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拉光朋友圈“二货”的努力注定失败

你拉光朋友圈“二货”的努力注定失败

是的,3号这天,你看着朋友圈,面孔而赤,许下铮铮誓言:这些暴露出来的二货,我要把他们统统拉光。

“原来我和这么傻的人为伴”“我原来在这么鸡血的一个群里。”今天,我听见了至少数十次这样的痛苦抱怨。

这种感觉,有点像《天龙八部》里的一个经典画面:在英雄大会上,萧峰一把抓住慕容复,提了起来怒斥:“萧某大好男儿,竟与你这种人齐名!”

其实我自己也有这样的冲动。我的私人朋友圈里,也有人很兴奋地在贴:“3号这天,一起看庆典,并抵制一天日货!”然而,3号这天拍摄庆典的摄影机、摄像机,绝大部分都是日货,连城楼上的同志也拿着日货在拍。你到底抵制不抵制?

还有人贴“选择3号去日本旅游的人,基本上就是汉奸!”然而,他可能忘记了八国联军,那里有英、美、法、德、俄、日、奥、意。那么,在签订《辛丑条约》的七月二十五日,去这些国家的是汉奸吗?

他更是忘记了抗美援朝。在他痛恨的邪恶的“联合国军”里,有美、英、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荷兰、法国、土耳其、泰国、菲律宾、希腊、比利时、哥伦比亚、埃塞俄比亚、南非、卢森堡……那么,在抗美援朝开战日、停战日去这些国家的,是不是也是汉奸?

是的,你想拉掉这样的好友,想退掉所有这样的二了吧唧的群。 我很理解,我也会yy自己的朋友圈变得干净利索、高智商、有知识、有头脑,不会人云亦云。
但是然并卵,我发现这好难的。对于多数朋友,经常是我在A事上觉得他很有见地,在B事上又觉得和他简直无法交流。比如他和我的阅读习惯相同,却居然反对室内禁烟;他和我对巴尔扎卡的看法相似,却对戴利贝斯的看法完全相反;有的姑娘我觉得蛮有品味的,但突然发现她居然给《刺客聂隐娘》说好话!

怎么办,难道都拉掉吗?那我的朋友圈里还能剩下人吗?万一好不容易甄别出一个全部对胃口、所有观点都相同、无比惺惺相惜的朋友,却突然发现他喝白酒不喝1573怎么办?

可能你会说,有些是非判断属于底线问题,比如鼓吹“3号去日本就是汉奸”的人,那是无可争议的二货。但问题是,在生活中他们可能都是十足的好人,是很可爱的人、热心肠的人。只不过囿于经历和眼界,他们对有些事情想不明白,随手发了一两条有点幼稚的东西而已。发完他们也就忘了。

更多的时候,在那些没有政治的平凡日子里,他们真诚地对你微笑,友善地和你握手。他们可能是教你启蒙的老师,可能是和你一起玩泥巴、偷窥女生的发小,你真的就要因为他们一两句关于时政的狗屁论述,就把他们都统统拉黑掉吗?

最后你会发现大家是徒劳的,他们永远抵制不了日货,你也永远抵制不了他们。在这天下、这四周、这年代,这样的人就像是水和空气环绕在你周围。你嫌水和空气不好,只能改善,却没法拉黑。

其实,随口说了一句不甚高明的时政观点,就被打成傻逼,也是件蛮不好的事。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被人用时政观点来划线,不正是我们如疽附骨的阴影和创痛吗?

政治这个东西,注定是诡谲的、是丑陋的,如果把人类从事的所有活动都按照美好程度来排序,政治怕排不进前一百名,它绝对要远远排到约炮、搞基、文爱之后。为什么我们偏偏要用这玩意来给人划线呢?就好像为什么我们要用对待大便的态度来给人划线呢?

我不禁想起雨果的一本小说,叫做《九三年》,里面写了一幕很扯淡的场景:有一支法国军队,在荒凉的树林子里碰到一对快饿死的法国女人和孩子。中士便上去询问。然而,他问的不是她是否需要帮助,是否需要食物,而是:

“你是什么政治观点?”
“你是蓝党还是白党?你站在哪一边?”

这真是日了狗了。一个快饿死的乡下女人,都没有奶喂给孩子了,还必须被鉴定是什么政治观点。她可能连“政治”这个词都拼不对。

当然,我在这里说得漂亮,不代表我自己就能完全做到。这只是我的一个努力的方向。记得以前有一篇报道,居然说我“文风谦和”,我就大吃了一经。

其实我心里偷偷骂的SB,比我嘴上说出来的多得多得多得多。

赞 (12)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