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圈好撕逼:蜻蜓VS喜马拉雅

原来真相是互砍

就在昨天,小编被一篇《造假黑科技:蜻蜓FM吹上天的黑数据原来是这么来的》的文章刷屏了,本来想当天就写下这个事的,可惜约了个姑娘,时间上有些来不及。

咳。。。没办法。。姑娘当然比写文章重要了!!还用说么!!

也好,今天事情继续发酵,发酵出了一些不为人知的内幕。

随小编去搂一眼吧..

这个文章呢,是11月6号开始在网上蔓延的…揭露蜻蜓FM通过后台自启动来伪造日活跃用户数这个事情。

大致就是你明明没打开这个应用,嘿!它自个儿每天后台打开一次,你就被“日活”了。为什么日活数字这么重要呢,因为投资人是照着这个给钱的啊,亲!

然后呢,知乎上也开始出现这个问答:

然后,几个票数还可以的回答,被删了…

28个回答被折叠…你八成是找不到这个link的…

坊间传闻,是这样的:

果然创新工厂都亲如一家,这么快就公关了。首赞答案被删,问题被锁。哎,知乎嘛,拿人钱财替人消灾,都懂。不过能不能高明点?

有一个爹就是牛,开复大叔的创新工厂就是孵化这种没节操的企业的吗?

没错,李开复的创新工场就是投过知乎,也孵化过蜻蜓FM,你们想怎么样…不,能怎么样….

反正感觉事情很复杂,一滩浑水的样子…蜻蜓FM在官微上的反驳也是无力的一比,完全拿不出事实性的证据。

这种时候还是看点客观确凿的东西吧,比如app的源码。毕竟,代码是不会说谎的。

一个叫cryfish2015的哥们,还真反向编译了蜻蜓FM的代码,并在GitHub上公布了出来..我们来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猫腻。

当他反向编译蜻蜓的app的时候,就发现了一个很搞笑的事,他们的app代码并没有做混淆————一个非常低级的失误。

先是后台自启动这块:

小编亲测,的确是这样,一般来说,有两个进程是正常的,因为其中一个是为了给你发小红点推送。(这里补一句,全文讲的都是安卓,没苹果的事儿…)

可是这样的有5个进程就…

然后这哥们挖到了一个和这5个进程有关的代码…赫然写着一个词:Prometheus(普罗米修斯),蜻蜓FM的这帮程序员还真是洋气呢。。。

大致的过程哈, 看看‘普罗米修斯’能做什么,它会启动一个没有界面的Activity

而这个Activity呢,则会调用第三方数据公司的API(包括umeng,talkingdata,艾瑞等知名第三方数据公司),让其认为此次打开为一个活跃用户。就这样,手机躺在裤兜里,你就被“日活”了。

一天一次:

2秒结束:

接着,又出现了Zeus(宙斯)!!!一段专门用来欺骗广告主的代码…看来蜻蜓的程序员真的很喜欢看希腊神话…

它会新建一个WebView浏览器界面,但是注意这个对象并没有被添加到任何可视化的界面上,也就是说,你盯着手机,你也是看不到的…

那它偷偷打开浏览器是为了什么呢?

当然是为了打开某些网页啦,一看原来是广告商的啊..也是可怜的,刷量是吧?

“宙斯”利用一个程序模拟用户点击广告的行为..然后来骗广告商的钱…

好像上当的第三方广告商不算少诶..

到这里,基本上蜻蜓FM的黑科技造黑数据薅黑羊毛的故事基本上就是这样了。

然后,请各位差友注意,就在今天晚饭时间,虎嗅放了一篇文章出来:

开头是这样的:

“就在上周六,喜马拉雅的PR发给虎嗅编辑两个名为《蜻蜓伪造日活的秘密》《蜻蜓伪造广告数据细节》的文档。”

吼吼吼,这事儿真有劲。

虎嗅的态度是这样的:毕竟涉及竞争对手,这样的内容“黑”意太明显,虎嗅抱着谨慎待核实的态度,没有立即编发处理这两则信息。

然后,行文逻辑基本就是黑喜马拉雅了…

搬出了喜马拉雅的基金募集书中披露财务情况:014年全年收入587.04万元,总成本5936.15万元,2014年全年亏损5439.11万元。2015年1月到7月,总收入362.05万元,总成本7496.30万元,目前亏损6877.12万元。

直言他们的版权投资过大,“还是原来视频大战的那套思路”,在做了他们转化收入能力差以及商业模式单一这两个结论后,他们结尾说道:

“创业维艰,讲好故事活下去成为创业者的第一命题,但烧版权的重资本模式真能把喜马拉雅的故事圆到上市么?”

吼吼,到这个地方,整个事情的脉络就很清晰了…纯属小编的幼稚猜测,各位朋友千万不要当真:

喜马拉雅有一天发现蜻蜓FM拉完屎之后屁股没擦干净,然后就想把这件事策划一气后广而告之,基本上应该是找了很多KOL,结果尼玛没想到失策了,群发完穿小鞋的邮件,结果发现虎嗅不是自己这边的啊…还被虎嗅倒打一耙:喜马拉雅狗带…

这里的精彩对弈对FM应用这个行业熟悉的朋友,应该并不陌生..这行业绝壁是个厚黑学的江湖啊…

2015年4月,喜马拉雅FM正好在举行“喜马拉雅大会”,然后多听和荔枝被苹果商店下架…大会几天后,喜马拉雅被苹果商店下架…

2015年7月,蜻蜓FM正好在举行“主播大赛”,然后喜马拉雅、荔枝fm和考拉fm被苹果商店下架…

多听FM创始人赵思铭和喜马拉雅FM创始人余建军还在一个微信群里公开撕过逼:

撕逼节选

连年会蛋糕都要把竞争对手的logo放上去。。。也是够了

FM真是一个厚黑的江湖,今天你捅我一刀,明天我绊你一脚,不过作为用户,小编对这样的局面还是喜大普奔的…他们互黑的行为应该对版权的保护和用户体验的提升很有帮助…

希望他们能一直互黑下去,停不下来。。。

小编:

小米MIUI系统内置的“小米电台”合作方是蜻蜓FM,在最新的MIUI开发版上,小米电台被割阉成两个软件,“收音机”和“喜马拉雅FM”…..据说MIUI已经有好几亿用户了,难怪蜻蜓要和喜马撕逼啊。

赞 (9)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