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曾经遭遇过道德绑架事件吗

文 / 恶童

记得上高中的时候有一次坐公交车,因为上车早所以有一个座位,等车驶到半路的时候上来一位岁数比较大的老爷爷,那时候车上已经没有空座了,我眯着眼睛望着窗外,脑袋随车颠簸,昏昏欲睡。

忽然一个大手就拍到了我的胸脯上,我一个机灵回过神来,原来是座在离我不远处的一位大叔,大叔满脸正义,不苟言笑,说话间带有一股不容置疑的语气。

“年轻人,给老人让个座!”

我这才发现了站在离我不远处的老爷爷,当时也没多想,慌忙就起身把座位让给了老爷爷,感觉心里还挺舒服的,毕竟做了好事,作为一名共青团员,脸上也是有光。

可是我马上反应过来一个问题,这大叔身体强壮,三个我也撂不倒他,况且他的座位就在老爷爷身边,他怎么不让座,反倒是指挥我让座位?

更奇葩的事情还在后面,老爷爷满脸堆笑的对大叔说了句:“谢谢。”

我擦,什么情况!这大叔就动了动嘴皮子像训儿子一样的把我叫起来,自己却舒服的坐在那里占领着道德的制高点,反倒是我里外不是人,像个不懂事儿的不良少年,TMD让座位的人难道不是我吗?

正好那时候学校号召我们参加学习雷锋好榜样活动,每人匿名写一句宣传口号的小纸条交上去,我毫不犹豫,提笔就写:“qnmlgb。”同桌不经意间瞄到后对我嗤之以鼻,开玩笑的说我没有道德,没有爱心,我说你站着说话不腰疼,要你遇到我今早遇到的事情试试?

上高中时候还听说过这样的一件事,是发生在我上学的初中,初一某班的同学小甲纵然身长八尺,五大三粗,但为人老实厚道,脾气好的没话说,所以常被众同学欺负取笑也不说什么,小甲一直相信人与人之间应该以诚相待,再坏的人他也有一个限度,以暴制暴是不可取的,要用善良和真心感动同学,所以后来,小甲的待遇由变相的辱骂与侮辱变成了明目张胆的骑在脖子上拉屎,有的时候还被三五个同学拳打脚踢,小甲终于忍受不了大爆发,用自己的大体格子把这群同学通通收拾了一顿。

于是老师说了:“小甲你这么强壮,怎么可以欺负比你长得瘦小的同学呢?我对你实在是太失望了!”小甲自然是不服气,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都跟老师详细的讲了一遍,老师的回答竟让他无言以对。

“就算是那样,你也不能动手打人啊,总之不管是什么原因,打人就是不对。”老师占领着无上的道德制高点,小甲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于是找到了家长,小甲爸爸是一位斯文的男人,他面带微笑的来到学校找老师理论,却碰的一鼻子灰。

“你们家孩子在学校打人你们家长不管,反而说是学校处理有问题,那我问你,那么多孩子他们不打别人为什么就打你们家孩子?”

小甲在旁边惊呼:“这你应该问他们才对吧,为什么问我们?”

“退一万步说,那么多孩子打你们家孩子,你们家孩子一定是有问题的,不要遇见事情就埋怨这,埋怨那,要先从自己身上找原因。”老师讲的好像句句在理,小甲一句话也插不上,小甲爸爸也听不下去,没等老师说完就走掉了。

如果故事这样就完事了,那也不可能传到我的耳朵里,小甲爸爸可没有看上去那么斯文,他当晚就找了一群人把下班的老师逮住一顿暴打,打完了再对老师说:“这么多人都打你,一定是你的问题,不要遇见事情就埋怨这,埋怨那,要先从自己身上找原因,知道我儿子当时是什么感受了吗?

小甲爸爸斯文,但这并不是成为他们家可以被人欺负的理由!这是斯文和懦弱的区别。

后来我就去上大学了,记得有一次独自去澡堂洗澡,正洗的嗨,搓澡大爷对着我的方向开始说话,由于本人高度近视,大爷又满嘴当地的方言,所以我实在是判断不出来他跟谁说话,又说了什么,然后大爷就开始大声的用普通话(刚才的时候为什么不说?)和人嚼舌头,说现在的九零后真是没有礼貌,没有素质,骂骂咧咧的那些脏话我就不多提了。所以当我再次戴上眼镜的时候,整个澡堂子都对我投来诧异的目光。

幸好当时洗澡的人里有一个我认识的学哥,学哥对我说:“你也真是的,老大爷就是要你帮忙拖一下搓澡床位,叫了你那么多声你都没反应。”

我当时委屈得很,我是有我自己的原因的啊,你们不了解不要随便评判一个人啊!

