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美,是岁月沉淀下来的淡然

文 向暖

1

出差路过她的城市,他特地做了一日停留。

分手后他们很少联系,他如今事业顺利、收入颇丰,生活上也是春风得意,才交了年轻美丽的女友。他不再是那个当年跟她在一起时的工作处处碰壁生活捉襟见肘的毛头小子了。他想让她看到他的成功,她看到了,他的成功才更有意义。

从以前的朋友那里,他听说她的境况远不及他,做着一份辛苦但薪水不高的工作,嫁了一个工作一般收入一般的男人,过着普普通通柴米油盐的日子。

他给她打了电话,她马上爽快地说请他吃饭,她的声音还像当年一样轻快柔软,不知道是不是在刻意掩饰内心的窘迫。

她请他吃饭的地方是一家不起眼的馄饨店,小小的门脸,大众的装修,笑容憨实的服务员。

她并没有如他预想的那样精心打扮,而是穿了一条寻常的裙子、一双款式简单的凉鞋,背了一只帆布包包,一张素脸未施粉黛。和从前相比,她几乎没有什么变化,不,仔细看还是有变化的,她的皮肤没有从前那样柔嫩光滑了,比起他光艳照人的现女友,她脸上的胶原蛋白明显不足,她已经过了女人最鲜艳夺目的年纪,又不肯花钱花时间保养,自然会显老一些。

她举止如常、笑容自然,在穿着精心意气风发的他面前,并没有显出丝毫的不自在。她点了两碗虾仁馄饨,边对他说:“这家店的馄饨是本城一绝,尤其是这虾仁馄饨,好吃得不得了,一会儿你尝了就知道了。”

她还记得他喜欢吃虾仁馄饨。当年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偶尔吃顿馄饨也算奢侈,常常是两个人要了一碗馄饨,你吃一个我吃一个,为了让对方多吃几个,总是一碗馄饨都凉透了,还没有吃完。有一回他过生日,两个人狠狠心点了一碗虾仁馄饨,她却只吃了一个,其余的都给了他。她说虾仁馄饨太腥,她不喜欢那味道。

“好久不在这样的小店吃东西了。”他说,“我女朋友喜欢吃西餐。”

“哦,”她便问道,“你们处得挺好吧?”声音里没有他期待的羡慕或酸涩,只有一个普通朋友似的关心。

“她比我小七岁,很漂亮,工作轻松,有品位,喜欢时尚的东西。以我现在的经济收入,只要是她喜欢的 ,我基本都能满足她,有时候也会买些奢侈品给她。”他的声音里有难以掩饰的优越感。他想让她知道,当年如果她没有选择跟他分手,如今享受到这一切的人,就会是她。
然而他没有在她的眼神里看到失落。现在的她,虽然打扮平凡,但是举止神情中比以前更多了一份淡然。

馄饨上来了,满满的两大碗,汤很清,有股新鲜的味道,馄饨个大皮薄,浓香馅嫩,入口鲜香,吃了几个停下来回味,果然唇齿留香。一家不起眼的小店,馄饨却做得这样好。

他发现她也吃得津津有味,恍然明白她当年说不喜欢虾仁的味道,其实是不舍得吃,想把好吃的都让给他。他的内心里涌起一种异样的感觉,带着淡淡的暖,却又有淡淡的酸。

2

两个人都把碗里的馄饨吃了个精光,他暂时忘记了自己精致的穿着,吃得满头大汗、酣畅淋漓,她看他吃得这般香,就又招手叫了两碗。

他又吃掉了一碗,但是她眼前的那碗却没有动。他说:“早知道不要点这么多。”她笑道:“我特意多叫了一碗,一会儿打包给我老公带回去,他喜欢吃虾仁馄饨。”

他的心中蓦地涌起淡淡的失落,她还是像以前一样,无论人在哪里,心里总是牵挂自己的爱人,只是牵挂的那个人不再是他。

为了掩饰心头的那点儿失落,他跟她聊起自己的事业,他终于在颠簸与风浪中立住脚跟,现在一切顺风顺水,未来还会更好。他委婉的表示知道她现在境况并不好,他说:“大家还是朋友,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

她于是说起自己的生活。她工作辛苦、收入一般,但是那份工作是她喜欢的。她家庭收入不高,她和老公每月都要还房贷,但是那套房子买在她最喜欢的地段,装修不豪华但是布置温馨,她住得很舒心。她怀孕了,虽然孩子的到来带来一些压力,但她和老公已经提前感受到一种幸福感,他们准备迎接这个甜蜜的负担。她的生活目前条件一般,但是他们都在努力,日子很有奔头。她说惊涛骇浪轰轰烈烈的生活自然有它的刺激和吸引力,但是细水长流的小日子也自有它的甜蜜滋味。她说,当初他们分手并不是因为日子太苦熬不下去,而是或许从最初,他们要的就不一样。

她说这番话的时候,他在她脸上看到淡淡的满足,他忽然觉得,现在的她依然是美的,她身上有些东西,是他现在的美艳的女友所没有的。那是一种岁月沉淀下来的安静淡然。这个女人,吃得了生活风浪的颠簸之苦,也享受得了琐碎生活的点滴幸福。

他们聊着天的时候,他收到现女友的短信:我一直想要的那个包包,你一定帮我买到带回来呀。想你!

她猜到是他女友的短信,于是说道:“处得好就早点结婚吧。你比当年瘦,看得出工作很辛苦。结了婚,生活更安稳规律,你累了的时候,会有一个港湾在等你。”

他并不是独身主义者,但是他感觉自己的婚姻还遥遥无期。当年他们在一起的时候,爱的那么辛苦,却是奔着结婚的目的而去的。只是当时他们的生活艰难,总想境况好一点再结婚,可是没有等到境况好转,两个人已经各奔东西。如今他的境况好了,结婚的念头却淡了。

3

分别的时候,她站在馄饨店门口冲他微笑着挥手,他的心中五味杂陈。

他一直以为,他们分了手,遗憾后悔的人会是她。可是这次见面,他在她身上看到了一种云淡风轻的释然,原来,她早已释怀了往事。

原来,那个一直没放下的人,是他。

他现在不确定,经过了这几年,如今过得更好的那个人,是他还是她。

赞 (53)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