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街女的道德

文 / 亦女童

南风街,外称红灯区。从南通北,站在中间望不到尽头。东西两边一排排密集的房屋,每两家隔成一个胡同。胡同常年荒凉糟乱,街上更是低俗不堪,清洁工每天都从地上、垃圾桶、打扫出半袋子安全套,饮料瓶灌着黄色的尿液,扔到车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这里白天一整天,见不到一个人影,连野猫野狗都不来,只有街上没扫干净的塑料袋可劲打滚飞起,房子是死的、小吃车死的、路是死的、这条街上的天空也是死的、云朵也死在上方。

但是只要进入黄昏那一刻,街上一哄而上,像缓冲很久的片源终于有了画面人声,故事开始上演。

昨天警察来街上扫查,狗娘养的把我的小吃车也没收了。这年头真是良心黑心钱两把抓,我要是能学得一分,也不用起早贪黑,用行动证明什么是真正的屌丝生活了。

“呸” 把嘴里的烟头吐在地上踩灭,我踱步在街上游荡着。小妹妹大阿姨花枝招展嬉笑着,一路走过去收到不少媚眼,让我的心灵得到些抚慰。

来到鱼姐店门口,她正拿着化妆镜,眼睛往上翻着,用粉扑努力盖住黑眼圈。店里的几个小姑娘抽着烟在聊天。

“ 鱼姐,你已经够美了,还不知足啊?”

她扫我一眼,视线又回到镜子上“ 就你嘴贫,瞎说什么大实话!”

“嘿嘿…屋里还有饭吗 ”

“ 怎么,还没吃饭呢 ”

“ 是啊,昨天警察把我的小吃车收走,憋愤到现在”

她扑上最后一下,把化妆镜塞进包里 “ 那群人就那德行,不过你也是的,劝过你多少次了,让你找个老婆过日子,好歹有个热乎饭吃,不听,饿了该”

“ 哪家姑娘要我这种没钱没脸的啊 ”

小美一张嘴泼辣的话就往外倒“ 哎呦呦,穷讲究!结婚要什么脸,带钱带把,什么样的男人我都跟!” 其他人都笑成一团推搡着。

鱼姐笑骂她几句,转头对我说 “ 哎,寒生,你赶紧去屋里吃饭吧,要是凉了就热一下再吃。”

“ 哎”

进来厨房打开锅,里面有两个馒头,一盘酸辣白菜,一盘我最爱吃的五花肉,不由得心里一暖。鱼姐总是体贴照顾着我。

三年前刚来这片街时,我还是个嫩小子,跟人发生口角打起来,打输了,一脸血浑身破烂青肿,爹娘都不认的那种。

鱼姐跑过来拖着我去卫生室包扎,晚上还把我带回店里给我做饭吃,连房子和小吃车也是她先帮我垫的钱。

我知道她有个儿子,有时候从外面喝多酒回来,会跟我念叨几嘴—比我小两岁,眼睛比我再大点,要是还活着,都到娶媳妇的年纪了,说着说着最后就哭起来。她儿子是在学校欺凌中被打死的,送去医院抢救无效。

虽然她是做这种工作的,我心里仍把她当母亲一样待。

用筷子尝了口饭菜,还有点余温,我懒得再热,端到桌子上就狼吞虎咽起来。

刷碗的时候,听到外面一阵糟乱,开始热闹起来咯。

“ 鱼姐,洗洁精用没了!” 我朝门外喊着,半天没人回我。

我放下筷子去柜子里翻找,里面全是佐料。

“ 鱼姐!你把洗洁精放哪了啊!”边喊边往外走着。透过玻璃门看到门口一个人也没有。我有点纳闷,平时不管多忙,店门口都会坐个人,今天是怎么回事。

推开门,我愣住了。大街上的女人跪成一排,十几个人手里拿着枪围着她们打转,嘴里喊着“ 听着!你们这些臭婊子的钱我们带收了!我们很慈悲的,只要把钱交出来,就算是你们这种人,也会给条活命的!”

