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青岛大虾屠,你只能呦呦呦

六神磊磊

我是个读金庸的。从闯荡江湖一开始,老师就教我们一句话:有困难,找少林;有困难,找武当。

但是青岛大虾的故事告诉我们:有困难,呦呦呦。什么意思?就是喊疼喊疼喊疼,吐槽吐槽吐槽,blablabla,因为你可能谁也指望不上,只能靠自己的嘴救自己。

过去我很看不上江湖上的一种人——话多的人,比如桃谷六仙,比如司徒千钟……众所周知,话越多的人,一般江湖地位就越低,越起不到什么作用。

真正有本事的高手们说话都少。你知道明教有一个高手组合,叫做“五散人”么?里面武功最高的人叫做冷谦,冷谦就话最少。

但是最近,我的观点变化了,特别是青岛大虾钳人的故事发生之后,我巴不得身边全是话唠,全是桃谷六仙。

为什么?因为我惊讶地发现,当你闯江湖被大虾钳住,指望各大门派仗义出手吗?别想了,全靠各种说话吐槽段子手,才有反转剧情的一线机会。

按理说,江湖上被人钳了,靠嘴巴自救,没有道理。

江湖上有那么门派,那么多英雄好汉,都挂着侠义道的招牌。你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被大虾钳了,应该有门派管的。

比如少林派应该管吧?既然执武林牛耳,当江湖老大,受到大家尊敬,理所当然就应该眼睛瞪得像铜铃,耳朵竖得像天线,适时金刚怒目,防止虾子乱钳人。

何况该门派的众光头们口口声声拜佛崇法,普度众生,可你被大虾钳了,危急关头一个光头都看不到。

你和他们理论,你翻出佛经来不依不饶,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光头却说你这事太小,估计救了你只能造三级四级浮屠,人家忙不过来,家里一大堆七级的浮屠都没工夫造呢。

少林派不管,那么武当派应该管了?可武当派也不管,而是给你打太极拳。你说虾子钳我手了,武当给你一招“如封似闭”:管不了管不了;你说虾子钳我脑袋了,武当又给你一招“十字手”:莫找我莫找我。

还有昆仑派,也是有责任匡扶正义的,可你去求助,他们只会不停念祖师爷的名字:“何足道,此等小事何足道……”还有峨眉派,原本据说也是有降妖伏魔的责任的,然而你要上门找多了,弄不好惹毛了坏脾气的姑奶奶们,说你滋扰静地,拔剑把你砍了。

是的,你无助,你困惑,你感到无法理解。昂贵的大虾摆在你面前,玉盘珍馐直万钱,你停杯投箸不能食,求助无门心茫然。

翻开《江湖公约》,理论上有十个、二十个门派都该管,保护费你不也都照交了吗?然而你去找这些武林白道,只看到白眼。

当然,你必须理解,各大门派们很忙,人手很少,管不过来。一只虾子钳人,这在江湖里算p大的事啊。

但他们的忙也分时候。平时什么都不归他们管,一旦有了好处的事,就都归他们管了,一见了好处就都不忙了。比如一说到抢屠龙刀,各大门派就都不忙了,徒弟不忙了,师傅也不忙了,帮主也不忙了,往往亲自带队,倾巢出动去抢。

而一说到有虾子钳人,他们往往就忙了起来,你看我还要文山会海,你看我还要案牍劳形,你看我还要调素琴阅金经,反正侠客的江湖你永远不懂。

所以我们每每看江湖上开英雄大会,来的英雄都很多,守护正义的力量好像很强大——十个门派管一只虾子,我们走江湖好像很有保障。结果你一出门被虾子钳,那些开会的英雄都不知道在哪里。

最后,你不愿屈辱地付38元一只的虾子钱,靠什么自救呢?居然只能靠嘴巴。

你到处去说说说、呦呦呦,比祥林嫂还祥林嫂,比唐僧还唐僧。结果不幸中的万幸发生了,你的遭遇居然变成了热点,又从热点变成了段子。一传十,十传百,无数桃谷六仙们都在说你被虾子钳的段子。

于是各大门派脸上挂不住了,没法装睡了。他们推门出来,把钳人的虾子捏了捏:作死啊你!

事毕,他们转身对你点点头,挤出笑容:误会,都是误会,常来,常来哈!这就是为什么我忽然觉得话唠变可爱了的原因。因为这个江湖上,居然只有嘴巴才能略作那么一点指望。

看过周星驰的《九品芝麻官》么?在凤来楼夜总会里,包龙星要和协理大臣抢姑娘,能用来威胁别人的只有嘴巴:“小人天生一张大嘴巴,能说得几百人都来围观大人的床上功夫”。

他找来给自己站台的班底,也是一群桃谷六仙组合——“他们都是天桥底下说书的,要把大人的事迹大肆宣扬。”

最后协理大臣什么反应?是四个字:“算我倒霉”,然后掏银票息事宁人。瞧啊,多么熟悉的事后严肃罚款处理的桥段。

说到这里,你可能觉得很担心:一个寄希望于桃谷六仙来救命的江湖,也太逊了吧。

但其实我觉得还凑合,毕竟被虾子钳了之后,没有门派帮你,你还可以自己嗷嗷叫嘛,一来叫声可以舒缓压力,二来还有可能被更多人听到。这已经不错了,你可以屠,我至少可以呦呦呦;而不是你踢屁屁,我却只能莫言。

赞 (26)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