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我冷漠,是你太弱

不是我冷漠,是你太弱

文 真情假锐

仿佛一个人一旦优秀到了某种程度,就会给大家留下高高在上、爱答不理的形象。

H就扮演者这样的角色,作为我的直系学姐,她各方各方都无可挑剔,仿佛浑身上下都找不到弱点。她也顺理成章地成为学校的风云人物,大学期间就参加过数家500强公司的实习,毕业后更是到了一家全球top3的咨询公司就职。

但与此同时,H在同学们眼中的形象却并非那么完美无缺,“高冷”是她留给大家一以贯之的印象。

同学们的抱怨不一而足。

“我求助H一个问题,她留给我一个网盘链接就没有下文了,继续追问她更是爱答不理。”

“我听说她来南京出差,好心好意想请她吃顿饭探讨下人生,可她死活都没有时间。”

“我们学生会想请她开一个经验交流会,她总是百般推脱,真是喜欢摆臭架子。”

因为我一心想做一只广告狗,对咨询这等高大上的行业并不感冒,因此并没有想与H扯上联系。但这个暑假,当我来上海实习时,却突然收到H的好友申请:你是xx把,我是H,有一些文案策划的问题想请教你。

H听闻我在文案策划方面小有名气,便通过另一个学姐要到我的联系方式。

受宠若惊的我,却渐渐被她提供的案例拿住了魂。这个极具挑战性的任务,让我突破了原有的思想桎梏,从不同的角度切入提出了几个方案,并诚惶诚恐地交给了H。

H当即就表示了感谢,一周后,她提出请我吃饭作为回报。

“高冷”学姐的邀约,自是无法拒绝,我立即欣然应允。

赴约之前,我已经做好了冷场的准备,毕竟H的冷若冰霜已闻名全校。但约会伊始,H却率先打开了话茬:“你的几个切入点都很nice,但有些实际操作起来是有风险的……”我们先就方案进行详尽的讨论,令我意想不到的是,主攻金融咨询的H,竟然在品牌推广方面也能与我对答如流。

在接下来的约会中,我竟然与H谈笑风生,从市场定位到品牌策略,从营销案例到西欧文学,我从未想到我俩有如此多的共同话题。而当我就目前的状况提出困惑时,H也根据自己的经验和见识,事无巨细地进行解答。

这还是那个高贵冷艳的H吗?当我满腹狐疑的神情溢于言表时,聪明的H看出了我的疑惑:

“我明白你在奇怪什么,但有时候真的不是我冷漠,是他们的问题和要求实在太弱智。”

“哦,这个怎么讲?”

“有一个学妹,向我讨教求职干货,我把我整理的所有途径和面经都放到网盘里给她了,我整理了整整两个晚上啊。后来,她居然问我一条五百强的面试逻辑题,这明明BD一下两三秒就能解决的问题,何必兴师动众地来问我呢?想测试我的智商?这也太荒谬了吧。”

“的确是,非常令人无语啊。”

“还有一个学弟,有一次经验交流会上加了我微信,之后就一直缠着我聊一些二次元的东西,我不理他把,他还得寸进尺了,非要邀请我一起吃饭看电影。你说,我凭什么答应这些无理取闹的要求啊?”

尽管H极力收敛住情感,但是我还是能感到她的满怀愤懑。

“我出差一趟,要见客户,做访谈,搜集数据,要跟老同学聚会,哪有时间去搭理不相干的人呢?何况,和他们的交谈完全是驴唇不对马嘴,就像操着无法融通的语言,根本谈不到一块去。”

我可以脑补H不堪回首的那些场景:

当H谈起某品牌策略时,某学妹在极力夸耀男票给她买的名牌挎包;

当H说起某游戏的推广方式时,某学弟在滔滔不绝他的超神经历;

当H提到试衣间背后的营销逻辑时,某男在一脸猥琐地复述着视频细节;

……

同一个层次上与己相去甚远的人交流,这简直是一件毁尸灭迹的灾难。

同样,和一个各方各面都超出自己太多的人交往,除了体会到一无是处的羞耻感,和在外吹嘘的资本,所获得的也是微不足道。

如果把一个人的交往分成浅层次和深层次。浅层次的交往可能只是囿于脸面和礼貌,即使所处的层次大相近庭,蜻蜓点水般的点头之交也不会使人厌烦;但当一个人想要开展深层次的交往时,回报率和愉悦感是他最看重的因素,而这两个因素,也往往在层次相同或相近的人群中才能满足。

最好的交往,是势均力敌。双方处于相同或相近的层次,就有了相同的话题和意义区间,那种如获知己的愉悦感也会油然而生。而与之同时,资源的交换和共享也能有条不紊地进行,没有人只索取不付出,也没有人只付出不索取,彼此提供的资源对方也有能力将其为己所用,这种健康的机制和环境,对关系的延续和发展也是大有裨益。

所以,当大牛们对你视若无睹时,不要指责他们的冷漠,也许只是你自己太弱而已。

少年们,努力爬到更高的地方去吧!

 

赞 (46)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