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公平”如何毁掉一个人

文 / 陶瓷兔子

小A和小B来实习的时候,都是尚未毕业的大三学生。在能够独立负责自己的项目之前,两人都被分到其他人的项目里一边打杂一边学习。

我是多么羡慕挑走了小A的同事,在忙得人仰马翻没有时间起身倒水的时候,小A姑娘总会特别有眼色的走过来,装做不动声色的跟她打招呼“姐,我正好要接水,帮你也倒一点吧。”或者是每天下班之后都还勤勉的拿着笔记本过来请教,顺便问一句“有没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

相比之下,分到我手中的小B,如果每天不是我主动叫她“来,我给你讲讲这个…”她大概永远也不会主动走到我桌前来问问题或是聊天。虽然学习起来也十分认真,可怎么看,都没有像小A那种积极的程度。

况且比起小B的温文有礼,小A的八面玲珑也的确更受欢迎一点。带她的同事天天夸奖“真是不容易,这姑娘性格真好,情商也高,眼睛里特别有活儿,一点眼高手低的毛病都没有。”屡屡换来其他人又羡慕又嫉妒的白眼。

而小B永远默默地坐在她的座位上,看着翻看着当天的培训笔记,或是练习着Excel/PPT/各种排版软件的做法,偶尔遇到问题的时候默默看着我,直到看我停下手上的工作,才走过来轻声细语地问一句“姐姐,能不能帮我看一下…”

就这样过去几个月,到了她们也可以参与项目的时候,所有人对小A的评价都要比小B高出好一截。

她们协助的第一个项目某汽车广告的文案,两个人都热情满满地提前完成了任务,开会的时候部门老大点评两人的“作业”,说到小A的时候,表扬了几句“新人能够做到这个程度很不错了”然后一笔带过,反倒是把小B的作品仔仔细细地分析了一遍并提出了修改意见,这就是初步定版的意思了。

散会后小B立刻回去修改她的方案,开会前志得意满的小A,破天荒地叹了口气。

“第一次做嘛,不要这么在意。”我们安慰她。

她盈盈的眼睛望过来,一副真诚又委屈的样子,“我倒不是在意这个…只是觉得成长经历真的很重要,我是个普通家庭里的小孩,到现在家里也没车,所以对汽车真的是一点也不了解,不像小B,从小坐专车的大小姐,她写起这个就游刃有余得多了。我这是真的输在了起跑线上啊。”

同事点点头“这样啊…没事,我回头跟老大解释一下,他不会因为这个就觉得你不好的。今后还有很多项目可以做,加油就是了。”

小A点点头,露出她一贯乐天派的笑容“我会努力的。”

可是在后来的许多项目中,我越来越频发地听到小A在旁边带着撒娇似的抱怨。

“昨天堵车太严重了,本来一个小时的路程两个半小时还没到,我过去客户都已经下班了,所以没能及时的拿到客户的反馈意见…我今天一定加班做。”

“我的破手机昨晚没电了,你给我打电话我也没听到,直到早上才发现…我现在就去改。”

“咱们这个客户要求真是多,明明我用的就是正红,他们非要挑三拣四的改来改去,所以进度整个就晚了,我今天哪怕不眠不休也要赶上。”

她每每说着这话的时候,都不忘记跟身边的人做对比。比方说有意无意地提到同事自己开车可以抄小路所以不堵,比方说提到小B生日时她父亲送的iphone玫瑰金。然后在加班加点之后又生出新的抱怨“起点低就是没办法,谁让我家境比不上人家运气也比不上人家呢。”

几个月之后,我们所有人的耳朵都生出厚厚的老茧,仿佛只有她没有车,没有落着个土豪的爹,又偏偏落着个倒霉催的变态客户。

老大终于忍无可忍,叫我到一边说“你们俩年龄差的近,有时间劝劝她,别一天把这些话挂在嘴上,好像全世界都对她不公平似的。”

我旁敲侧击地劝她“虽然每个人手中的资源不大平衡,但是你已经很厉害了,考进那么好的学校,一上大学,就跟重新洗牌了一样。”

她撇撇嘴打断我“可是我那时候多努力啊,每天凌晨学到一两点才睡,如果我也有钱有资源的话,考清华北大应该也没什么问题。”她看向我,压低声音神秘兮兮的说“姐,你知道的吧,高考试题掏钱是能买到的,听说小B他们那种重点中学,每年都会贿赂一些头头,弄来几道大题让学生练,简直就是送分啊。”

末了又感慨一句“上了大学还不是一样,他们那些有钱的孩子就去报各种培训班参加各种party发展人脉,像我们这些穷学生……”

“穷学生也可以去参加社团的吧,社团又不要钱”我终于忍无可忍地打断她,觉得这样的对话好无力。

她所有的缺点和弱门都可以被归咎于这社会的不公平,相貌,身高,际遇,眼界,能力,无一例外地归咎为出身不够优越而带来的缺陷。她所有的错误都是客观因素造成,她无论怎么努力都丝毫改变不了这不公平的现状。

她永远看不到小B的加班,深夜里还在线回复着刁难的客户,一边灌着黑咖啡一边应对客户对颜色字体等细枝末节的刁难。她看不到别人的努力,只能看到不公平,然后将这不公平越扩越大越描越黑,逐渐变成一个永世无法逾越的鸿沟。

诚然,从出生开始每个人都会面对各种各样的不公平,她是皇室的公主,你是贫民窟里的少年,即便这两个人有一天能够站到同一高度,那贫民窟的少年付出的努力,走过的弯路,都必将比公主多出许多许多。

他们的出身见地资源人脉生活方式,从出生开始就是云泥之别。这是大多数人,没有办法修改的开始和没有办法逃避的困境。

可人的一生,不就是用尽自己所有努力,将这本来倾斜的杠杆慢慢扳平的过程吗?哪怕不能扳至水平线,进一寸也有进一寸的欢喜。

你跟她上了同一所大学,进了同一家公司,做着同样的工作。这就是那不公平的世界对你的让步。

可是这些话我并没有机会告诉小A,她因为盗用他人设计方案被老大叫去谈话。我记得她在办公室里爆发出不忿地大喊”这世界对我这么不公平了,我无论怎么努力都没有用,那么我用不太公正的手段想要扳回一局有什么错。”

她离开之后,老大说“其实我们今年,是打算招两个人的……”

小A的业务能力虽然没有小B出色,可是她十分擅长与人打交道,很适合做最后一个环节的客户沟通,只是,“还是可惜了”,光脑袋的老大摇摇头叹口气。

你看,这就是不公平如何毁掉一个人的生活。

起初,它用“不平衡”让你心存怨怼缩手缩脚,为你找一个不用付出100%却能心安理得的理由,然后逐渐让你习惯在失落感和挫败感中寻求乐趣。让你一步步失去自省的能力,给自己找到摒弃底线的特权和借口。然后陷入一个自怨自艾与自怜自哀的恶性循环。

它让你觉得所有的付出都是白搭,而只有得到是理所应当。它辜负你,却让你在这辜负中找到一点因为有替罪羊而不必自责愧疚的甜头,然后一步步,让你开始享受被辜负的滋味。让你逐渐抛却教养,抛却真诚,让你在所有场合面对所有人,都“不惮以最坏的恶意去揣度他人”。

它让你不再相信自己,不再相信哪怕是一丁点的可以谋求的公平,不再思考如何运用现有的资源而不是一味的抱怨与哀叹,不再相信你个人努力能够达到的,可能比你想象的要多出很多。

然后直到你众叛亲离一事无成,它还会蒙住你的眼睛让你感叹–

“这是多不公平的世界啊。”

赞 (56)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