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光的爸爸:世界是弯的,不是走直线

(01)

给大家说个故事。

北宋真宗年间,有大臣上奏:陛下,朝中各位同事,不知大家看地图了没有,那啥,咱们这地图,有问题呀。

有什么问题呢?宋真宗问。

陛下你看,大臣指着地图说:这地图上的道路,弯弯又绕绕,曲曲又折折。那啥,如果是山路,曲折弯绕倒也罢了,这里的山路十八弯吗。可是这平原之地,道路居然也跟陀螺一个滴溜溜的转,这明显不对头呀。

真的耶,宋真宗也发现了:……那,以前的路为什么要修得这么绕呢?

还不是要把路修到通向每个村庄?大臣抱怨说:这个村也要通路,那个庄也要通路,官路为满足每个地方,没办法才修成这样的。可是这样太浪费了,尤其是官府的运盐车,弯弯绕绕运到京城,成本老高了。陛下,臣计算过了,如果修一条直达京城的路,盐运和货物的成本,至少要降一半。

这个好,这是利国利朕的好事。宋真宗道:朕看行。

陛下英明神武。众臣齐声道。

忽然间一个人冲出来:陛下,臣司马池,反对这个动议。

司马池?这人是谁呢?

他就是那个砸缸的司马光的爸爸,叫他司马爸也不碍事。

(02)

啥?当时宋真宗怒视司马池:你凭啥反对?你以为自家儿子会砸缸,就可以不走直线了吗?

司马池:不是陛下……臣就是觉得吧,此前那些道路,都是古人修的。难道就咱们聪明,古人就蠢?为什么古人就不知道走直线呢?臣想人生如猫吧?走不走直线,应该由老鼠决定——既然古人把道路修成弯弯绕,那一定是有原因的。

原因你大爷!宋真宗怒视司马池:马上在朕的眼前自动消失。传旨,拨款,修条直路!

朕不要做弯男。

(03)

一条笔直通往京城的道路,终于修好了。

宋真宗欣然升殿:诸位爱卿,道路修好了,盐运和货物的价格,该降下来了吧?

有大臣出列:启奏陛下,盐的价格并没有下降。不仅没下降,还翻了几个跟头。现在京师居民,已经吃不起盐了。还有其它物品,吃的用的穿的,统统翻着跟头涨价,物价已经全面失控了。

这不可能……宋真宗大惊:道路都修直了,运输应该是又快捷又便宜,怎么会物价失控呢?

没错,道路修直了,运输应该快捷便宜,理论上是这样。

理论上是这样……那实际上呢?

实际上,自打直路修好了后,就没一辆车来到京城,甭管是运盐的,还是运货的,一辆也没有。

……为啥涅?

不为啥,就是赶上雨季,突然发大水了,新修的直路,统统被水淹没了。不仅路被淹了,沿直路向京城运盐和货物的车队,也统统被洪水卷走了。

被洪水卷走了?宋真宗如梦方醒:难怪古人不走正道,原来正道根本不是道,是有问题的道……

所以说呢,陛下,司马池蹦出来,道:咱们干的这个事,就叫欲速则不达。

司马池又道:修路如此,做事也是这样,你看我教育儿子,救人时千万不要走直线,砸缸胜过捞人,不知陛下以为然否?

司马池曰的真没错——治政如此,人生如是。

两点之间,直线距离最短,这个叫数学。

但人生社会,非常的不数学。

最要不得的,就是直奔目标冲过去的直线思维。

凡是直线奔目标扑过去的,多半达不到目的,不过是碰一鼻头灰而已。

(04)

(上面这个故事,是我昨天对第三期心学讲武堂女学员们讲的。故事出自《宋史司马池传》。

之所以讲这个故事,是因为这批学员马上就要飞到不知什么地方,疯狂大剁手,就是购物的意思)。

购物老雾是支持的。女性是天然的采集者,仓鼠一样逮什么就往家里搬那种。这是天性,永远不要挑战人类的天性——但中国人的剁手购物游,在国际上已经很出名了。比如说老雾前不久乘歌诗达号赴日本时,就曾有一船中国人,登陆日本一个小镇,当场将小镇买光光,吓坏了小镇上的日本人。

购物也罢,拍照也罢,这其实并不是旅游的真正目的。

那么旅游的真正目的,是什么呢?

