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胖过的那些年

文 杨熹文

我不是一夜之间胖起来的,但是我却仿佛在一夜之间被肥胖给毁灭了。

那是几年前我更加年轻的时候,我和我的第N任男朋友在一个档次不低的饭店里吃一顿丰盛的自助餐。我在故意错过一顿午饭的情况下,轻松在半小时内干掉了十个肉串五个鸡翅两盘杏鲍菇和三块黑森林。当我起身在餐厅里走上三圈,稍稍消化后又去端来一碗冷面的时候,我那少言寡语又多愁善感的男朋友,忽然用非常幽怨的眼神看着我,“别吃了,瞧瞧你那腰板子啊,就不能像别的女生那样注意点儿食量吗?”

我并没有理会他,坚持把一碗冰辣的冷面吃得过瘾,要不是他的目光停留在旁边餐桌的女人身上超过五秒钟,我还在心里盘算着去夹一叠辣白菜。我看着他目光走向的那个女生,穿着牛仔短裙,露出纤细的脚踝,一张雪白的脸比我的巴掌大不了一点点。我的心里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完了,大概我们离分手不远了。

可是我又突然想起八个月前,他站在寒夜里的路灯下泪眼朦胧地和我说,“我是一个非常专一的人,小时候养成的午睡习惯长大了也舍弃不掉,十岁时喜欢科学杂志就一直坚持看了十年,十五岁时爱上吉他就一直弹到了现在,我相信自己爱一个人也会爱得很久很久……”我闭上眼睛接受了他的吻,心想,嘿嘿,他一定会一直爱着我,爱到地久天长,爱到海枯石烂,爱到就算我连续不停地吃下八个大鸡翅他也一定会爱着我。

可是第二天当我还躺在寝室的床上,懒懒地消化着胃里天南海北的食物时,却收到了这样一条短信,内容很多,涉及了这八个月来我的种种无悔付出和心地善良,可是说到最后却话锋一转地变成了分手吧。我连忙打过去电话,发恐吓短信,威胁着说我要上吊自杀,可是当我蹲在寝室楼的走廊里撕心裂肺地大喊“我不能没有你,你让今后的我怎么办呢?!”电话那头的他叹了口气,“别闹了,不爱了就是不爱了。”

后来他把我送给他的东西全部一一打包,在寝室楼前郑重地交给我。我的手指摸到他的手背,犹豫着要不要索要一个拥抱,可是他居然嫌弃地迅速甩开。那是和八个月前一样的路灯下,他离开时的背影拉得老长老长,像足了一个手舞足蹈的小婊砸,狠狠地嘲笑我这个死胖子。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我还没有从失恋的坏心情里走出来。突然有人说他有了新的女朋友,于是我迫不及待地去那个妖精的微博看了看。

从那之后我再也没有碰过那个微博。因为我在微博上看到的那个女孩子,即使用非常嫉妒的心情去描述,那也是一个非常美好的姑娘。她穿着漂亮的红格子小衬衫,紧紧的牛仔裤,作出踮脚看着天的模样,秀出好看的腿型和肚脐眼。我那该死的前任,出现在女孩的身旁,嘴巴咧到耳后根,我看到他们身后的蓝天白云好阳光,忽然觉得他们般配得可怕。

那之后的每一餐,我都吃得备受折磨。我去吃食堂的沙拉鸡排饭,一边和老板嚷着“多挤点沙拉酱啊”一边脑子里浮现的是他新女友的小细腿;我去堕落街上的廉价火锅店,从一碗加了葱花的沙茶酱里看到他新女友的小蛮腰;我去吃寿司,不小心把最后一个寿司掉在地上,那四下送散开的米饭里都是他女友的巴掌脸;我去海边的小餐馆吃辣炒田螺,眼泪禁不住地啪啦啪啦地掉下来,因为我在那一个个小到可怜的田螺里,忽然看到了那姑娘可爱的肚脐眼。

那时候的我是什么样子呢?我一米五八,一百三十五斤,五五分的上下身比例,身材比长相更加吃亏。可是那又有什么办法,吃在我的人生中占据了不可取代的地位,我是在那闻着都会发福的油烟味里度过最美好的青春年华的。学校门口五块钱满满一饭盒的豆芽炒面,走五公里站大排去买的椰香蝴蝶酥,夜市里三块五一大把的炸鸡柳,小餐馆里色泽鲜艳的锅包肉和麻辣小龙虾,还有来自我爸妈打不败的肥胖基因……

起先我把自己的脂肪隐藏得很好,后来眼看着就像怀胎六月的孕妇一般,再没办法隐瞒下去了。去照艺术照的时候,那位摄影师因为找不见一件适合我穿的衣服而面露难色地说,“看起来也不是那么胖啊,怎么这么藏肉!”也有坏心眼的姑娘在我吃完第二份份量十足的熏肉大饼时故意抬高了音调,“天哪,你吃这么多,怪不得胖起来哦!”再后来连下楼倒个垃圾,邻居大婶都得意味深长地说,“xxx,你这么年轻,大腿后面怎么都是橘皮呢?赶紧减肥吧,别让你妈操心。”

