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云迪和郎朗真能靠颜值吃饭吗

文 许莽

你们也许会说,他有选择人生的自由。好吧。可是离开钢琴,李云迪还有多少价值呢?他书读得少,你们不要骗他。

10月30日晚出现在首尔艺术中心的观众是幸运的,他们经历了绝大多数古典乐迷一辈子都不会遇见的事情。

虽说艺术领域不存在绝对的评判,但衡量一场演奏会的优劣,总还是有一些客观的标准。有的演奏会之所以让人喜出望外、久久难忘,那是因为音乐家不仅展现了自身的能力与态度,而且向观众证明他是如何将自我的风格和灵性完美地融为一炉。如果是照本宣科式的演出——奔着60分去的那种,那么观众有理由要求演奏家至少做到基本准确而流畅。这既是对观众应有的交代,也是对巴赫、莫扎特、贝多芬或肖邦起码的尊重。

这几天,通过社交媒体的传播,即便是平时不怎么关心古典音乐的人们也知道了被形容为如同“车祸现场”的李云迪韩国演出失误事件。挺李派力陈“失误总是难免,不必上纲上线”之观点,不过在所有成熟乐迷以及看过现场视频的人面前,这样的辩解显得苍白无力。出现些许错音并不值得大惊小怪——即使像鲁宾斯坦、霍洛维茨、巴克豪斯这样的钢琴巨匠在他们职业生涯的中后期也都发生过不同程度的现场演奏失误,然而,中断演奏就完全是另一回事了。我儿子今年夏天参加钢琴考级之前,老师再三叮嘱的就是:不管弹得怎么样,最重要的是中间不要停下来!

更令人不满的,是李云迪及其团队处理危机的态度和水平。事后李的道歉充其量只能说是轻描淡写,而“云迪音乐”官方发布微博表示出现失误是因为“舟车劳顿”……试问,哪个演奏家不是满世界飞来飞去,哪个不是“舟车劳顿”?何况,去的只是首尔,又不是布宜诺斯艾利斯。说到演奏家在音乐会之前的状态,我倒想起伟大钢琴家克劳迪奥·阿劳曾经说过的一句话:“哪怕有人凌晨4点钟把你叫醒,叫你开一场独奏会,你也必须能行,不用什么准备。”

退一万步说,倘若弹的是勃拉姆斯第二钢琴协奏曲,也罢了。要知道,当晚李云迪可是栽在肖邦第一钢琴协奏曲上啊。李云迪是从肖邦起家的,18岁夺得肖邦钢琴大赛冠军之后,肖邦作品也一直是他征战世界乐坛的最称手的兵器。我的意思是,即便在睡梦中李云迪也应该能够熟练地背出这首协奏曲。这么多年,李云迪致力于进一步强化自己“肖邦专家”的形象——李粉喜欢强调他们的云迪和肖邦在外形和气质上是多么相像。有时他也会弹一点李斯特,但说到底还是一个调调。也许意识到必须拓宽戏路,前段时间,DG为他出了一张贝多芬钢琴奏鸣曲的专辑。其实,唱片公司和演出公司瞄准中国市场的成分占了多少因素,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要我讲呢,如果李云迪能弹贝多芬,那王力宏大概也能唱瓦格纳了。

当然,就算是李云迪的肖邦,在资深乐迷圈子里,也只能换来一声“呵呵”。文化和思想底蕴欠奉,使李云迪无法深入到肖邦的精神内核。这是矫揉造作和自以为是的肖邦,是我心目中排名第387位的肖邦演奏。

如果你听过鲁宾斯坦的肖邦、阿劳的肖邦、阿格里奇的肖邦、索弗隆尼茨基的肖邦、佩勒穆特的肖邦、普列特涅夫的肖邦……这些不同格调的肖邦,或者去听中国老大师傅聪的肖邦,你听完这些再去听李云迪,然后我们坐下来喝杯茶交流交流。

过去我觉得,相对于郎朗,李云迪似乎更能接受一些。但李云迪近几年的异化趋势确实反衬出郎朗的恒定特征:风格逗逼到底,技巧牛逼到底。真的,每次(其实并没有多少次啦)我看郎朗演出之前,都不敢摄取太多食物。不过,看他鸡血洋溢地十指翻飞,技巧再难的曲目也弹得摧枯拉朽,倒不得不承认这也是一种本事。而且,郎朗总是有备而来,或者说他之前在训练上的积累使他能够在演奏时应付裕如。他卖力,不管是卖手指还是卖表情,总之他懂得如何取悦那些喜欢他的乐迷。他有他自己的打开方式。

但我不知道李云迪的打开方式是什么。对于任何一位钢琴家而言,颜值也好,花边新闻也罢,无论有多少外在的卖点,永远保持对钢琴的忠诚和热忱,是首要的义务。你背叛了钢琴,钢琴会惩罚你。以演奏古典音乐为职业,原本就是一场苦中作乐的修行。李云迪如今的所作所为,毫无疑问,已经偏离了一个钢琴家的人生轨道。

你们也许会说,他有选择人生的自由。好吧。可是离开钢琴,李云迪还有多少价值呢?他书读得少,你们不要骗他。

赞 (13)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