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谁比谁过得更容易

没有谁比谁过得更容易

文 芝麻

这是一场普通聚会,我们大学时代号称“四人帮”的四个死党,好久不见,万忙之中约了好多次,终于凑在一起。

所谓死党,就是说话口无遮拦,点赞无上限、毒舌无下限,不分青红皂白就相互维护的脑残粉。

从朋友圈行情来看,大家都过得不错。

老大是女强人款,在媒体做首席,当得了战地玫瑰做得了温室花朵,刚从欧洲旅行回来,每天都有在巴黎啊罗马啊的美照放送,彩色丝巾配大框墨镜,白牙齿露出超过八颗,皮肤滑溜细腻,人神采飞扬;

老二结婚比较晚,主攻晒娃和自制美食,每天除了给娃九连拍母爱爆棚,就是说自己如何做面包和蛋挞;

老三是个富二代,大学毕业后嫁人做全职家庭主妇,老公是大公司老总。她是我们几个当中著名的物质女人,今天鉴定翡翠、明天讨论金价,不知道缺钱是啥滋味;

我身为老四,生活中规中矩,最近捡起了笔写几篇小文章,时不时会有篇小文在网上传播。

大呼小叫地叫小名,熊抱,搂肩膀,入座,吃饭。照例场面火爆,气氛热烈。大家少不了回忆起二十岁左右的遥远年代,感慨万分。“真快呀,一晃就二十年”。

赶上了快速发展的这二十年,大家看起来日子都不错,营养丰富体型稍微有些发胖,但外表总算都还算hold得住。混出了些小名堂,所谓房子车子都有了;说起来是个小中产,阶段性衣食无忧,应付日常生活不成问题。

我们相互羡慕相互吹捧,说老大真潇洒真任性,老二孩子真帅真聪明,烘焙做得真棒,老三嫁得真好,说我的文章写得还行。

席间,正在刷手机的老大说,新找到的飞机残骸不是MH370的,唉。她和两个朋友一起出行,他们俩这个航班上,她坐了当天的另外一个航班。说好了回头见,至今杳无音讯,手机打不通。

大家都有些沉默。老大说,记者这个工作,经常会经历别人的人生。汶川震后她去过现场,满眼断壁残垣,天人相隔,心里的缺口至今都没有填上。没有搭载失事航班的侥幸,让她觉得幸运也脊背发冷。

生命太无常,每一天都得当成最后一天,好好珍惜。她不再工作狂,开始重视家人,腾出时间来陪他们;注重饮食,开始运动,尽量平衡生活和工作,才惊觉原来步步设定目标的自己,对生命的体验是多么狭隘。

这些年里,她严重失眠,在无边无际的黑夜里,无数次想放弃身边的一切。而在异乡不熟悉的地方,似乎才能安然入睡。所以她频繁旅行,看起来状态不错积极乐观,只有自己才知道怎么回事。

老二不说话,沉吟了一会儿说,姐们你可别费心去找不爽,一定得死皮赖脸地活着。你知道吗,我得了乳腺癌。

怎么可能?!都没听你说过!我们都不相信。老二是老师老公是医生,头疼脑热的根本不是个事儿。我们常说,这年头一定得认识医生和老师,一个家才算是安稳,你们家都有了,多好。老二说骗你们干什么呢。

她化疗三次,当时状态不错,以为快好了,回学校上了一个星期的课,又高烧被送到医院。在医院进进出出,看过好多生老病死,挣扎求生,真觉得这不是个什么事儿了。好在单位体谅,批了她病假,已经好久没能上班,才有时间在家研究做点吃的。她现在靠药物维持,看着孩子的笑脸,才觉得有走下去的动力。

老二说,老三你这样的人生赢家,体会不到我们普通人的苦哇。老三切的一声,扁扁嘴说,这世上哪有只笑不哭的人,我离婚啦。

也算家大业大,她成天琢磨着怎么理财投资,增值保值。这轮牛市她应声入市,先是四百万炒成两千万,老公一看她炒股比他开公司来钱还快,啪嗒一下从公司抽出两千万资金给她,在中介怂恿下,她融资融券,账户里的市值一度近亿,成为朋友圈里大家仰视的小庄家。那会儿,她就是股神,券商爱护基金捧场,考虑的就是这么钱该怎么花,每天都觉得日子真TM爽!