(05)

旅游的目的是什么,还真不好说。有种观点认为,中国人穷的日子太久了,还没有学会旅游,出门习惯于直扑目的地。白岩松曾讲,他有次去鼓浪屿,百分之百的游客,一到鼓浪屿就直奔日光岩,你争我抢的急忙忙拍照,拍完照掉头就走。而白岩松不急不慢,随意走入一条小苍,惊发现另一个角度的、更为美丽的鼓浪屿。

白岩松说,有个外国人写了篇文章,《跟着中国旅游团游欧洲》,这位外国老兄表示他很开眼,长见识。中国人旅游犹如星夜疾行军,嗖嗖嗖,很有点电光石火的意思——短短八天时间,疾游欧洲十个国家。

八天游十国。

这位外国老兄说:这不是旅游。

这是马拉松!

急!

不要责怪我们心急,我们只是太渴望于把贫穷时期的梦想,迅速的兑现。

为了应合国人这种急切而迅速的心态,中国还有世界主题公园,把世界各地的建筑堆缩在一起,你过来拿眼睛一看,OK,全看完了,歇心了,可以回家洗洗睡了。

不过是穷人乍富,贪多务得。属于长期匮乏状态下导致的心理缺憾。

阶段而已。

而现在,我们应该成熟一些,轻松一些,悠闲一些,更关注自己的内心一些。

(06)

人生就是一次旅程,不带退票的那种。

我们在这世界上行走,但却从未离开过我们自己的心。

我们用自己的一生,践行着自我的人生观念。

我们的人生,实则不过是按照自我的观念,对现实加以改造的过程。现实在多大程度上接近于我们的观念,我们的心中就有多少成就感。那些声称生存有压力的人,压力实则来自于观念与现实的落差。

这世界,犹如一个挤爆了60亿玩家的积木堆砌场,每个人都按照自我观念堆摆积木,以使其形状符合自己的心理预期——这就意味着,无论你将积木摆放成什么模样,别人都会立即改变它。

就是说,当你是直线思维时,你的任何希望都会落空,任何心理预期都不会有结果。

那些奉行直线思维的人,会愤怒的发现,这世界处处与他做对——真的没错,这世界是弯的,你却非要做直男,你想你能玩得开心吗?

所以我们需要,改变直线思维,形成更具智能意义的非线性思维。

这就需要我们,在生命的旅程中,淡化那种因匮乏而导致的急切渴欲,放慢脚步,关注内心,形成丰富而饱满的人格精神。

(07)

人生不过是一场单程旅行,绝大多数人不明了此行的意义,生于困惑,这说得过去。但如果死于愚钝,就不好怪别人了。

人生的意义,是个空泛的概念。每个生命都是独特的,有着任何人无法取代的价值。胡适说,你赋予生命何种意义,你的生命就有什么意义。别人不可能替代你生活,也不可能替代你思考,每个人的人生价值与意义,只能等待自己的挖掘发现。

所以我们必须要先行赋予自我以广阔的视野。

一个人的视野有多广,决定着你的人生能够走出多远。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你究竟是去看什么?总不能就为了旅游景点留下张照片,除了你再不会有人关心吧?

其实,我们要看的,是那许多留名于史的人物,他们曾在这世界上走出多远。美丽的风景养育了无数的生命,但并不是每个生命,都有着足够长的脚力,都看过足够多的风景。春秋时孔子周游列国,而他幼年的一个发小,却终生未出曲阜城半步。孔子斥责他说:你年轻时就不懂道理,到老来愈发的糊涂,做人做到你这份上,会给后辈人丢脸的呀。

还有个被传到要吐的鸡汤段子,说是唐僧取经骑的那匹马,有个驴朋友。当白马取经回来,驴朋友不屑的说:有什么了不起,你每天在走路,我每天也在奔行,我这些年来走出的距离,一点也不比你短。白马斥责说:蠢驴,你那叫走路吗?你不过是被人家蒙着眼睛,十几年绕着磨盘兜圈子,你以为你一直在行走,但实际上却不过是原地踏步。

