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老人能不能被批评?

文 山鸡哥

为求一团和气而把中国老人目前存在的问题掩盖起来,并不能止息观念冲突和行为摩擦,反倒剥夺了帮助老人们正视问题解决问题的机会。

第一个批判中国老人的人是梁启超。他首先批判的是“握国权”的老朽之人,“造成今日之老大中国者,则中国老朽之冤业也”。1900年,在同一篇《少年中国说》中,他还描摹了老年人消极的人生状态:“生平亲友,皆在墟墓;起居饮食,待命于人。今日且过,遑知他日?今年且过,遑恤明年?普天下灰心短气之事,未有甚于老大者。”他把一国之希望寄予少年。

百余年来,一代代少年为家国而奋斗,或抛头颅洒热血,或埋头实干,攒成白发。民族复兴与大国崛起,是迭代的努力,今日之老年人功不可没。

现在,每秒有1人退休,中国老年人已累积2亿以上,中国已是老龄人口总量和老龄化发展速度双世界第一的老龄化社会。幸运的是,即便问题不少,中国老人面临的依然是史上最有医疗保障和社会保障的时代;他们在年轻时也赶上了中国经济高歌猛进时的各种机遇,现在仍不乏下一代的实力供给,且有《老年人权益保障法》及配套法律和社会养老服务体系的佑护。不幸的是,贫困、疾病、失能、孤独是老年人难以摆脱的四大难关;他们已成定势的思维和行为赶不上社会转型,难免发生观念冲突和行为摩擦,其中干扰或伤及他人的行为,更激起社会中青年群体的共愤。

有人觉得中国老人不该被批评或批判,理由包括:谁都会老;人孰无过;不能以偏概全以点代面;不少老人自尊自爱自强,堪称人生榜样;他们年轻时为社会作出了贡献;他们老了还在为社会发挥余热;他们老了还在为下一代服务(提人生忠告、付房款首期、帮带孙辈);老有老的难处;年轻人的问题不比老人少;社会也有责任。

但为求一团和气而把中国老人目前存在的问题掩盖起来,并不能止息观念冲突和行为摩擦,反倒剥夺了帮助老人们正视问题解决问题的机会。中国人从未丧失敬老尊老助老的传统,倒是缺乏对老人一视同仁的观念。人孰无过,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他们之中,有人在公交地铁的座位前貌似身体虚弱,在斑马线的红灯前居然脚步飞快。

他们之中,有人习惯在还剩最后三秒红灯转绿灯之前,就推着婴儿车上的孙子孙女过马路。

他们之中,有人以感情勒索的方式,粗暴干涉儿女的恋爱婚姻,只为自己人前显胜,早日抱孙,全然不顾儿女的人生节奏和自主选择。

他们之中,有人视子女婚姻为交易品,压榨未来女婿或儿媳,只为自己利益最大化。

他们之中,有人自恃阅历丰富和老谋深算,贪图高息回报,瞒着家人大额投资,屡屡上当受骗。

他们之中,有人不信银行不信警察不信报纸不信儿女,只信那通让他们把钱转出来的神秘电话。

他们之中,有人自恃长辈,以关心的名义,巨细无遗毫无分寸地查问晚辈的个人隐私,且动辄训斥之。

他们之中,有人不以情以理服人,对儿女时不时以老、以病、以死相胁。

他们之中,有人以帮儿女的名义,强行剥夺儿女照看和教育自己亲生儿女的权利。

他们之中,有人在儿女教育孙辈时溺爱后者,使儿女的教育效果大打折扣。

他们之中,有人在盛年时极恶劣地对待自己的父母,老了却要求子女加倍善待自己回报自己。

他们之中,有人还在以自身为例,教儿女双面人格,阳奉阴违,迎上欺下,保全自己。

他们之中,有人代子女及孙辈择学择业,极尽趋炎附势、投机取巧、违法乱纪之能事,目无他人意愿,亦无法律规则。

他们之中,有人“以身作则”地为下一代做着贪官的榜样,置子女于耻辱之中。

他们之中,有人激励儿女为国效力——考公务员,然后心安理得地享受儿女滥用公权和贪污腐败的“成果”。

他们之中,有人并非因为爱,仅仅因为色欲未满,而对异性或幼女行苟且违法之事。

他们之中,有人年轻时没培养任何专长或爱好,老了倍感空虚。

他们之中,有人极度缺乏再学习能力,但依然事事好为人师。

他们之中,有人认为既然自己从职场退休了,那么大脑也该退休。

他们之中,有人认为既然自己从职场退休了,社会万事与我无关,当旁观者和受益人就好了。

他们之中,有人半辈子没处理好家庭关系、邻里关系、上下级关系,老了更迷信特权和关系。

他们之中,有人年轻时曾作恶而侥幸未受罚,老了依然心存侥幸地作恶。

他们之中,有人年轻时强势过,老了不惜以干扰他人的方式,继续在公众场合宣示存在感。

他们之中,有人认为到了自己什么都不用付出、所有人都应该对自己好的年纪。

他们之中,有人无视改革开放的成果,一昧怀念强人政治时代的美好。

他们之中,有人极度怕死,无所不用其极地养生,每天测十次血压,抢购一切真真假假的保健品。

木心说:“中国的公园,许多人在那里弄气功,抱住树,晃头。那是怕死,没有别的意思,穷凶极恶地怕死。”

罗素说:“对于年轻人来说,害怕死亡倒可以理解。那些年轻人有理由害怕在战场上丧命,想到自己享受不到生命所赋予的种种美好事物会感到痛苦,这是无可非议的。但是对于一个已经饱尝过人生的欢乐与悲哀、已经完成了他力所能及和应做的工作的老年人来说,仍然贪生怕死,那未免显得有些怯懦和不够体面了。”

赞 (29)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