵挂故乡的二老。好歹丈夫是个仔细的人,总能体谅她,给她拥抱。

她说,如果不是堂哥如此细腻,如此温暖,她怕是早就守不住这爱情,更何况这陌生的小镇?

我有一同事,丈夫的老家在一处,自己的老家又在一处,二人结合后,又寻了个城守望着。若大的中国,被这夫妻两围成三角形,三条点,她们能顾及到的太少。

逢年过节,始终无法周全。

姑娘,她远嫁他乡,只为了眼前人,但愿不辜负。

而我,在听了那么多的故事后,期盼着我的爱情,不因距离,不因贫富,不因年岁,只因为对方,开花结果。

当我妈再次念叨,我便不再不屑一顾。

我听着她的叮嘱,在小城里,等待着花开。

只是,姑娘远嫁他乡,注定要承受太多,你若没有毅力,你若无法舍弃,必将无法拥有。

远嫁他乡的姑娘,少年你莫要辜负,愿你能陪她到灯下白头。

赞 (17)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