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候我想卖淫为生

文 / 曹草

1

我一贯不玩网游,可听说模拟人生可以卖淫为生的时候,我打算去试试。

我的好朋友关熙潮,是我认识的唯一一个用陈百强的《一生何求》做手机铃声的人。从我听到他手机铃声响起的那一刻,我就知道,我们一定会成为朋友。我开玩笑说,原来你也有一颗风尘的心,他摆弄着手机,不经意地说,是的。

这首歌是香港电影《金鸡》的主题曲。讲述吴君如扮演的一个夜总会小姐的故事——吴君如和曾志伟扮演的业余劫匪,因为停电,被一起锁在了24小时取款的那种小隔间里。百般无聊,一只“鸡”和一个“劫匪”互相讲述起大半辈子的经历。原来吴君如在做夜总会小姐的时候,曾慷慨解囊,借钱给胡军扮演的一个嫖客。胡军答应在约定的日子还钱,却从此消失在吴君如的世界里,再没出现。天真的吴君如每到约定的那个日子都会去查看自己留给胡军的银行帐号,所以才会在这天晚上被曾志伟打劫。

业余劫匪和天真的小姐互相调侃彼此生活得如此不堪,无奈前尘往事在天亮以后尽会消散。然而天真的小姐还是愿意相信“人间自有真情在”,插卡进提款机查询余额。显示屏上的数字伴随着陈百强的《一生何求》一起诉尽了人间的真情。

我不敢说天下的姑娘都想象过自己做鸡的场景,我只能说,我想象过。

只需要一张床,和你的“天赋”,你就能成为一个自力更生,不用倚靠旁人,甚至收入不菲的人,顺便在这个过程中,不仅能获得快感,还能“交”到朋友,找到靠山,更有幸运的还能特别拉风地榜上一个“老鸨”。这跟个进宫当“娘娘”有什么区别?

赚够了钱,就找一个没人的地方重新开始。开个服装店也好,开个足疗继续“包治百病”也罢,总算阅尽沧桑。

想到这,恨不得赶快联系一个档次高尚的夜总会干起来,毕竟笨鸟先飞,我并没有天生丽质。复又一想,等赚够了钱逃到哪去呢?被认出来怎么办?这辈子都洗不白了。“这女人真厉害,年轻漂亮又有钱。”“你去卖你也有钱!”“这女人真有阅历,什么都懂。”“你阅人无数你也懂!”

当了婊子,就别想立牌坊。

于是那些想要做只鸡,想要被包养,想要玩尽天下猛男的想法,就此作罢。可是,就算你好好找个男人嫁了,一辈子只服务他一个人,就能掩饰你想要做只鸡的心吗?

2

前几天,我的一个朋友小光,终于宣布要和他相恋12年的女朋友小花结婚了。三姑六婆操持起来,双方父母见面订婚,谈了不下五次,终于定好良辰吉日和举办婚礼的酒店,按部就班开始准备。

按理说,小光和小花都三十大几的人了,早该结婚,从中学是开始恋爱,小光又追着小花去上了同一所大学,在同一个单位上班。除了没生孩子,夫妻该干的事他们都干了,为什么一拖再拖呢?事情是这样的。

小花家就这么一个女儿,可小光家有两个儿子。人都说闺女越生家越富,儿子越生家越穷,按照这个规律来看,可以想见这两家的贫富差距。

小花父母也还是通情达理的,最初要求要有车有房,房不能在他们县城,最好在他们的工作地北京,后来看小光家实在承受不起,依然坚持一车一房,但房改在了当地市区,当然县城还是不行的。再后来小光家还是承受不起,两人闹起了分手,小花最终还是考虑到三十大几的人再找男朋友也未必能比小光好到哪去,且在一起十几年,分开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于是小花家再次做出了妥协,不要车了,来套房就行。

这事一直拖到了去年,无奈小光家还是连一套房也买不起。眼看两个人岁数越来越大,小花家同意,先办婚礼,收了彩礼钱,再买房。可小光家必须得出十万的彩礼钱,少一分婚事告吹。

我们都知道,货币是为了计量物物交换而产生的,没有交易就没有货币。我就特别想问问小花,你非要让小光出十万块钱来买什么呢?买睡你一辈子吗?你这一辈子就值十万块钱吗?或者你妈觉得她费尽体力把你挤出来这个动作非十万块不能抵偿吗?那你为什么不去做鸡呢?不省得大费周章吗?什么?你还想立个牌坊?

我长这么大最最敬佩的女人是波伏娃,最最爱听的一句话是波伏娃说的——传统婚姻里的女性,相当于在长期卖淫。谁也别笑话谁。这事剖开来说,大家都会死得很惨。

在求生这个问题上,不分男女,只有一条路可走,自己挣钱养自己。只不过有个细微的差别,你卖的是什么?