可是,这并没有什么用。很快一场你不懂的股灾发生,老三的账户被强平,只剩下三十多万。她一不做二不休,拿二十多万买了个爱马仕包包,只剩下一点钱做家用。老公怨她,说公司的钱怎么能有去无回!她说股市就是这样,风险自担有赚有亏,哪里只有涨没有跌的行情?!两个不缺钱的人,终于因为钱的事情爆发争吵,大干一场。

老三觉得老公把钱看得太重,没了就去赚呗,当时股票暴涨的时候你咋不说话。亏得比我们多的比比皆是,总不能去跳楼吧。老公觉得老三太不懂事,站着说话不腰疼,几千万玩儿似的,开公司的各种苦和累完全不懂不理解,无法沟通。冲突升级,十五年的婚姻说散就散,孩子归老公,她现在孑然一身,房子还在,家已经不再。

我这才记起,她在朋友圈炫耀买包的那一天,我还各种羡慕嫉妒恨,评论说土豪我们做朋友,她还回了我一个笑脸。

至于我,写字的最初原因,实在是郁闷得抓狂,无助中找到一个出口。要吐起槽来,也可以像韭菜一样一茬一茬的。只是我变成了一个沉默的话唠,有些变成了故事,有些吞进了肚子里,有的随着跑步的汗水甩在了马路上。

一旦开启了比惨模式,这才知道,我们收拾过的烂摊子、遇到的事儿其实都差不多。

爱过渣男,在之前一段感情里要生要死,被劈腿过,最后还是你娶了别人,我嫁了别人;

和爸爸妈妈吵过架,一度关系紧张,觉得他们压根儿不爱自己;

都在努力做一个好人的关口,上过当,被骗过,不知道是不是该做个恶人;

愉快的旅行过程中,心塞地丢过护照证件,误过飞机;

住过院,看到人家疾苦也体验过自身伤痛,甚至以为自己这一次是过不去了;

参加过亲人朋友的葬礼,感叹要珍惜所有,活在当下;

喝醉过,知道醉酒的味道不好,还是举起了杯子;

踌躇满志,以为新职位非自己莫属,最后好事多磨,却终于梦一场;

万念俱灰过,有过自杀的念头。

那些心痛难过的感觉,从来没有因为我们钱多钱少、爱多爱少的境遇不同而不同。

我们这几个人,看着也算生活无忧,表情淡定。但伤口总在笑容后,朋友圈的生活就像一场美图秀秀,化了妆的自己,唇红脸白仪态万方;素颜时才看到斑斑点点面色暗黄。

城里人会玩,喜欢比较、擅长比较。比赚得多少,职位升的快慢,嫁娶的好坏,房子的大小,汽车的品牌,甚至孩子的数量,以此作为考量是否人生赢家的硬指标。我们也倾向于分享生活中那些更好的部分,收拾好复杂的喜怒哀乐,晒出出国旅游,名牌包包,环球美食,摆出坐实幸福快乐的铁证。

谁比谁更幸运呢?李健说,“要挑幸运的事儿讲,那你就是幸运的。” 命运的安排就是这样,让玫瑰花下有刺,刺上有花;让昙花美得惊为天人,却只肯开放一时。没有谁比谁更幸运,也没有谁比谁更容易,尽管看起来是这样。

每个人的生活原来都是一座冰山,水面下巨大的隐藏,连我们距离这么近的死党都看不到,何况是别人。而大部分普通人的家庭就像漂浮在海上的小船,不知道什么时候的风雨吹袭,都可以让它摇摇晃晃。

年岁渐长的过程,是奋斗拥有、成熟淡定的过程,也是接受失去、练习受伤、擅长掩饰、学会承受的过程。把哭声调成静音,眼眶里有泪水,嘴唇却裂开,人们看到的是笑容。

但是人这种生物,能量场需要里应外合,输入输出,新陈代谢,又怎么可能只有快乐没有忧伤。那些愤怒,忧伤,焦灼,痛苦,恐惧,谁也不曾被豁免。谁又不曾竭力忍住悲伤,隐藏负能量。

既然谁也不会比谁过得更容易,我们其实也不必装成过得很好。

赞 (48)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