摊贩和男人们往各个胡同逃窜拥挤,跑的慢被逮回来抡几拳,扔进跪着的人堆里。

鱼姐跪在最外面,被逃跑的人撞倒好几次,一个脸上有条刀疤男人,伸手往鱼姐脸上狠狠打了一巴掌“臭娘们,给我跪好!”

我大脑充血怒吼着冲上去,鱼姐看见我过来,脸上露出惊恐“ 寒生!你出来干什么!你不要命了吗!”

我充耳不闻,抡着拳头往刀疤男脸上砸去。他倒在地上,其他几个人迅速冲上来按倒我,一把枪顶在后脑勺“ 操你妈,敢打老子!” 后腰上被他猛力踹了一脚,我往前扑过去趴在地上。

男人继续往身上踹着,鱼姐跑过来抱住他的腿“ 求求你了!我把钱都给你!你放过他吧!”

我的脸被踩在脚下,含糊不清的说“ 鱼姐,钱用来保你的命!别管我!”

刀疤男蹬开她“ 别急,我一个都不会拉下的”

“大哥,你过来一下!这个娘们死活不撒手” 一个愣头愣脑的男人,正在和一个女人厮打着,女人攥紧钱包用牙咬着一切有机会咬上的地方

“ 我操你们这些畜生!老娘的血汗钱!这是留给我女儿上大学的!你们也有脸抢!还是个男人吗!”

刀疤男大步冲过去,一枪托砸到她头上“ 抢你们的钱天经地义,不知道哄骗了多少男人的钱,给女儿花,她都嫌脏吧!呸!”

我站起来想上去帮忙,旁边立马有人冲上来用枪指着我“ 跪下,再乱动的话” 他把枪移到鱼姐的头上“ 我就打死她”

鱼姐祈求的看着我“别去,会没命的!求你了!”

女人的钱终究被抢走,腿上中了一枪,躺在地上抽搐着,我别过脸把手握紧给了自己一拳。

鱼姐捂着我的脸心疼的说“ 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我也一样,但是我们现在自保都难,如果刚才去帮她的话,一闹起来,那个男人为了杀鸡儆猴,三个人都活不成,虽然她被打伤一条腿,但起码还能活命,你在这呆着,我去救她”

我心里一惊,想拉她已经来不及“鱼姐!”

她跪在女人身边,抬头求男人“ 我什么都不会做的,只是想帮她止住血,她上个月刚堕胎,身子正虚弱,要是丢了命,对你们也有威胁,好吗?我保证乖乖听话,你用枪对着我也行 ”

男人没说话,半响一摆手示意她可以。

“ 鱼姐!” 她听见我喊,回头看过来,“ 大哥,让我弟弟也来帮忙好吗?求求你了,他学过医比我懂的多,而且我有点晕血”

男人抿紧嘴巴盯着我“ 去吧”

来到鱼姐身边后,我才放下心“ 她怎么样了?”

“ 有点昏迷,这里什么工具都没有,子弹也取不出来,只能先按住 ” 鱼姐说着,眼泪濮濮往外掉。

女人费劲的睁开眼睛,连呼吸都低缓起来

“ 鱼姐,警察来了吗?”

“ 还没有,不知道逃出去的那些人有没有报警的”

她眼睛瞪起来“从一开始他们冲上街,我就打电话报警了啊!为什么还没来!我们会都死的!”

