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花花公子》,那个色情史上的古典时代

文 顾思齐

近期《花花公子》宣布从明年3月起将不再刊发裸体女性照片,因为和网络相比,杂志显得毫无竞争力,“你只需要上网轻轻一点就可以免费获得你想象得到的内容”。没了“香艳”照片,这本有着62年历史、靠此起家的美国大刊岂不是要关门大吉?

曾经在11年前,有传言花花公子公司拟在上海成立“花花公子俱乐部”,但为官方部门否认。

是《花花公子》啊!

《纽约时报》曾将《花花公子》与可口可乐、迪斯尼并列为全球三大品牌。至少,它无疑是西方享乐主义的美艳符号,是花旗文明的世俗象征。美国形象,不仅属于好莱坞明星的面孔、超级名模的身材,也属于《花花公子》女郎的乳房。

一本来历不明的《花花公子传奇》如此描述:“在天真无邪的五十年代,游戏伙伴象露天影院、呼啦圈和戴维•科洛克特式草帽一样,成了美国象征的一部分。金发、丰胸、红唇,随意披着雪纺绸和白色毛皮的美人照在全国的大学宿舍里、工厂里、办公室里、拥挤的车站里随处可见。……”

《花花公子》如汤沃雪般颠覆了五十年代美国的禁欲伦理,在六十年代更成为杂志史上难以逾越的神话。孤立地看,《花花公子》无非每月公开展览一个妙龄的赤裸尤物,一个大众的意淫对象;但远距离地看,《花花公子》月度裸女实在是美国六十年代的激情标志之一,代表着划时代的大众美学风尚。那是越战、民权运动、嬉皮士的年代,是电视、摇滚乐、007的年代,也是《花花公子》的年代。哪里有美国大兵,哪里就有口香糖、安全套及《花花公子》。《花花公子》的兔女郎甚至跟好莱坞明星一般远赴越南(牛高)劳美军。在那片太不裸露的印度支那丛林里,他们更渴望裸露的美国娇娃。

《花花公子》成功地使色情成为时尚,风流而不下流,意淫而不滥淫。跟香港《龙虎豹》、《藏春阁》那类精鄙的器官展示相比,《花花公子》显然是高品质的优雅色情了。

李敖好色,好裸照,当然也好《花花公子》。

《李敖快意恩仇录》书前特别附录了两桢他平生最爱的《花花公子》艳照,并在书中说:“三十多年来,我最中意的一张是一九六三年一月份的那个女孩子,名叫Judi Moterey……这模特儿裸浴泡沫之中,泡沫以上看到部分大腿,再向上看,则是可爱的小屁股……我珍藏的这一张,配上镜框挂在我家,一直‘陪伴’我。三十五年来,除了我两次坐牢前后六年多不见以外,跟她神交,长达二十九年……”

又回忆:“一九七一年三月十九日晚上被捕时,我带了一本一九七O年十月号PLAYBOY杂志在手,它对我产生了极大的帮助。原来这本杂志有一个特色,就是它的中间大跨页不是一个女人,而是一对双胞胎姊妹的裸照,两人前后跪倚铜床……是我相当喜欢的一幅画面。这本杂志,一直陪着我过了将近一年的岁月。在苦闷、不自由的监狱生涯里,她们带给我许多刹那的快乐时光。”


陪李敖度过几年牢狱时光的《花花公子》,至今挂在他家中。图/南方周末记者 袁蕾

那已是久远的六七十年代。到如今,李敖老了,跟他的思想一起老了;《花花公子》也老了,跟那个纸质传媒的盛世一起老了。李敖已早早写出《李敖回忆录》、《李敖快意恩仇录》,提前总结一生的言论抗争史和翻云覆雨史;而《花花公子》也在10年前推出《花花公子黄金50年》DVD专辑,对半世纪的艳史怀旧。

今日何日兮,见此美人?

在这个DVD和网络的时代,顶级性爱映像无限泛滥,回顾《花花公子》那种纯美的静态写真,真可谓色情史上的古典时代了。

明末张岱谈及《清明上河图》时有谓:“乃知繁华富贵,过去便堪入画,当年正不足观。” “当年正不足观”的低级趣味,一旦沧桑而成为历史,就是可以“入画”的文化啊。

赞 (26)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