假装抱持传统观念打算从夫从子的女人,未必出卖的不是自己的“天赋”,KTV里卖唱的小姐,未必没有点真才实学。

有时候先生问我,凭你那点装傻充愣的功夫,有的时候想要上位其实也不是没可能,我回他说,我用这个世界上所有女人都能做到的方法上位,我没有成就感,我用本来应该有快感的事上位,会使那事变得没有快感。

我说我想去做鸡,有人可能觉得言辞激烈或者纯粹扯淡,但我想告诉他,这完全是真实的想法。自古侠女出风尘,我也想要活一次纸醉金迷,侠肝义胆,也想在人老珠黄后发现江湖上还有人记挂着我。或许我们说得文雅一点,我想成为一个“交际花”?一个游走在风月场的热血赤子?但无论是任何的形态,任何的年代,我们对风月场的幻想,都始于每个人内里燃烧的真情。

我想请问如小花一般拿婚姻做交易的姑娘们,如你内心存在着任何与真情无关的目的,如何配得上那个愿意把你娶回家,愿与你一起孕育子孙后代,共享沧桑繁华的男人?连做只好“鸡”都不配。

3

刚跟先生结婚的时候,跟他一起回老家,发现因为闭塞和无知,农村还保存这大量的传统习惯,有些令我对传统文化肃然起敬,有些则让我感到非常不舒服。大抵让我感到不舒服的,都是那些女人自己瞧不起“女人”的行为和意识。

我有个远房的姐姐,辈分小,今年四十有六了。我这姐姐人长得漂亮,能歌善舞,善交友,可自从嫁给了我这多金的姐夫,就每日在家以泪洗面,精神焦虑,疑神疑鬼。任何一个莫名出现在她身边或者姐夫身边的女人,都脱不了已经和姐夫睡过的嫌疑。甚至我年过六旬的另一位亲姑姑,都没能逃过我这姐姐的怀疑。

事情的起因无非是姐夫常游走于花间,难免沾得一身骚,姐姐忍不了。最初她报复,报复的方式无非两种,第一,消费,无奈姐夫身家殷实,不在乎那点小钱;我姐无奈,就去交际,花天酒地,拿酒当水喝,有时候做得太过,姐夫会骂她,可等她扯出姐夫那点脏事,姐夫也就只好在言语上败下阵来。可是,钱是姐夫的,嘴上输了没关系,人家出去该怎么玩还怎么玩。

我姐气不过,整天闹,闹到离婚又复婚,还曾经喝了酒开车上高速,为了到上海某家酒店抓奸。

一次我到我姐家做客,正陪我那早熟的小侄女看TFBOY的视频,不知什么原因,客厅里早开始砸家具,能砸的不能砸的,全砸了。问了半天了解了原因,原来家里有一片不是我姐用的品牌的面膜包装。我姐认为我姐夫肯定是带人回家来搞了。

是人都能想明白,凭我姐夫财大气粗,随随便便想送哪个女人一套房子并不费事,别说去什么七星八星的酒店开个房,怎么可能把女人带到家里来。

所有的成年人忙着吵架,一时间我的小侄女消失了。我姐居然全然不顾,继续跟我姐夫吵架,我就急了,我说你就不怕孩子出点什么是吗?

一怒之下我向我姐说出了一直憋在心里的话——你让一个那人花钱养活着你,虽然你是他老婆,但跟妓女没什么区别,他可以花钱养你,就可以花钱养任何人。何况你连他的女儿都不关心,只关心外面有没有女人在跟你享受同样的待遇。

我想说,我姐的生活兴许就是小花的未来。如果你嫁给一个人,只等于嫁给一张长期饭票,那真的不如去做个牛逼的小姐,不仅逍遥自在,还能活的真实一点,起码不至于每天云里雾里,以为自己依仗着别人活得很有尊严,就算常看到社会的阴暗面,也能及时以自己的阴暗面来平衡,想想“我就是个小姐,还有什么比我脏的?”,而不是光鲜亮丽地开着玛莎拉蒂,拎着爱马仕,挎着王老五,其实只是个卖淫的。

我是个特别大心眼外加冷漠的人,很多事我不愿意往眼睛里看,唯有三件事是我特别在意的,吃的好不好,睡眠质量好不好,与这个世界还有没有真情。唯这三件事是我人生决不可放弃和迷失的。我至今还没有去做一个小姐,一是因为我有着与我琴瑟和鸣的先生,另外是因为,我不想睡不安寝,食不下咽,与这个世界再无真心。我不想把我认为最幸福的三种享受拿来做交易,不想靠“天赋”来赚钱。

吴君如扮演的小姐是个伟大而幸运的女人,如我有一天也沦为出卖尊严为生,我选择像她一样活着,我的钱你可全部拿走,但无论世事变迁,真心不改。

潮哥的铃声,让我相信他是个真心人,果然我也了解到,很多方面我们是相似的,包括亲爱的首尔,我们都有一个饱经沧桑但真心金刚不坏的母亲,她们永远不会为了生存放弃内心的真情。像所有影视作品里的伟大女性一样,假如有天为了喂了喂饱嗷嗷待哺的婴孩而去卖淫,也是那个拥有着金子般心灵的金鸡。

赞 (129)
分享到:更多 ()