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神秘人物的意外死亡

文 / 张鸣

官员后面的商人,都比较低调,顶多中调,像薄案中的那位胖子,高调办足球俱乐部,高调在媒体上露面的,还是少见。一般民众,都知道他有背景,但多数人都不知道他的背景是谁,有种种不靠谱的传闻。然而,薄案出来,人们才恍然大悟,原来他的后台是那位昔日的重庆王。在薄案的公开审理中,作为证人出现的这个胖子,变得苗条了。我们知道,薄家的事儿,他涉入很深。不仅薄公子留学有他的事儿,薄案中最大一笔受贿项目的欧洲别墅,也是他经手的。而且,他还参与过薄夫人的谋杀案。但是,在薄案和薄夫人的案子中,这个人到底起了什么作用,他是白手套还是黑手套?我们依旧一头雾水。也就是说,此人的面目,仅仅通过薄案,揭开了一条缝,神秘依旧。

然后,此人就从公共视野中消失了。没有人知道他什么时候被审判,请的哪个律师,判了多少年,有没有上诉。漫说老百姓不知,就连法律界的人士也不知。反正,今天得到的消息是,此人在狱中因病身亡,终年44岁。为何他的后台,一个政治局委员可以公开审判,而这个似乎什么都不是的小人物却要如此神神秘秘,我们不知道。

有人说,官员后面的商人,命运都不会太好。我看未必。这事儿,有点左轮手枪赌博,没被子弹打到,就无本万利,打到了,就活该倒霉。中国这样的政商结构,你要凯撒归凯撒,上帝归上帝,基本上没戏。政商勾结,权钱交易,人人痛恨,但是,我们的权力架构,政与商,根本分不开。到底是权力勾引了资本,还是资本吊了权力的膀子,就跟先有鸡还是先有蛋一样,怎么有法儿说得清。前面的倒下了,后面的还会跟着上。

傍上权力,攫取特权而发财者有之,借助权力,为他扫清原本不该有的制度障碍的,亦有之。卷入深,涉入浅的,彼此之间,都会有很多的秘密。无论哪个官员倒掉,这些秘密似乎都没有被说清楚过,有的,只是坊间的小道消息,以及各种有影没影的传闻和故事。金钱,美色,宫斗,甚至谍影重重。每个,都堪比好莱坞大片。

不是所有官员背后的商人,都像这个倒霉鬼一样,44岁死在了狱中。很多机灵鬼,在风刮起之前,就早早地把财产转移,带着家眷溜之大吉。这些精明人,当然知道,知道得多,本身就是祸。然而,即使到了国外,他们也一样三缄其口,把秘密埋在肚子里。至于那些中靶的,顶多能在法庭上作证之时,才会透露出一点可怜的消息,而且,这样的公开审理,又像白乌鸦一样的稀少。

公众知情权在被束之高阁的时候,秘密和神秘是这个社会最常见的现象。相伴而生的,就是小道消息的流行和戏剧性传闻的高产。公众知情权的被无视,原本就是权力不受限制,或者没有法律限制的产物。有这样的权力,就会有背后制造了,而且知道太多秘密的商人。

看着今天微博上头条新闻这一则2 7个字的新闻:“12月4日,前实德集团、实德俱乐部董事长徐明因病去世,终年44岁。”我突然感觉到,这里的信息量真大,大到了可以让你靠想象写部小说的地步。

赞 (54)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