我四处观察着,刀疤男和另一个男人拿着麻袋从后面挨个在收钱搜身,其他的人举着枪,手扣在上面好像随时都会打响。

我摸摸鞋里的银行卡,里面有五万块钱,还差一万就存够一套房子的首付了。鱼姐已经四十多岁,虽然很多年前就已经不接活,只管着这些丫头。但喝酒熬夜这些避免不了的事,仍然折腾的她身体气色,老化的像五十多。

我早就做好打算,存钱买套房子下半辈子给她养老,我是孤儿,没妈,她就是我亲妈。

但是眼下的情形,这钱怕是保不住了,但不论如何都要让鱼姐活命,钱以后再想办法挣。

“嘿!说你呢,把钱放进来!” 男人吵吵着,刀疤男卷着麻袋斜眼看我,里面已经快堆满。

我的手正想动时,鱼姐往前跪了跪,伸出手从怀里的口袋往外掏着“ 我俩的钱平时都是放在一起的!都给你们!给!” 一双手捧着一百的五十的一块的往麻袋里扔,几枚硬币从指缝露出去,在地上滚了几圈停下。

“哼…” 刀疤男冷笑着,视线在我脸上打转“孬种,让女人护着”

我全身肌肉绷紧起来,鱼姐发现我的异常,扑上来紧抱住我“你别犯傻,咱们的钱给了就给了,要谢谢大哥不杀之恩!钱以后再挣!”

刀疤男转着枪玩味的看着我们,“ 臭娘们,够聪明啊,护的那么拼命,你这个弟弟该不会是你的姘头吧?哈哈哈哈!”

鱼姐身上在发抖,在我耳边说“别冲动,鱼姐求你了,儿子死了以后,你就是我的第二个儿子,求你了!你的钱不要交出去,留着以后娶媳妇,这么大了还没有个着落 ”

我心酸的听着她说完,拍拍她的背示意我已经没事了,她松开我去捡那几枚硬币。

这时从远处传来警笛声,鱼姐猛地停住动作,眼神透着兴奋的看着我。

人群糟乱了,抢匪们也更凶狠起来,后面的人随手开枪打了几个人,刀疤男大声喊着“都他妈给我老实呆着!别妄想躲过我这双眼睛!谁要是敢动弹一下” 他开枪爆了一个站起来又想跪回去的人的头,快步走过去又补了一枪“就跟他下场一样!!”

他身上脸上溅的全是血,布满红血丝的眼睛残暴的扫视着众人,活像个鬼罗刹。

躁动的人群瞬间寂静无声,再没有一个人敢把膝盖离开地面丝毫。

“前面的抢匪听着…嘶嘶…嘶!!最好放下手里的…嘶…枪!!!不然你们连坐牢的机会都…嘶嘶…都没有!!”

警察的声音从带着杂音的喇叭传过来。

大家低着头和身边的人交换眼神,脸上有恐惧有希望,女人的手紧紧抓住鱼姐“警察来了!是警察来了” 鱼姐捂住她的嘴让她冷静下来。

“ 大哥,怎么办!”

刀疤男在东西两边的胡同侦察着,咬牙切齿的说“ 把钱赶紧装好,封上口,然后让人群包围住我们,大家分散开往胡同里跑,这里胡同那么多,警察只来了五六个,这里这么多人,等疏散完,想再追上我们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了” “而且…” 他阴冷的笑起来嘲弄的说“ 这整条街出事,只来了两辆警车和这么几个人…我们肯定能逃出去 ”

鱼姐紧紧抓着我的手,压低的声音透着隐藏不住的激动“ 寒生,我们有救了” 我回握住她“ 嗯鱼姐”

他们动作很快,几分钟就收完所有人的钱,扎紧口扛在肩膀上。刀疤男使了个眼神,他们开始挤进人群,之前为了防止有人反抗,人们都被麻绳拴在一起,一个男人掏出匕首开了条往中间去的道,并让那些人往外紧紧包围住。我和鱼姐搀扶着女人,也随着人群走动。

“ 你们这些人渣败类!赶紧给我滚出来!不要往人群里钻!不要做这些小动作!最后一次警告你们!别怪我手下不留情!”

