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时新鲜永远也替代不了细水长流

文 陈泽坤

年少无知的我们总是觉得前方才是远方,但忽略了最初一路陪伴你走过来的那个糟糠,你为什么会笃定前面一定会有更契合你的人等着你呢?前面可能满是苟且和荒芜,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多的诗和远方。

有时候真的觉得“珍惜”挺重要,一个人不懂得珍惜,总觉得会有更好的等着你,那么你迟早会丢了碗里的,而且最后还目瞪口呆地看着锅里的,而求不得。但是年轻人大多是好奇并且无所畏惧的,即使世界上只有一万个苹果,他也会想去尝一尝第一万零一个苹果是什么味道的,即使这一个的味道也许和上一个比是如此的差强人意。

小川和茉莉在一起4年了,高一就开始谈恋爱。也许那个年纪并不懂什么是爱,但是可能就是想找个伴儿,在那个青春年少的时候,凑合找个能陪伴自己的人。

他们就像两颗快融化了的糖果,黏黏乎乎的,却从没觉得腻。他们几乎每天都在一起,一起上课,一起熬夜自习,一起去办公室问老师问题,一起去食堂吃饭。在那三年紧张的中学时代,他们是两小无猜,他们是青梅竹马。

“泽,你能帮我一个忙吗?”他左手从兜里小心翼翼地掏出一个信封,然后恳切地看着我。

“什么忙,我能做到,就一定尽力。”因为小川这个人比较实诚,所以我就豪爽地答应了。

“帮我把这个信封交给茉莉吧,就告诉她你是溪流爱心社的。可以吗?”小川吞吞吐吐地说。

“哈哈,是想让我去帮你送情书吗,为啥还要说是溪流爱心社的呢?”我戏谑他道。

“茉莉家里有点困难,她申请了爱心社的资助,但一直没有得到回复,我想帮帮她。你就不要多问了,就说是爱心社给她的资助。”他耐心地解释道,然后不经意地摸了摸自己的额头。

整整三年,我每个月都去给她送他辛辛苦苦攒下来的钱,她蒙在鼓里,他绝口不提。

后来,他们考上了同一所大学。和很多难舍难分的小情侣们一样,他第一个志愿填了她梦寐以求的那所大学。尽管他高考成绩比她高了好几十分。

当他们牵着手走进同一所大学,呼吸着同一个城市的空气时,他们忽然觉得未来好像就在手边,他说她是人间的四月天,笑音点亮了四面风,轻灵在春的光艳中交舞着变。她说他是四月天里的云烟,黄昏吹着风的软,星子在无意中闪,细雨点撒在花前。他说她是一树一树的花开,是燕在梁间呢喃。她说他是爱,是暖,是希望,是人间的四月天。

事情不总是向着好的方向发展的,原本应该天长地久的爱情却也在褪去轰轰烈烈的热情之后开始平淡。就像原本滚烫沸腾的热水最终会回归平静冷却一样。有人说谈恋爱就像煮热水,刚开始慢慢升温,后来会沸腾,再后来慢慢冷静,归于平寂。重要的是,很多人守得住平静,也甘于平寂,他们始终记得那个曾经被温暖和沸腾的瞬间。守得住平静,所以长久,但总会有人耐不住平淡,他们追求短暂的沸腾,所以他们乐此不疲,乐此不疲地丢弃了最平凡的长久。

“你们为什么分开了?”

“她说我是她的四月天,现在看来我更像她的八月,夏天过去了,到不了秋天,就像她和我的爱情。”

“是她提出的分手吗?”

“你说,假如没有遇到她,我的人生会不会有另一种结果?可是没有结果,我还是宁愿和她相逢。”

后来,我得知是茉莉疏远了小川。他们说,小川每天都会去女生寝室楼下的银杏树下等茉莉,等了一整个秋天,她回避了他一个秋天。他们说,茉莉擅长演话剧,茉莉的话剧小川每次都会去看,但看到的是茉莉和话剧社社长台上台下的暧昧和亲昵。他们说,话剧社社长风流倜傥,家里挺有钱,人也很有才,和很多女孩都纠缠不清,茉莉只是他的追逐者中的一个。

“茉莉,你要离开他了吗?”

“对啊,我和他已经没有了当初的那种感觉了,那种怦然心动,一见钟情的感觉。你懂吗?”

“我不懂什么是怦然心动,我只知道,他陪了你三年最煎熬也是最奋斗的时光;我不懂什么是一见钟情,我只知道,他会默默无言地跟在你身后,像个傻子一样的保护着你;我不懂你所追求的浪漫和深情有多么深刻,我只知道,即使他挽回不了曾经美好过的留不住的当初,他还是不遗憾和你的相遇。”

“是他让你来劝我的吗?”

“不是,我只是想尽力挽回一段真挚的感情。你知道吗,这三年我都在帮他演戏,我不是爱心社的,你的资助都是他一分一分省下来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时光会让你改变,但他还是站在那个原点等你。也许他会等很久,也许下一秒就离开,能珍惜,不容易。”

……

后来,我听说,在那个夕阳的余晖像金色的麦穗一样灿烂的午后,她阳光下的长发随风挥动,她在夕阳下奔跑,去追逐她差一点就失去的爱情和陪伴。

这些年,你有没有因为犯傻差点儿失去曾经和你风雨同舟,患难与共的人。每个人都会犯傻,但很少人能清醒过来。因为人们都习惯了追逐,尤其是在这个物质生活富足的时代,我们总是会不经意地忽略掉最初的本真。

我们就像是在掷石子,一路地捡,一路地丢,有的人早已忘了第一次捡起的石头长什么样子,因为他们总觉得下一个会更好,所以一直在丢弃和捡起,一直寻找却最终寻不得,但有的人一直紧握手中的石子,始终舍不得丢失,把它握成和自己的手心一个温度。

也许我们太年少,我们不懂得什么是爱情,只会默默无闻地守着自己倾心的人。在遇到小川之前,我以为爱是喜欢,遇到他以后我才懂得爱是责任。

在刚刚情窦初开的年纪,我们都还觉得爱情至上,也都知道爱需要经营,但也许是见过了太多残忍和破碎,最后的我们若失若惘,失意彷徨。渐渐的我们开始贪恋新鲜感,开始疏远旧时人,开始追求刺激和浪漫。可是,亲爱的少年,新鲜感是镜花水月,长久的陪伴的、愿和你颠沛流离的才能细水长流。

要知道,一时新鲜永远也替代不了细水长流!

赞 (29)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