我们的人生也是这样,或是登高临远,俯瞰远方,或是蜷缩斗室,蒙眼奔行。百年之后,愚智不复再有意义,所有的生命归于一抷黄土。但那万里奔行的距离,与无远弗界的视野,会让我们如一朵明丽的花,绽放于命运的时空。这就是远行者的意义与价值,你可以选择,也可以不选择。但一旦你选择了,就不会虚度光阴,就会为自己人生,涂抹上明丽的颜色。

(08)

视野是我们外在的格局,而格局则是我们胸中的视野。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小世界,这个世界有多大,你的志向就有多高远。哪怕是相伴而行的旅人,不同的胸中格局,所得到的人生收获,完全不同。

什么叫格局呢?就是心里能拉开场子,放得开,收得起,场面大。有个成语叫吕端大事不糊涂。这个吕端,是北宋时的大臣,当时党项族首领李继迁祸乱边关,让北宋好不头疼,终于有一次,边关将士擒获了李继迁的母亲,朝廷闻之大喜,就想议用李继迁的母亲,胁迫李继迁投降,否则就杀掉其母。

吕端听了后,斥责说:你们这都是愚见,做大事的人,根本不理会爹妈死活。以其母胁迫其子,尽显其小家子气。如果李继迁不理睬,你杀掉其母,更显得下作,没一点大国的风度。莫不如把李继迁的母亲,好茶好饭供养起来,李继迁爱投降就投降,不投降由着他闹。总之我们要在道义站住脚。

北宋采纳了吕端的建议,结果过不久,李继迁就主动投降了。

吕端对这件事的处理,就是非常放得开的大格局。治国如此,做人也同样,胸中有大格局之人,不会在鸡毛蒜皮的枝节上钻牛角尖,也能够避免意气用事,避免情绪化,这样的人生才能够走出更远距离。

(09)

说视野也好,说格局也好,说人生的目标也罢,其实这都是些鸡毛蒜皮。人生旅途的真正意义,就在于行程本身。

行程就是一切。

这一切,需要我们慢慢体会,慢慢感悟。前提是,你有个健康饱满的人格。健康的意思大家都懂,但饱满,说的是没有缺陷——有缺陷的人格,必然是思维认知的扭曲,这二者互为因果,彼此纠缠,相互制约,让人泥陷于偏狭阴暗的欲念之中,无由解脱。

旅行的目的——无论是物理空间上的移动,还是心灵的远行,目的都是为了增广见闻,看一看在你想象之外的生活方式。与当地人盘坐闲聊,听听一些你可能从未想到过的想法。这些想法如草籽一样种植入你的心,如果环境允许,就会蓬勃生长起来,让你的心灵充满绿色,让你的生命润泽如玉。

构建于这一切之上的,是我们心中必须要有一个愿望,希望自己的人生,越来越美好,越来越幸福。这种愿望源自于心灵,也只能满足于心灵。如果你的心灵缺乏了愿望的滋润,那么你走过巴黎,也无法享受到塞纳河畔迷人的黄昏。你行过沙漠,不会感受到狮身人面像的宏伟冲击,你走过美国的独立纪念碑,也不会听到风中传来的人喊马嘶,即使你走入卢浮宫,或是走入敦煌,仍然不会有什么心灵触动。这种情况下的旅行,不过是那头被蒙上眼睛的驴,纵然行出千万里,心灵的距离,始终未离开磨盘分毫。

愿望,心灵,行程,视野与格局,这就是我要对大家说的。这里所有的一切,你可以获得它,也可以拒绝它。一切取决于你的心,看只看你是否愿意打开自我,接受远方那汩汩的罡风,让它浩浩荡荡的涌入。

别固执,打开心。人的天性都是直线思维的,与这世界难以兼容的。除非愿意对这个世界开放我们自己,才能融入这个世界,除非接受那美丽的一切,才能完成我们心灵的社会化进程。并让这世界,得到一个全新的、充满动感与激情的、富有灵气的、睿智而快乐的你。

赞 (22)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