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拉黑了一个朋友

文 / 杨熹文

我拉黑了一个朋友。

这样的决心下了很久,终于在这个夜晚忍无可忍地发作。不知这是第几次,我错过了她的一个电话,于是她死命地再打十个,我错过了一条微信语音,就收到了轰炸般的留言,就连常年不用的qq和messenger都不能幸免,忘记关闭的提示音在手机上响得此起彼伏。我的朋友似乎用尽了全部方式来找我,她恨不得把这个世界翻个底朝天,就像在找一个突然消失的情人。

你一定以为她遇到了天大的事情,可是我的电话打过去,却听到这样的回复:“哎呀,干什么去了?怎么不接电话?你现在怎么这么忙,我找你聊天都找不到!”

她要聊的天,是昨晚突然失的眠,早上遇见的超速司机,中午买的芝士汉堡,周末看了一整天的电视剧……然后话锋一转,变成对我生活里每一个细节的逼问,我就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孩童,老老实实地汇报自己的行踪,可是不管聊到我生活里的什么改变,都会有一句斩钉截铁的论断,让一场谈话彻底失去了温度,“哎,你怎么能有那样的打算呢?我一点不觉得你应该这么做,我要是你,绝对不会这么做。”

于是我这个一向宽厚的老实人,也在这样反复发生的负能量谈话里有了情绪。

仔细回忆这几年,她在我生活里扮演的角色,带来的正能量似乎越来越稀薄。不管我在生活里做出怎样的选择,似乎没有一件事会得来她的支持。

当我想要尝试去换一份薪水和技术含量都高一点的工作时,她皱紧眉头反对,“你除了现在的这份工作还能做什么?”

当我因为房东态度差而计划搬家的时候,她双手叉腰直白地表态,“我不觉得你应该搬家,你或许会遇到更差的房东!”

当我厌倦了大城市的拥挤和繁忙打算搬到另一个城市的时候,她用一种愤慨的姿态面对我“为什么想去别的城市,你到时候过得不好,肯定要回来的!”

我长胖时,她第一个说,“哎呀,最近是不是胖了,哈哈哈!”而我瘦下来时她又寂静无声。我们去超市一起买东西,她会对我拿起的那袋打折的水果说,“我从来不买降价的水果,都买最贵的!”而当我攒钱许久买了一部相机,她又反过来指责我,“买那东西干什么?就知道浪费钱!”我一直把自己开了几年的破车当做宝贝,她每次看到我都挑起眉毛,“你怎么还不换车啊,看看这掉漆的门,雨刷都上锈了……”

前一段时间朋友圈里很多人都在争论那些刀子嘴的朋友到底是否只是“性子直”,我感慨,哪有真正的朋友舍得用一句句带刺的话让你受到那样无谓的伤害?

可是仔细想想,我几年前认识她时,她绝对不是这样的。那时我正在经历人生中的艰辛时刻,是个贫穷又辛苦的姑娘,每天灰头土脸地奔跑在打工的路上。我的朋友总是会对我照顾有加,安慰我鼓励我,给了我在苦难岁月里很多温暖的力量。我曾经把她当做非常真心的朋友,愿意把我所有的苦闷和开心讲给她,我也无比羡慕她安稳的人生,把她当做一个可以学习的人生挚友,希望我也能努力让自己的生活好起来。可是当我的生活真得一点一点好起来的时候,她却换成另一种姿态,警觉而紧张,不再愿意做一个支持者。从很多次不欢而散的对话里,我想我渐渐读出一种声音,从她的内心漏出来,带着她没察觉的高分贝,“我希望你快乐,但你不要比我更快乐。”

久而久之,我不再愿意和她分享我的生活。每次一起吃饭,我都要看着那双批判的眼睛,迅速在头脑里做着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的功课。这样的压力,让我渐渐悟出了一条规律,我只能向她展现不好的那一面人生,要隐藏好自己的每一点进步,因为不知道哪件事就会触动她敏感的神经,让她的每一句话里,都藏了刺,要扎破我毫无防备的小威风。我说的话题永远只能是“我的工作特别不顺心,我最近好像长胖了,我住的地方太吵离上班的地方又远……”我要在心底埋得死死的事情是“我最近得到了稿费,我换了车,我每天都在跑步,我打算去学日语……”

这些种种,终于给我们的友谊画上了休止符。

我想起另外一些友谊——

几年前申请新西兰签证的时候,要用信用卡在线支付,如果没能及时付款就保不住名额。我内心焦急无比,在沈阳给贵阳的朋友打了电话,朋友二话不说,五分钟之内帮我全部搞定。

我出书的时候,我那个从没在朋友圈发过新鲜事的闺蜜小词,第一次在上面为我发了广告,告诉身边所有人她的朋友出了书,比我还情绪高涨地为书做宣传。

我开始健身的时候,我的一位朋友给我发来很多关于跑步的常识,还不时叮嘱我注意保护膝盖不要忘记做拉伸,我记得她说过,“看见你变得越来越好,真的太棒了,坚持住!”

这样的友谊,才是真正的友谊,不嫉妒不挖苦,在我遇到困难的时候无私地提供帮助,也愿意为我人生的任何一点小收获鼓掌,我们在人生这条辛苦的路上,彼此搀扶,彼此鼓劲,一同把生活变得幸福充实有意义。我们是世间渺小的存在,攀比永远是种无用功,外面的世界总会有比我们拥有更好生活的人。作为独立的存在,一个人不可能靠压低别人来提升自己,可是有的时候,说起来奇怪,恰恰是因为一个人的进步,对友谊产生了巨大的考验,让很多感情可惜地崩溃瓦解。

我人生中所有得来的东西,全部靠双手,没有一丝一毫地投机取巧。我自知没有足够的聪明,凡事都肯付出双倍的努力。我理解每一个人生活里的辛苦,尊重每一个朋友的选择,不管他们决定去做什么,只要有足够的理智,我都无条件地鼓励和支持,愿意在他们遇到困难的时候给予默默的帮助,而不是站在他们要经过的半山腰,嘲笑他刺激他,狠狠地踢上一脚。真正的朋友,要大度到可以接受他比你走得更远,飞得更高,生活得更幸福。

友谊的最高境界,是能够心平气和地接受,你当初那个穷酸的朋友,如今比你有了更好的生活。

赞 (51)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