于是我气急败坏地,为了证明一个胖姑娘的自尊,和一个喜欢我很久的男生恋爱了,可是却又很快地失了恋。那是个非常善良的男孩子,他走的时候给了我一个拥抱,诚恳地和我说,“对自己好一点,胖一点有什么错,不要那么地折磨你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你要照顾好自己啊。”他看起来是那么地不放心,走得时候又再次回头叮嘱我“你照顾好自己啊”。那一刻我觉得如果我追上去从背后抱紧他,他一定会转过身跟我说“你好好的,咱再也不分开”。

可是我没有,强大的自尊心让我在原地站得笔直笔直。我相信他离开我并没有因为肥胖的原因,尽管他瘦得像个竹竿子,和我一点都不般配。我想他大概是厌倦了我饿极生悲的脾气和每次吃完饭都去抠嗓子眼的强迫症。很多年过去,我才渐渐理解,那种由深爱一点点变成无奈的行为,是因为我先不爱自己,他才无法再爱上我,这并不是他的错。

我没有听他的话,继续折磨着自己,喝泻药般的减肥茶,吃不明来路的减脂胶囊,可这并没有变成一个励志的故事,那些形状各异的脂肪,继续在我身上踏踏实实地活下去。有时我决定和它们携手共度余生,有时又骂自己为何不能瘦过前任们的现女友。我的胃经常抽搐疼痛,脸色铁青,贫血严重,我越来越来地不开心。

有一天我在春天里走着,忽然哭起来,那天明明天气很棒,气温很暖,周围的人都很友好,可我是那么地不开心,我忽然想减肥了。因为哭着的时候我仿佛听见自己说,你不要再胖下去了,你还年轻,有那么多美好的事情还在等着你。

女人往往是在一瞬间下定决心的,不管是减肥还是忘掉一个男人。

我似乎忽然间就变成了一个斩钉截铁的女人,狠命地认真下去。我丢掉大把大把的减肥药,不再期待有什么灵丹妙药会让我一个晚上就变成轻盈的少女。对于减肥这件事,我开始为它抱有无穷的耐心。我想起那个善良的男孩子在离开前一再叮嘱我,“你照顾好自己啊”,我决心去实现一个搁浅许久的誓言。

我做瑜伽,做到汗流进眼睛里;我走很多路,经常独自步行七八公里路;我开始跑步,跳上了跑步机,从四百米就喘粗气的体质跑成了十公里不败;我开始节制自己的胃口,把一个餐桌上凶狠的食肉动物慢慢调教成一个淑女的素食者。我似乎真得一点一点地瘦下去,那些顽固的脂肪不再出现在镜子里,我渐渐可以看到自己也许也有美丽的那一点点潜质。

我花了很久很久,才渐渐瘦成一个普通人,经历过嘲笑质疑和打击,可是我从未怀疑自己会到达这样的终点。因为减肥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它清空了我多余的情绪,令我爱上独处的日子,让我开始佩服自己的决心与意志。它让一件美好的事情伴随着另一件美好的事情发生,这让我的人生重新充满很多很多的期待。

如今我看着马路上走过的超重少女,心里还是会隐隐地产生悲悯的情绪。很多少女的青春期,都是被肥胖毁掉的。她们用一身赘肉来承担嘲笑嫌弃和背叛,我就从那样的经历里一样不落地走过来。

可是我也会感激那些胖过的岁月,是一些人的离开让我格外珍惜如今的自己。在那些肥胖的日子里,我走过很多地方,拍了很多照片,也度过一段自觉相当灿烂的时光,并没有自暴自弃地亏待自己。可是几年后,再掏出那些照片仔细瞧瞧那时的年少青春,总觉得那样的美景,是该配一副更好的模样。这份心情,便是我对人生的觉醒。

一个女人,可以被很多东西毁灭,爱情的背叛,友情的疏离,亲情的冷漠,可是却最不可以被肥胖摧毁,那是你亲手把自己毁灭。脂肪无法评定一个人的本质,但是它却在某个程度上显示了一个人的决心和执行力以及对待人生的态度。

如今已经奔三的自己,看着为减肥备受折磨的女孩子,非常想对她们说,不要去相信一个星期只吃香蕉立减十斤的神话,因为那日积月累的饥饿就在为你的再次崩盘储存力量;也不要相信食物是女人最好的慰藉,因为那样的慰藉指的是在心情沮丧的时候去品尝几块昂贵的比利时黑巧克力,而不是把不明来路的廉价糖果大嚼特嚼两公斤。减肥是一项长期的事业,需要恒久的耐心,这和生活中的大半哲学有着相似的地方:你要懂取舍,切勿贪婪。

几天前我的第N个前任结婚了,他和新娘的照片在朋友圈里几乎都刷了屏。你相信吗?在我之后他居然找到了一份真正天长地久的爱情,那个当年的姑娘和他一路走到了现在。我不再嫉妒他向她说过多少情话,只是给予沉默的祝福。她还是那样那样的美好,依旧纤细,没有穿露大胸的婚纱,气质高贵又优雅。很可惜就算是如今折腾一番,减肥成功学会化妆又戴上了美瞳的我,还是没有她那样的脸蛋和身材,可是至少在我所有限的青春里,我已经很努力很努力地成为了最好的自己。

那一日我跳上跑步机,用两个小时四十六分钟无间歇地跑完了二十一公里,以此纪念,我胖过的爱情与人生。

赞 (43)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