刀疤男和那些男人混在里面,已经不见踪影,随后人群像投入一个炸弹,男女老少往胡同处疯狂跑起来,被绳子绊倒后不作任何停顿,张口就撕咬,嘴里出血,应该是牙断了。

那些男人在里面拿枪赶着逼着他们往前走,那些摔倒的人,身上立马被打了个窟窿。场面已经完全失去控制。

警察扔下喇叭往这边冲过来,“给我停下来!谁也不要再乱动!!不要听抢匪的话!啊他们要跑了!快抓住他们!”

几个女人茫然惊恐的看着一个抢匪从面前冲进胡同,拴在身上的绳子混着一些血丝已经破烂不堪,再有一点就可以逃开活命了。

“ 你们这些臭婊子!没听见我让你们抓住他吗!”

已经逃走一个抢匪,陆续又逃走三个,警察也疯了,拿着手里的枪开始扫射“ 你们一个也别想逃!!”

人群还在躁动着,遮掩着抢匪,看到自己身边的人接二连三倒下,他们惊恐的看向警察“ 啊!!!我不要死啊!!警察杀人啦!!”

人们听到警察杀人了,一个个挣扎的比听到抢匪杀人还拼命。

远处一个年龄大的女人哭嚎着“老天爷今天是要灭我啊!阎王要收走我了!上帝耶稣救救我吧!就这一次!”

我把鱼姐和女人塞进怀里,护着他们拼命的躲藏着,垃圾桶倒翻着,一地的垃圾菜汤卫生纸塑料袋,被踩来踩去,今天还没到深夜,就已经这样肮脏至极。

突然刀疤男笑着向我走过来,我拉着她们立即转身死命的跑着,他在后面步步紧跟。抬起头,正前方出现两个警察举着枪朝后面开响,刀疤男在我身后躲来躲去,不时拉过一个人顶在自己前面。我周围都是失去理智的人,一时根本没地方可钻。

鱼姐哭的说话都磕磕绊绊“ 寒…寒生…我们…我…我们怎么。办…啊!”

我捏捏她肩膀安慰她“ 没事,不要害怕不要担心,我会带着你们逃出去的”

刚说完,鱼姐瞪大眼睛,身子瘫软下去,有血从她身上喷出来。

围着我的人群陷入更拼命的状态,撕咬着挡在自己面前的人。脚下踩着死去的人的尸体,在地上印出一个个血印。我看到刀疤男回头对我讥讽感谢的一笑,消失在人群里。

“ 鱼姐!!!!” 我已经顾不上克制自己的拳头,鱼姐被走动的人群推搡在地上,有人从她肚子上踩过去。

我脑子一片空白,背着女人挥舞着拳头,打、打、打,直到打通一条路来到鱼姐身边。

她的身体摸上去已经凉透,只有血还有余温,像她为我留的五花肉。

她死了。我的五脏六腑痛的就像被一只手狠狠拧着,张着嘴连眼泪都流不出来,悲痛从身体内核割据着我,最后爆炸“ 妈!!!!”

三年后。

那场混乱,死了四十个人,大多数是这条街上的站街女,女人也死了。抢匪全部逃脱。剩下的站街女和摊贩和男人们都被带回警局,男人们和摊贩当天释放,站街女被关了一个月,理由不服从警察命令,造成躁动导致他人死伤,让抢匪逃脱。

街上躺着站街女们叠臀枕肩的尸体,我用车子拉着她们,一个个安葬好。用准备给鱼姐养老的钱,在街上开了一个寿衣店,也处理尸体,为了给街上的女人一个安居。

这条街上无辜惨死的女人有很多。她们被认为是抛弃了道德的人,所以人们可以站在道德的肩膀上,带着可笑的正当理由去牺牲她们,旁人也毫无谴责。

可道德是那些有钱有势、有体面生活、有无忧家人的人,才有资格拥有的,她们除了悲惨之外什么都没有。

今天阳光真好,我拉开店门,街上无人烟,潜伏着,像在等待夜晚降临后立马露出獠牙。

看来今天也没有生意,我心满意足的躺在椅子上昏昏睡去。

赞 (68)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