后来我又一想,既然叫了那么多声,你们这么多人都高度近视都听不懂方言?你们同情可怜老大爷,那你们怎么没一个帮忙的?倒是看起别人笑话来一个个像苍蝇见到血似的兴奋,当着学哥的面,这些话我没敢说。

学哥人挺好,劝我说你和大爷解释一下吧,毕竟是有原因的,道个歉,也别让人这么误会。

我说我解释什么?拜托,就算是老大爷,那也是求我帮忙,我没帮就成了十恶不赦,活该众目睽睽的被骂了?我花钱来洗澡,就算帮搓澡大爷干活也是出于同情与爱心而不是责任和义务,我没做错什么事儿,干嘛要解释要道歉?说句不好听的,你岁数大我就亏欠你什么了?

有一次放假回家坐火车,中途上来一家三口,孩子又哭又闹闹,非要爹妈都在自己旁边才罢休,男人就跟坐在女人旁边的一位小个子女生商量换座,女生不想换,说自己就想靠着窗看看风景,况且男人坐的位置一群打着扑克,满嘴脏话的二十多岁小伙子,一个女生坐在那里总觉得不自在,抱着孩子的女人就开始数落了。

“现在的年轻人怎么这样啊,不就是换个座位吗?我们家孩子又哭又叫的,你让我们怎么办?”

我站在旁边真的很想插一句:帮你是情分,不帮你是本分,你们家孩子又哭又闹是你们家自己的事儿,和人家有什么关系?有本事把整节车厢包了,想做哪里就坐哪里,不是我冷血我无情,你抱着个孩子全世界人都得围着你转了?人家帮你是人家好心,人家不帮你也轮不到你数落人家吧?这年头,年轻也是错?

后来姑娘自然是忍受不了女人的唠叨,到底还是换了座,一个小女生坐在一群叽叽歪歪的大男人中间,听他们讲着让人脸红的荤段子,感觉眼睛往哪里看都觉得尴尬,为了避免烦死人的搭讪和骚扰,女生不一会就无聊的打起了瞌睡,而男人们如狼似虎饥渴的眼神却一直伴随着姑娘下车。

道德绑架不仅仅发生在我们身边,在娱乐圈也不乏这种窘况出现,马航事件发生后,马来西亚歌手梁静茹就莫名躺枪,这些网民同样也是占领着道德制高点,开始强词夺理,罔顾事实,不分青红皂白的就把对马政府的愤怒强加到普通马来西亚人身上。

马来西亚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对于这次马航事件,她作为公众人物没有出来说句话,很明显的事。

这种情况数不胜数,什么玉树地震的时候光亮晒给狗洗澡,马航飞机坠毁后萧亚轩发笑脸自拍,统统可以遭到网友的围攻以至于必须删文道歉才罢休,如果发生了自然灾害,不赶快发个微博表态便是有罪,一如既往的发布生活琐碎也是有罪,多亏没让这些网友当上明星,否则得累死这群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主儿。

我不是梁静茹或者光亮萧亚轩的脑残粉,我只是觉得中国网名的素质真的有待提高,是不是因为中日的那段惨痛的历史教训,所有的日本民众都应该去上吊自杀?

说到日本,我又想到了另外一位女星,也就是被人们称为性启蒙老师的苍井空,中日关于钓鱼岛纷争的敏感时期,她随便发条关于中国和日本的消息都有可能被鸡蛋里挑骨头,骂的里外不是人,苍井空发微博祝贺中国夺得金牌被骂虚伪,为日子男足加油,又被骂都来中国发展还公然支持小日本,愤怒的中国网民,你们让苍老师如何存在?

5.12汶川发生大地震,日本民众自发组织为中国降半旗,而日本福岛核泄漏时候中国网民是怎么说的?狗日的活该,干死他丫的小日本,日本人不得好死,拜托大家有些智商,日本参拜靖国神社,与中国就钓鱼岛发生领土纠纷,那都是日本政府的作为,与日本普通民众无关。

道德绑架,无处不在,大家习惯于用自己的道德标准去衡量一切人和事儿,殊不知自己如果遭遇相同的境遇,还不一定比得上被谴责的当事人,还是那句话,这群人占领着光荣无上的道德制高点,慷他人之概,以道德的名义肆意绑架别人的思想。

那些成天吵吵有钱人为什么不把钱捐出来做慈善的,八成自己是穷逼一个,那些说老年人搞搞娱乐活动跳跳广场舞挺不错的圣母裱,八成自己家住得离广场远远的,那些开玩笑无底线无下限,直戳人痛处还说你玻璃心的人,听到一句自己不乐意听得他都会跟你急。

所以,装什么装!不修身正己,却处处正人正世,无一不是欺世盗名之辈,道德绑架,与流氓的行径无异。

赞 (55)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