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生活,需要留白

文 沐沐

跟D小姐聊天。她说讨厌现在的生活,越来越粗糙。为了生存,再没有时间和精力顾及灵魂:上一次旅行是在两年前,上一次去电影院是去年春天。手机里最近的一张照片是十三天前拍的,带人的照片是二十几天之前。已经记不得上次见到鲜花是什么时候,记不得上一次看满天繁星是什么时候。连逛街都是上一个季节的事情了。

听完一阵愕然。

认识D小姐是在大学的游泳馆里,碰到次数多了就熟悉起来。碰巧是同一年级又住同一栋宿舍楼,后来也会相约聊天喝东西,逛街看电影。

印象中,D小姐总是穿着修长的连衣裙,踩着精致的小皮鞋,仔细地搭配包包和发箍。我们喜欢校门口那个卖花的小美女,总是隔三差五买鲜花回宿舍。

当时,D小姐告诉我她住哪个宿舍,站在宿舍楼底下指着三楼一个窗户说:“看见窗台上那三盆向日葵了吗?就那个,我养的。”玻璃后面已经有五六朵黄灿灿的太阳花映着夕阳。D姑娘说,因为宿舍是北向的,早上和晚上才可以晒到一点太阳,于是,我的太阳花就特别辛苦,早上脸朝东,傍晚要把脸甩到西侧。那时的D小姐,也美得像一朵花。

毕业之后,D小姐到男朋友所在的那座南方城市,一起为未来的家奋斗。生活和工作慢慢步入正轨,收入一年比一年高,可支配的时间和精力却越来越少。住的地方离公司一个半小时车程,每天回家之后剩下的只有疲惫,再没有精力浇花养鱼、谈情说爱,家里已经半年没有开火做饭了,生活品质越来越低。上学的时候什么都没有,但那时候精神不是贫穷的。用仅有的生活费,把生活装点得五彩缤纷,可以背包走过千山万水。

D小姐说,把生活过得像乞讨一样,只为了生存,不顾及灵魂。

我大概能理解D小姐所说的状态。我当时在上海实习的时候,每天工作时间超过十六个小时,下班之后只想做一件事情——躺下睡觉。那时候,一个月几乎没有见过太阳,真正的披星戴月。实习告一段落,就逃离了那个地方,也逃离了那种状态。我想要的是生活,而不仅仅是生存。

当生活被工作和疲惫绑架之后,会慢慢消耗掉我们对生活的热情。即使有时间也不想走远,呆在家里窝在沙发上看电视或者打游戏,完了之后是更深的空虚和不安。

像D小姐说的,为了生存而顾不上灵魂的状态下,有一天会突然意识到我们开始不再为一朵花开兴奋,不再为一个笑容满足。到那时,我们还没有长大的内心,已经开始慢慢衰老了。

白落梅在林徽因的传记里有一句话:生活原本就不是乞讨,所以无论日子过得多么窘迫,都要从容地走下去,不辜负一世韶光。

读到这句话时在念高中,直到十年之后才懂得从容的生活,是一件奢侈的事情。唯有保持对生活的热情和珍爱,方能忽略生活的窘迫,走得淡定而优雅。

真正的生活,需要留白。

印象中精致的D小姐说,自己把生活过粗糙了。问题出在哪里,说不清楚。忙碌和疲惫,已经成为现在大都市年轻人生活的一种常态。

生活好像有一把鞭子驱赶着我们奔跑,静下心来,才发现灵魂已经被我们甩下了很远。真正的生活,需要留白——需要我们停下来等一等自己的灵魂,花一些时间和精力,为心灵埋单:

走一走陌生的街道,看一看半弯的月亮,喝一杯下午茶,听一首轻音乐。栽一株小花等她枝繁叶茂,画一张小卡片装点书桌前的白墙,写一张明信片问候远方的朋友。做些无用的事,感受时光慢慢流逝。

陈道明年过六旬时,在文章里写道:不做无为之事,何以遣有涯之生?他描述了一个很美的画面:有时我们夫妻俩就同坐窗下,她绣她的花草,我裁我的皮包,窗外落叶无声,屋内时光静好,很有一种让人心动的美感。

给生活留白,为心灵埋单,多智慧的人生。

倘若为了更好的生活,而把眼前的生活过成了乞讨一样,这样的生活总归是缺了什么,好似一副黑白画,少了一抹艳丽。

生活原本不是乞讨。愿我们在匆忙之中,能记得给生活留白。做无为之事,遣有生之涯。

赞 (36)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