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到处说你的苦,没人愿意听到负能量

文 特立独行的猫

初中时候,我觉得我很苦——远离父母,寄人篱下地生活和上学,满心都是委屈和青春期的困惑。我想跟一个年轻的老师说说,但发现她根本没空理我。那时候我就知道,别到处说你的苦,没人有责任给你答疑解惑,没人愿意听你倾诉什么负能量,搞不好还成为别人的笑料。当然,这也让我养成了隐忍的性格。

我听过很多人讲困惑、讲抱怨、讲委屈,仿佛整个世界都负了他;也收到很多来信,讲自己人生哪儿哪儿都是坑。起初,我很认真地回信,但发现对方再回复过来没有超过两句话的,基本上都是“谢谢,我会加油。”其实说白了,就是跟我这儿倾诉下,并不是要什么解决方案,更不是要我感同身受地帮助什么。慢慢地,久了以后,扫一眼一封信,如果是大片的负能量,我就不回复了。

有人说我冷漠、高高在上,其实是因为,我也不想接受什么负能量。这世界就一种人心甘情愿地接受负能量,那就是心理咨询师,但你得给他钱才行。除此以外,估计自己爹妈都懒得听孩子天天毫无行动力的唠叨吧。

我有一个挺要好的男同事,什么都好,就是特别能抱怨。无论大家去哪里玩、吃什么东西、在什么时间,也无论我们各自后来跳槽到哪个公司,他都不休止地抱怨工作、同事和老板——仿佛他去了哪儿,哪儿都是一群不怀好意的人。

起初,我和另一个小伙伴还安慰他,后来我们只能默默地听着,该吃吃该喝喝,不做任何发言:因为该说的话已经说了,已经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后来,我们再聚会的时候,都要考虑下,要不要叫上他啊,不叫他都是同事,可叫上他真的不想听负能量了。职场有点不满很正常,但抱怨太多,其他同事和老板也都觉得这人是真的能力不行,沟通和工作能力太差。一来二去,其他人也没说他什么好话,不久他就真的转行做别的去了。

其实每个人都本能地想要听到振奋人心的好消息。生活已经够艰难了,谁还顾得过来别人的眉头呢?虽然很多时候朋友间郁闷需要倾诉,但倾诉太多负能量谁都扛不住。

当别人耐心地劝慰你一两次之后,发现你根本没有行动力,只是一味地吐苦水,估计谁都不会再有耐心听下去了。如果你成天只能为鸡毛蒜皮的小事所忧心和劳神,那其实你可能也成不了什么大事。

年轻人都有哪些苦水呢?其实无非就是生活艰难,工作不满意,爹妈不理解,朋友不相信,当梦想照进现实自己特无力……可哪个年轻人不是这样挣扎着度过自己的青春时光呢?人生除了死,没什么大事儿。你以为自己够不幸的了,但实际上才哪儿跟哪儿。

比如,发奖学金时别人靠着关系获得这份荣誉;工作上的同事给你穿了个小鞋;父母不支持你去大城市闯荡;自己得了个颈椎病晚上睡不好等等。当你回头看自己的过去的时候,你会发现,自己曾经怎么那么幼稚,怎么会因为这点小事哭了好几个晚上?

很多人觉得,那些看上去很好的人,他们的生活一定没什么迷茫和烦恼,他们才是人生的幸运儿呢。但事实上,每个人都是一样的,只是别人的苦没说出来,没让你看到罢了。

我认识一个红人,比我还小两岁,日常八小时的工作是广告公司总监,作品获得过戛纳广告大奖的银奖。其次,他还是一名作家、电台主播、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心理催眠师、二级人力资源管理师。

你可能觉得不可思议:这要么是骗子,要么就是自我吹嘘。但是,你不知道,他从没有半夜3点之前睡过觉;你不知道,他几乎日日更新自己的文学作品,每篇都3000多字。他从没有跟我说过自己的辛苦,也没有说过周围人谁不好。他总是很默默地跟我说:“加油,努力。”此外,就没有别的什么听起来高大上的废话了。

这两年,我认识很多新晋的豆瓣红人,其中一些人的粉丝从几百人开始,增长到今天的好几万。我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每日辛劳地更新,还一更就是大几千字。他们有人拿着微薄的薪水坚持梦想;有人在工作之余挑灯码字;有人当了妈妈,在月子里还笔耕不辍。

这样的生活可能太拼了,可能不是你想要的那一种,可能还对身体不好,可能还很累……但这就是他们每个人的梦想。我猜想,他们都经历过时间不够用的困惑,遭遇过夜夜码字没读者的孤独,他们都曾在台灯下想要转身睡去……但我没听到过他们的任何抱怨——我只看到了他们成年累月的作品,像他们本人的头像一样,冷静而独立地逐渐被众人所知。

不要让未来的你,讨厌现在的自己。困惑谁都有,但成功只配得上勇敢的行动派。

别让你的青春浸泡在抱怨和倾诉中,也别让每一次朋友聚会变成“祥林嫂集合”。如果你不想被负能量所包围,那就试着聊点振奋人心的话题,像那些积极勇敢的创业者那样,向周围的人汲取更多的正能量,让自己的眼睛也能闪着亮晶晶的光芒。

试试看,每天早晨醒来对自己说一个让自己愉快的好消息。你是什么样,就会吸引怎样的人来到你身旁。

赞 (46)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